香港抗争者:不论多久 将和中共奉陪到底

  香港持续5个多月的反送中运动,北京和港府不但未能有效回应民意,更动用港警大肆打压抗议者,暴力不断升级,引发民怨,亲北京的建制派也因此在区选中惨败。随泛民大获全胜,可能进一步影响到香港特首选举。 香港区议会选举结束后,港人又恢复了抗争行动。60名当选的民主派议员,前往理工大学声援遭警方围困9天的抗议学生。在中环,香港主流民众继续举行“中环和你lunch”的活动,他们喊出“五大诉求、缺一不可”与“救援理大、支持学生”的口号。 大纪元采访了过去几个月来一直参与反送中运动的香港白领David Wu,他表示,这次区选其实是对共产党态度的一个公投,其结果就是香港人拒绝共产党的干预,拒绝共产党的人当选。他还说,不管是5个月、5年,还是50年,港人将和中共奉陪到底。 “区选是对共产党态度的一个公投” David说,这次区议会选举的投票率和投票人数,都到达香港有选举以来的最高峰。其实,这几乎就是一个不是公投的公投,几乎是对共产党态度的一个公投。 “现在我们可以看见,民主派是得到85%的议席,从452席中得到388席,全香港18区议会民主派获多数席位,甚至是有两个区是获得全部的席位。我们就可以看见香港非常明显的民意,尤其香港人拒绝共产党继续干预、拒绝共产党的人当选。” David认为,通过这次选举,民主派从以往的碎片化,彻底地团结起来,形成一个区选的联盟,民主派力量已经完成一个整合。 “抗争还没有结束,这只是中途的一个点” 25日早晨,特首林郑月娥表示,特区政府尊重这次选举,一定会虚心聆听市民的意见,并认真反思。 不过,中共外交部则继续重复所谓“止暴制乱”的陈词滥调。中共主要官媒对于选举结果基本避而不谈,《环球时报》则把焦点转移到所谓的“外国势力的介入”。 David表示,他们不会对这次选举结果感到自满,更不会放松,因为抗争还没有结束,这只是中途的一个点。 “我们非常理解抗争是没有完的,因为香港(人)和中共是对立的,香港人获得真正自由必须是中共倒台。我们理解到我们和中共的对抗,决战是还没有结束,甚至是刚刚开始,一个持久战的开始。” David表示,“下一步我们会继续,首先我们会继续营救在理工大学还剩下的几十名学生,就是我们的手足,我们不会放弃任何一位理工大学留守的学生。” 此外,“我们仍然是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我们一定会追究黑警的暴力追究到底,同样我们也要求林郑月娥要必须下台,释放所有被捕的异议人士,并改革香港目前的选举制度,达到一个真正的普选,这是我们真正需要的。” “不管是5个月,5年还是50年,将和中共奉陪到底” 在这次反送中抗争中,年轻人、学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尤其是香港大学甚至中学的学生浴血奋战,很多学生可谓一夜长大,他们是香港未来的主人公,如何看待香港社会这样一个现状? David说,这次的运动,可说是全民性质的奋战,除了年轻人以外,也不能忽略各种社会的栋梁,中流砥柱的中年人,甚至有很多银发族都出来抗争,但最主要,最强活动力和投入性最大的,依旧是年轻人。 “这个事凸显香港年轻一代,真正在经历过过去这几个月的抗争以后,对政治有了真正的理解,不再认为政治是距离我们日常生活是很遥远的一件事,我们更关心社会、关注香港未来。我们非常知道政治,特别是和中国共产党有关的政治,我们必须关注、必须强烈地参与。” David举例说,“在大学九月份开学之后,全香港的中学发出个联合声明,说我们要接力这次抗争,不管是5个月,5年还是50年,我们都和中共当局奉陪到底。这是凸显香港年轻的新一代,彻底真正地有了一个政治上的觉醒。” “可以看见中共想要进行洗脑香港年轻人,甚至中学生的动作已经失败,不用开展已经失败。因为反共和对于自由民主的一个种子和火焰,火种已经在我们年轻人的思维和价值观中,已经生根落下了。” 中共抹黑勇武派被区选结果打脸 对于长达五个月的反送中运动,中共从一开始不敢报导,到后来,单一地“抹黑”前线的勇武派为“暴徒”、“港独”,后来又升级为“颜色革命”、“恐怖主义”。然而区议会的选举结果,无疑让中共自己打脸。 David说,中共把年轻人说成是“港独”,其实是一种对内宣传的需要。因为大陆人普遍对于独立运动内心都比较反对,这个也和中共长期以来洗脑灌输是有关系的。 但这次港人的诉求很明确,仅仅是希望可以重新回到我们香港人应有的自由之中,这可以说大多数人(的诉求)。很多人其实是反对港独的。中共是想把港独和这次的反共运动联系在一起,纯粹是一种为了让中国人反对香港运动,防止入港串联,就是一种愚弄中国人的行为。 而对于中共把香港的抗议人抹黑为“暴徒”、“乱港”,David说,“我们其实非常清楚,现在有非常明显的证据,就是很多所谓的那些暴力活动、破坏活动,其实很多是中共的军警穿上黑衣蒙面以后做的。包括很多点火放火,破坏地铁站的一些行动,其实事后都发现,他们都是跟警察说一声,我们是自己人,警察就放任他们,这都已经有录像了。所以这种愚弄方法,至少在香港这个公开的社会环境中,是不会奏效的。” David说,这次的区会选举,可以说是一次公投,已经很明显了,完全打中共耳光,我们香港人是不可能被中共这种污名化的,这种泼脏水得到一个分化的作用。我们的要求很明确,我们就是不要中共,我们就是不要你的人,我们就是要下架中共。...

Read more
中国间谍渗透澳洲议会?北京否认指控称“草木皆兵”

  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表示,新曝光的有关中国试图在该国议会中密谋安插间谍的指控“令人深感不安”,但他呼吁民众在调查期间“不要妄下结论”。 莫里森的表态源于澳大利亚媒体周日(11月24日)报道称,一个疑似中国间谍网络被指接触了一名华裔澳大利亚人,让他竞选议员。该男子最后被发现死亡,且死因不详。 这是自称是中国间谍的王立强“叛逃”事件引发争议之际,另一起针对中国间谍行为的指控。 中国外交部周一(11月25日)斥责该指控是谎言,但澳大利亚间谍机构在一份罕见的公开声明中证实,正在调查这些指控。 指控是什么? 周日,澳大利亚本地媒体九号电视网(Nine)的《60分钟》(60 Minutes)栏目报道称,疑似中国间谍网络曾与32岁的豪车经销商赵波(Bo ‘Nick’ Zhao,音译)取得联系。 据称,他们给了赵波100万澳元(约合68万美元),资助他竞选墨尔本的议员席位,赵波是执政的自由党成员。澳洲将于今年5月举行大选。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Image caption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周一就中国安插间谍议员指控回应媒体。 该报道称,赵波去年向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报告了此事。 今年3月,赵波被发现死于墨尔本一家酒店的客房里,死因至今成谜。 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总监迈克·伯吉斯(Mike Burgess)在一份声明中确认了此事:“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此前就已获悉今天报道的事件,并一直在积极调查。” 他表示,鉴于“长期以来的惯例”,他不想进一步评论,但他补充称:“外国敌对情报活动持续对整个国家和安全构成真正威胁。” 莫里森表示,他的政府誓将捍卫澳大利亚人的“自由和安全”,但他敦促人们在调查期间不要妄下结论。 图片版权GREG BAKERImage caption这是自称是中国间谍的王立强"叛逃"事件引发争议之际,另一起针对中国间谍行为的指控。 “澳大利亚面临更广泛的威胁,对这一点我们并非无知,”他周一对记者表示。 澳大利亚议会情报和安全委员会主席安德鲁·哈斯蒂(Andrew Hastie)在接受《60分钟》采访时表示,数月来,他一直对这一“非常、非常令人担忧”的指控有所了解。 “(这)就像间谍小说里的事情,”他说。...

Read more
中共指挥港府内幕曝光 传将撤中联办主任

  路透社独家报导,知情人士说,中共高层为了处理香港动荡局面,已在中国大陆距离香港边境建立一个危机指挥中心,并正在考虑撤换中联办主任王志民 。 此外,在香港反送中运动期间,中共副总理韩正和港澳办主任张晓明一直在深圳幕后操纵港府行事。 路透报导,香港抗议活动已经持续5个多月,近几个月来,中共高层领导人一直在深圳郊区一栋别墅中处理来自香港问题,绕过运作二十年的中联办。 通常,北京与香港之间的沟通是通过中共政府机构“中联办”。中联办设在香港一幢摩天大楼中,上面堆满了监控摄像头,四周环绕着钢制护拦,顶部是强化玻璃球。 两名知情人士对路透说,北京对中联办处理香港危机不满意,这表明北京方面正在考虑替换主任王志民的职务。王是中共驻香港的最高政治官员。 中联办因误判香港局势而在香港和中国大陆受到批评。一名中方官员说:“中联办一直在与香港中的富人和大陆精英有联系,使自己与港人隔绝。” “这需要改变。” 报导说,刚过去的香港区选结果显示,泛民阵营压倒性胜利,中联办可能面临更大压力。 中共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和中联办没有回复路透传真的置评请求。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办公室对此事拒绝置评。 紫荆别墅 据消息来源和中共官方媒体称,危机中心位于僻静的紫荆山庄,这是中联办拥有的财产,位于中港边境。在2014年“占中”抗议活动期间,中共高级官员就住在这里。 六名知情人士告诉路透社,大陆高层官员一直聚集在紫荆山庄,以制定战略并发布指示。消息人士说,在反送中运动5个月期间,北京当局一直在该处召集香港主要官员开会。 其中有两名参加会议的消息人士说透露,四面楚歌的林郑在中共最高领导人的批准下,于9月取消了引发抗议活动的有争议引渡法案。别墅也曾召集香港警察、商界领袖和当地亲北京政界人士开会。 两名中共官员和另一消息人士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每天都从紫荆别墅收到书面简报。 接受路透采访的大陆和香港官员在不愿透露姓名的情况下说话,理由是此事敏感。 一名与中共官员有密切联系的深圳商人称这座别墅为“前线指挥中心”,这名商人说,综合大楼内“挤满了人”。 中共外交人士表示,深圳这座别墅作为危机中心而建立,是通往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联系通道,这表明香港局势的严重性和敏感性。 “平行总部” 在中国于1997年从英国手中重新获得对香港控制权之后,利用紫荆山庄别墅管理危机,为北京建立了一个监督香港系统的补充渠道。 向中共国务院报告的中联办长期以来一直是传播北京影响力的平台。 香港政治学家兼评论员Sonny Lo说,香港的局势使北京当局越来越不舒服。他说,他们对安全和谨慎的渴望,是“他们选择深圳而不是香港作为应对香港危机的平行总部原因。” 三名知情人士说,中共高级官员最初试图在不对示威者要求让步与避免血腥镇压之间选择一个中间点,以防止流血镇压行动可能损害香港作为商业中心的地位。知情人士说,北京企图给人一种印象,即在6月9日有一百万人上街后,也没有介入香港。 然而在此之后不久,负责香港事务的中共最高领导人就采取了行动。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共副总理韩正授权林郑直接与他的办公室沟通,而不是通过中联办。 三名消息人士称,随后,中共公安部、国家安全部、中国网络空间管理局和其它部门的副部长级官员都曾到访紫荆别墅,这表明北京对香港局势的重视程度。监督香港的两名最资深中共领导人一直在使用紫荆山庄,并在幕后操纵。...

Read more
香港巴比伦之火?

  香港/柏林(25/11)。 法国哲学家约瑟夫·德·迈斯特(Joseph de Maistre)说:“每个国家都有应有的政府”。 看英国,看特朗普,再看香港。 两次选举都结束了,黑天鹅飘了起来,黑象从城市小跑了出来。 好吧,至少现在。 但是,香港下一步要做什么呢? 香港纳西姆·塔勒布(Nassim Taleb)着名的《黑天鹅》一书符合他的《黑天鹅》剧本。 但是,在每个人庆祝有吉普赛时刻之前,让我们先思考一下第一回合,然后再进行第二回合。 我们仍然得到了黑象(Black Elephant),这是众所周知的明显的怪物,它被忽略了。 我们需要添加一个破破水面的黑枪鱼(在水面以下),以防他被抓到时逃脱他的折磨,对付黑黄蜂(通常是一大群),以及他们的远房表亲黑虎鲸(真正杀死鲸鱼的鲸鱼) 你,不是威利)。 在香港,这些生物的声音很大,很明显并且被错过了。 如果说有什么可以定义中国霸主的情报失败,那就是。 特区政府和香港最古老的警察部队之一,都无法掩饰自己的荣耀。 他们错过了大象,天鹅和虎鲸。 祝贺反对派及其背后的情报。 下一次发展是在2020年。华盛顿,伦敦和德国,古老的殖民者和白人传教士应该为之骄傲,以软木塞为生。 它不是在推动民主,而是在推动令人困扰的许多左翼无政府主义者,他们感到现在真正有权辩称暴力确实有效。 但是,如果它在香港运作,它可能会在纽约,柏林和布鲁塞尔运作。 嘉莉·林(Carrie Lam)和蓝细线的管理者都遭受了严重的狂妄自大和认知偏见,缺乏认识和理解威胁所需的组织敏捷性。 在中国进行的“粉碎骨头……等”的宣传听起来更像是斯大林在1933年发表的讲话。 提出演讲的人应该学习现代语言学。...

Read more
香港区议会选举民主派大胜 但僵局能被打破吗

  香港2019区议会选举结果正式出炉。在逾71%破纪录投票率下,香港地区政治版图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民主派合共取得388席,比以往增加263席,18区中有17区由民主派取得过议席,民主党一跃成为最大党,多区均出现多名年轻的政治素人当选。建制派只有59席,比上届大减240席,许多资深议员和大将均宣告败选。 香港民主派认为有关结果是“变相公投”,反映市民强烈希望政府回应示威浪潮的“五大诉求”,建制派则认为,区议会已不能只靠地区民生工作,会作出深切检讨。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25日早晨表示,特区政府一定会虚心聆听市民的意见,并“认真反思”。 票数比和席位比差异何来 这是主权移交以来,民主派在区选中获得的最佳成绩,但如果按票数划分,民主派和建制派获得的票数约为57%比41%,与传统意义上两个阵营票数约“六四比”的状况类似,两者差距约40多万张选票。 选举翌日中环继续有抗议活动/AFP。 虽然多个建制派大将落败,但其实质票数普遍有增幅,即保住基本票源外,这次示威也激发到一些原本投票意欲不高,但反对示威暴力及堵路的人支持。 示威浪潮激发了民主派的动员能力,在“和勇不分(即和平与激进示威者不割席)”、“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前题下,票源没有大幅度分散,仅少数出现撞区令建制派获利的情况。下年举行的香港立法会选举,民主派能否团结一致,不像以往在多区出现竞争,以及能否继续在反修例风波后维持票源,是民主派面对的挑战。 能否影响香港特首人选 区议会选举结果的历史性改变还意味着,民主派有可能在未来香港特首选举有更大话语权。在1200人组成可以选特首的香港选举委员会中,有117席是由区议员担任,过往因为建制派垄断区议会,这117席一直由建制派区议员担任,如果民主派最终夺得这百多席, 连同民主派本身在选举委员会中的340多席,如今可能在委员会有约460席,占超过三分之一。 中国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认为,今次结果不能够改变现时的政治僵局,就算民主派全取选委会议席,特首选举的主导权仍然在中央手中。他亦指出,2003年民主派也在区议会多区获得过半议席,但并没有影响建制派之后的立法会选举形势。 香港教育大学香港研究学院副教授方保恒说,在2012年特首选战中,当选人梁振英仅仅得689票当选,落败的唐英年获得285票,唐被视为与香港本地资本关系密切的候选人,且获得首富李嘉诚公开支持, 方保恒认为,如果民主派和本地资本势力结盟,就随时有足够票数自行决定特首人选。 “北京要避免出现这种‘政变’,恐怕只能重新统战本地资本……北京与本地代理人的关系从来复杂,香港仍是中共无法完全控制的境外地区,”方保恒说,“短期就看林郑月娥会否被快速撤换,由与本地资本关系紧密的人取代。” 选举翌日,建制派议员叶刘淑仪被示威者指骂,要警员护送离开/EPA。香港示威会走向平息吗 香港示威者近月倾向更激进示威,曾发起“三罢(罢工、罢课、罢市)”大规模堵塞交通和暴力升级,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对BBC中文说,结果让北京和香港政府了解到,社会对运动支持度仍然相当高,并没有慢慢消退,中央和特区政府一直未能有效回应民意,只是强调“止暴制乱”,造成市民逆反,如果继续在这问题上采取“拖字诀”,是不能够解决问题。 他认为,民主派获得大多数议席,对“反修例运动”有正面影响,因为社运人士难以持续不上班、以义务性质投入运动,区议会提供了资源,包括议员薪水、办事处及地区网络等,可以用作支援运动的发展,但这亦意味着,民主派靠拢更激烈抗争路线,以往提倡温和妥协、与北京沟通的路线难以复再。 BBC记者乔纳森·赫德(Jonathan Head)分析认为,除非政府回应示威者诉求,示威浪潮将会继续,在选举翌日,仍然有人在香港中环高叫“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口号,而防暴警员似员不太肯定自己可以多强硬,亦有新当选的议员到访理工大学,去声援仍然被包围的示威者。 虽然特首林郑月娥说会认真反思市民的不满,但乔纳森·赫德说,要中国同意她才能够作出让步,北京可能会希望用一些没有那么争议的人取代她的职位。香港的反对派仍然遇到挑战,新一批的年轻区议员要回应本土议题,不是单纯追求民主,要思考如何更有效地合作去争取中央政府的让步。 中国会对香港区选结果作出如何回应目前备受关注,官方媒体新华社在25日下午2时许发表了有关香港区议会选举的报道,报道中没有提及民主派获胜的消息,但批评“过去5个多月中,乱港暴力分子与外部势力遥相呼应,不断制造、升级暴力活动,造成香港社会政治氛围对立、社会情绪撕裂、经济民生发展受挫。持续数月的社会动荡,严重干扰了选举进程。选举当日,有乱港分子对爱国爱港候选人进行滋扰。止暴制乱、恢复秩序仍是香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认为,是西方一些势力,拼命为香港反对派助选,无论哪一方获得更多席位,区议会能够被政治化的空间有限,“香港处在中国治下,这个事实永远变不了”。香港前警务处处长邓竟成称,选举结果不会影响警队以“止暴制乱”为大方向的工作,并希望新当选议员配合政府和警方,尽“止暴制乱”的责任。

Read more
美国商务部对中国产某些胶合板规避关税作出终裁

  美国商务部星期一(11月25日)对从中国进口的硬木胶合板规避现有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案进行了最终裁决。 商务部新闻稿说,中国产的硬木胶合板和一些装饰板规避了现有的海关命令。 商务部已经指示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继续对某些上述中国进口胶合板,征收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押金,而且这些税种还将适用今后进口的同类产品,以及2018年9月18日以来的未清项目品种,美国商务部是从那天起,启动此项规避调查的。 商务部新闻稿说,这种反规避调查是应美国多家木材产品公司的要求进行的。特朗普政府迄今在反规避关税调查中,已经宣布了31项初步或者最终裁决。不过,商务部没有说,涉及规避关税的产品都是来自哪个国家,以及那些案件涉及中国。 另外,中国商务部网站目前还没有刊登中方针对美方上述终裁的反应。

Read more
香港是否进入“准内战”状态?

  香港勇武派虽然暂时休兵,令周日区议会选举和平有序进行,但理工大学内仍有多名示威者被香港警方以武力围困,中大、理大接连两场”战役”,烽烟四起,枪声不断,街头纵火,黑烟弥漫。许多人形容今日香港有如真实的战场。香港是否已经进入所谓的”准内战”状态? 香港风云邀请发表”香港内战系列”文章的浸会大学宗教及哲学系教授罗秉祥与香港时事评论员潘东凯、陶杰深入分析。​ 罗秉祥:我在文章中提出三点:1,为什么是一个战争的状态;2,只是一个半战争而不是全面战争;3,这种分析对我们了解香港发生的事情提供一个角度以帮助理解发生的事情。首先关于战争的定义,我们会想到两个打起来就是战争,但是回到战争最准确的定义,战争只是争执用另外一种方式来延续下去,核心是一个政治的问题。另外,战争是以武力来强制反对者屈服于我们的意志,是以利驱人的一种方式,从这些方式来看,现在香港发生的事情有很多是有战争的状态,第一种是武装的冲突,这两个月以来武力的冲突越来越大, 所用的武力越来越强,示威者用的武力也是越来越多,另外一方面,范围越来越广,开始在街头,后来蔓延到警察局旁边,后来蔓延到民居蔓延到商场,蔓延到地铁站里面,到中环金融中心区,最后蔓延到大学区,蔓延的广度变得非常大。第二,这种武装冲突是因为政治的原因,刚开始是修订逃犯条例,到现在大家最关心的眼前警察暴力的问题,长远的说是一国两制的问题,香港高度自治区多高的问题,背后牵扯两个不同争执的群体,如同所有其他战争一样,一方是大部分的香港市民,对方表面上是香港政府,但是归根究底是中国共产党,两个政治群体之争,争的是如何才叫一国两制,怎么样才叫高度自治,这是一种战争的状态。但是我说这只是半战争而不是全面战争。第一,因为它是武装冲突,警察方面有高度的武装,可是示威者什么都没有,只能用很原始的东西,砖头啊,等等,示威者根本不可能拥有武器,他如果拥有武器马上就会犯法,警察就会抓他,双方根本就不可能进行一个对等的武装的冲突。第二双方都非常小心翼翼的,不敢在众目睽睽地下杀死对方的人,第三,示威者比较被动,他很少去主动攻击警察。警察驱赶他们才发生冲突,第四,示威通常指发生在周末的时候,平常生活上班下班,这也解释为什么是半战争的状态。由这种框架如何来帮助我们去思考这个问题,最主要是可以解释警察的暴力,很多人投诉警察用了过多的暴力,而很多人解释说警察只是为了驱捕犯法,可是从6月12号开始警察用大量的暴力,比如殴打示威者,抓到警署里面虐待他们。大家都觉得警察失控了,但是警察不可能五个月以来都是失控状态,一定是有一种非常精细的行动目标,这个行动目标类似于打仗,打仗上战场就是要袭击对方,伤害对方,减少对方还击的能力,所以警察对香港示威者的做法完全是抱着一种打仗的心态,而不是警察的心态,到最后他们流行的口号,他们把示威者形容为蟑螂,出去“打蟑螂”即为“打仗”,这个不是执法,这就理解了为什么警察五个月以来为什么用那么大的武力来对付示威者,他们最终的目的就是打仗,而不是执法而已。当然上面给他的命令可能就可以解释,示威者不乖乖听政府的话,不乖乖听政府的话的人就危害国家安全,危害国家安全就变成国家的敌人,国家的敌人自然要去打,从这个角度来理解就比较容易解释警察为什么用这种方法对付示威者。 如何看香港现在已经进入“准内战”或者“半战争”的状态。香港警察已经不是在执法,而是在打仗? 陶杰:当然这六个月以来警方的暴力,正如罗教授所说,是跟示威者的反抗不成比例的,到目前为止已经超过200人在这六个月内自杀了,比起去年同期这个数字略有增加,警方可以说这个案子无可疑之处,但是这200人的自杀中年轻人的比例肯定比同期要高很多,而且有一些疑似的自杀案件包括我本人去现场看是不可能是自杀或者意外的,所以这种案件和事件累计的越来越多,累计的越来越多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越往后就越困难,因为不可能每一件都查的出来,而且会涉及非常巨大的人力物力,如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如果在六月底或者七月中都还来得及,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当然成立还是比不成立好,只能够叫抓大放小,小的事情就算了,就把几件大的事情查的水落石出,然后弄个调查报告,大概至少要两年,但是这个对安定香港当前的暴力是会有帮助的。然后英国传媒放出消息说三月份林郑月娥会下台,或中共中央会允许她下台,三月份会有两会和中共的政协会议,就看看那个时候会有什么转机,但是圣诞节,农历新年,这两个节日的消费经济可以说是基本上泡汤了,因为再这样下去,那些店铺,餐厅,饭店一家接一家的关门,酒店的入住率长期偏低,国际的观感对香港不好,因为林郑月娥自己在6月12号抢先出来把香港定性为一个暴动的城市,如何让外国人过来光顾。所以解铃还须系铃人。 潘东凯:所以要面对现实,外国没有插手香港的运动,这是很清楚的事实,但是为什么他们对香港的发展表达很多的忧虑和悲观呢,是因为香港政府处理这个危机的态度(能力太低)。香港是一个国际城市,外国的游客,投资者或者是平常的文化来往,都有很多合理的担忧,刚才罗教授讲的战争状态,我不同意这个分析。因为我的分析是,政治运动本身是没有打仗的心态,但是警队变成一个军事化的武装部队,从他们的角度就变成好像打仗一样,是单方面打仗,单方面打仗是很恐怖,现在的镇压已经出现了人道的危机。我们香港尊重法制,法制的意思就是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警察犯法都要严肃的对待,没有人可以说在法律之上。现在我们看到的是从6月以来示威者被抓住的有5000多人,接近6000人,但是警察好像一个纪律处分的都没有,但是我们用平常心很客观的讲,这么大的冲突维持了半年,那警察就没有犯法?我们看到很多外国的媒体的影片,没有办法抵赖,警察暴力是不受控制的,因为好像是警察,有一个错觉就是警察是不会承担后果的,不需要收到法律的制裁,这是非常严重的损害香港的法治。 罗秉祥:示威者和警察比较武装实力是悬殊的很严重的,战争是政府发起的,可是示威者并不是说他们没有采取任何东西回击,假如不清楚的话,从中文大学和理工大学的案例,大家形容这两次事件都是战役,中文大学二号桥战役,理工大学校门外的战役。中文大学二号桥的战役持续了12个小时,警方发起了超过1000发催泪瓦斯,集中的打击对方,而对方也有还击。理工大学更清楚,政府还用了装甲车,示威者拼命扔燃烧弹。这两个战役很清楚的表明警察用很大的武力攻击示威者,示威者拼命在防守,防守时还击对方,这已经构成战争里面防卫的还击,双方的武力是悬殊的不得了,以至于看不到像一般战争的样子。这次记者拍到的中文大学二号桥还有理工大学的照片,看起来就是战争的场面,都是烽烟四起的。

Read more
又一批中国政府秘密新疆文件泄露海外

  一个由来自世界各地的国际调查记者组成的网络说,他们获得了一批最新的有关新疆拘禁营的中国政府机密文件。这批被称作“中国电文” (China Cables)的文件是继本月中《纽约时报》曝光了由匿名中共官员泄露的403页的新疆文件后,海外获得的又一批有关这些拘禁设施的中国政府内部文件。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说,这批文件经由多位海外维吾尔人辗转交到他们手中。文件的真实性已经获得一批顶级专家和情报界人士证实。 最新泄露的这批文件首次详细披露了中国政府如何在高度戒备的拘禁设施内对数十万穆斯林展开“洗脑”,试图改变他们的思想和语言。其中包含9页2017年由时任新疆二号人物、新疆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朱海仑签署并下达给营地管理人员的文件。 过去三年来,北京拘禁了100多万维吾尔人、哈萨克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族裔。当局称,这些设施是学员们自愿进入的教育转化中心和职业培训中心,但最新披露的政府内部文件显示,这些被瞭望塔、隔离网、监控设备包围的营地无异于监狱。 国际调查记者同盟成员、参与调查这批新疆文件的美国记者贝书颖(Bethany Allen-Ebrahimian)说, “中国电文”提出了管理这些大规模拘禁设施的“宏伟计划”,其中包括如何“防止逃跑”的细节。这是用中国政府自己的话来证实,被拘禁在这些营地里的人并非出于自己的意愿。 这批文件还包括以往从未公开过的情报简报,披露了北京如何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达到一种新型的社会控制。例如通过大规模监视技术产生的数据,当局的电脑可以在短短一周内生成多达数万人的审讯和拘禁的名单。 国际调查记者同盟创立于 1997年,由分布在世界60多个国家的数百名记者组成。2016年,该组织因披露涉及全球约140名政要的“巴拿马文件”而名声大震。“巴拿马文件“中也包括多位中共高级官员和他们的家人。

Read more
Page 1 of 39 1 2 39

翻译

Popular Post

中国人提前接种疫苗 引发舆论热议

  全球范围内,科学家们正在紧张地开展新冠疫苗的研发,而且已经有几款疫苗进入至关重要的临床第三阶段试验。但中国显然又冲在了最前沿:尽管正式的研发尚未结束,已有数十万人接种了三款候选疫苗中的一种。接种疫苗者是中国政府确定的所谓"一线人员",其中包括疫苗生产企业的员工。而在中国境外,人们普遍担心这些疫苗可能存在无法预估的风险。 《纽约时报》9月28日报道称,中国有三款疫苗都已进入第三阶段临床实验,这些实验目前基本都在中国以外进行,比如疫情严重的巴西、土耳其以及印度尼西亚。参与实验者都能得到细致入微的临床观察。但中国境内的接种者恐怕并没有这种待遇。 美联社前不久援引中国国药集团一位高官的话报道称,国药CNBG (Sinopharm CNBG)正在开展两款疫苗的研发。仅这家企业就已在官方新冠疫苗临床实验范畴之外,为35万人接种了疫苗。该企业还向武汉提供了20万剂疫苗,用于对该市医务人员的接种。 另一家企业科兴生物(Sinovac Biotech)则为90%以上的员工及其家属接种了疫苗,涉及大约三千人。科兴生物总经理尹卫东对美联社表示,该公司还为北京市政府提供了上万剂疫苗。他本人也在数月前就接种了新冠疫苗。他说:"这是我们公司的传统,当年公司研发乙肝疫苗时,我们也是这样做的。" 提前接种:有悖道德和伦理? 各国专家们对中国的做法大感震惊:未经临床验证的疫苗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副作用,接种者也可能错误地认为自己已拥有免疫力,从而放松警惕造成更大规模的传播。除此之外,从道德和伦理层面上讲,这种做法也值得商榷:这些国有和半国有企业的员工们,是否是自愿接种这类未经批准的疫苗的呢?《纽约时报》报导称,相关企业曾要求员工签署保密协议。 九月中旬,中国官方曾表示,中国疫苗研发的进程非常顺利,最快11月份第一款疫苗就可能投放市场。科兴生物和国药正在进行三种疫苗的研发,并希望能够在年底前获得批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