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香港

苏丹示威:来自非洲的成功抗争和香港的助喊

苏丹示威:来自非洲的成功抗争和香港的助喊

  苏丹民众经过多个月来的示威,日前与军政府达成共识,先由军方成立过渡政府,21个月后把权力交给文人政府,之后举行大选。双方同时同意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过去多个月苏丹示威活动期间爆发的暴力事件。 双方达成共识的消息传出后,许多当地人到街上庆祝,形容那是苏丹“历史的开端”。负责协调双方谈判的埃塞俄比亚总理和非洲联盟均表示欢迎谈判的结果。 苏丹这次政治危机从四月开始,示威者当时要求已经掌权近三十年的前苏丹总统巴希尔(Omar al-Bashir)下台,军方推翻巴希尔后,示威者转为要求军方交出权力,成立文人政府,最后军人暴力镇压,造成最少30人死亡。 有关苏丹的消息罕有地受到许多香港网友关注,表达对苏丹示威者的支持,分析也留意到两地示威活动的相似性。 示威者诉求:大选、独立调查委员会 走到苏丹街头的示威者大多都是年青人,他们在4月在巴希尔下台之后,连续多个星期在首都喀土穆(Khartoum)的军方总部外边静坐,要求军方把权力交给文人政府。 军方成立的过渡政府坚持它必须保有权力,才能维持秩序,但示威者仍然坚持在军方总部外静坐。苏丹军队多次驱散不果,一些隶属军方的民兵组织最终在6月3日开枪镇压。 过了数星期,他们又回到了街上游行,许多示威者自行组织数十人、甚至百多人的游行队伍,继续在喀土穆游行。军方政府有时候会拘捕一些示威领袖,但民众很快又选出一位新的领袖,继续抗争。军方情报组织多月来不断尝试渗透示威者组织,但始终无法成功阻止示威活动。 双方最终在非洲联盟的调解下达成协议,先由军方成立过渡政府管治21个月,之后把权力交给文人政府18个月,最后举行大选,让苏丹民众选出领袖。政府同时会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近月示威活动中的暴力事件,但没有说明是否针对军方镇压示威的行为。 社交网络和现实游行 社交网络在苏丹的示威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统筹示威行动的民间组织自由与改变宣言力量(Forces of the Declaration of Freedom and Change)多月来都透过社交网站宣布下一步的行动和示威计划。 ...

恶法引担忧 持英BNO护照港人寻求在英定居

恶法引担忧 持英BNO护照港人寻求在英定居

  凌参孙(Samson Ling,音译)是拥有英国海外护照的香港人,曾参与反对《引渡法案》的抗议活动。他说,这本护照无法让他从香港移居英国生活。因此,正力求说服英国政府让护照持有人拥有英国长期居留权。 最近几周,数百万人走上了前英国殖民地香港的街头,反对一项允许人们从香港被引渡到中国大陆接受共产党法庭审判的法案。随着抗争蔓延,许多香港年轻人开始寻找移民的途径,一些活动人士表示,英国应改变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 passport,简称BNO护照)的地位。 BNO是英国政府1997年将香港主权移交中国后创建的护照,允许持有人访问英国6个月,但他们没有在英国长期居住或工作的权利。 59岁的凌参孙现在正于伦敦游说英国政府。他告诉路透社,这些护照持有人应该获得居留权或工作签证,他想和家人一起搬到英国。“为了护照持有人的权利,我们在此提出要求。” “如果他们通过了引渡法,那么所有人,包括BNO持有人在内的香港公民,都将受到(中共)的恐吓。”凌参孙说,“在我看来,一国两制的系统已经消失。” 但英国内政部表示,目前没有计划改变该国的护照系统。政府发言人说:“我们仍然相信充分尊重《中英联合声明》里所保障的权利和自由,对香港及居住在香港的英国国民(海外)护照持有人是最佳的解决方案。” 英国外交大臣侯俊伟(Jeremy Hunt)日前表示,英国将支持1984年的《中英联合声明》,并敦促中方在处理危机时也这样做。 中共曾在2017年表示,《中英联合声明》是一份没有实际意义的历史文件。 英国于1841年占领香港,建立殖民地,并于1898年获得了99年的租约。香港于1997年回归中国统治,后来以“一国两制”的方式享有部分自由权,包括:抗议自由和独立的司法机构。

中英联合声明已过时?英国驳斥中共大使

中英联合声明已过时?英国驳斥中共大使

  近日,中共驻英国大使在接受BBC采访时,称《中英联合声明》已经失效 。对此,英国外交部官员表示,这份文件仍然具有法律效力。 中共大使刘晓明声称,《中英联合声明》是一份“历史文件,已经完成了其使命”。6月13日,也就是刘晓明接受采访的第二天,英国议会下议院举行辩论,外交部负责亚洲事务的次长马克‧菲尔德(Mark Field)对于中共大使的话进行反驳。 《香港观察》(Hong Kong Watch)报导, 菲尔德表示,他对中共大使的说法“完全不同意”。“今天,《联合声明》跟35年前签署的时候一样有效。那份联合声明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国际条约,在联合国登记在案。它的目标明确,适用于签署的双方——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英国政府。它仍然有效,并仍然跟香港日常生活密切相关。我们希望中共遵守其义务。”菲尔德说。 他再度呼吁香港政府“暂停、反省和采取有意义的行动,来解决(香港)民众、商家、法律界人士、法官和国际社会的担忧”。 他还说,英国外交大臣已经直接向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表达了对香港情势的关注,“我们必须、也会继续向他们施压。” 这是英国议会自从6月10日以来第六次举行有关香港问题的辩论。菲尔德表示,当下香港示威活动是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以来最大的示威之一。 “英国将复查出口武器的许可证” 英国向香港出口的手抛催泪弹近日被用来对付“反送中”的示威者。香港示威者在现场拍摄的图片显示,警方使用的是英国的武器公司Chemring Group生产的N225手抛催泪弹。人权团体要求英国政府复查相关的武器出口许可证。 一位自民党议员在6月18日的会议上提出了这个问题,菲尔德表示,“英国密切关注出口武器的用途,而且会对所有的出口许可进行复查,如果出口的武器不再符合标准,将会收回许可。” 他解释,英国政府最近一次发出向香港出口手抛催泪弹和催泪瓦斯盒的许可证是在2018年7月,出口的产品用于训练目的,最近一次发出橡皮子弹出口许可证是在2015年7月。2019年4月英国政府拒绝发出防暴盾牌出口开放式许可证。 此前,人权团体国际特赦组织表示,“(港府)向平民使用催泪弹的做法让人震惊。我们希望英国政府能够阻止向香港进一步提供人群控制装备,因为这些装备可能会被用于威胁合法的示威。” 此前,英国政府的发言人表示,向香港所有的武器出口都将进行“仔细而且持续的复查”,如果不再符合人权标准,许可证可能被收回。

西班牙再次遣送台湾籍嫌犯到中国

西班牙再次遣送台湾籍嫌犯到中国

  继本月初将94名台湾籍诈骗嫌疑犯送往中国后,西班牙政府星期四(6月13日)再次将两名台湾人遣送到中国。台湾当局质疑,西班牙在引渡问题上持“双重标准”。 就在香港各界对《逃犯条例》修订的抗争不断升级之际,西班牙政府星期四的遣返行动引发台湾当局的抗议。台湾驻西班牙代表处星期五(6月14日)发表声明,指出西班牙在今年初还质疑被通缉的加拿大人,是否会在中国受到公平待遇,但现在却将台湾人引渡到中国,显见其“立场矛盾”。 声明还说,在西班牙引渡行动的同时,香港人对港府的《逃犯条例》修订,将嫌疑犯送往中国受审提出强烈反弹。 台湾媒体报道,2016年12月西班牙警方逮捕了237名涉嫌电信诈骗的嫌疑犯,其中有218名台湾籍嫌犯。这些诈骗嫌疑犯被控锁定中国的受害者。 去年5月,在西班牙遣送两名台湾籍嫌疑人到中国时,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公署曾发表声明,表示这些遭控诈欺的嫌犯,在中国可能有遭酷刑、不当对待或判死刑的危险,呼吁西班牙停止将他们引渡到中国。但西班牙仍多次分批将这些台湾籍嫌犯送往中国。 中国国台办发言人安峰山曾表示,中国“将跨境电信诈骗犯罪分子绳之以法,受到两岸同胞的肯定与认同。。。。。。中国绝不容许任何犯罪分子逍遥法外”。

台湾太阳花学运领袖林飞帆:今日香港,今日台湾

台湾太阳花学运领袖林飞帆:今日香港,今日台湾

  台湾青年站出来声援香港反逃犯条例大游行,并呼吁台湾政治人物正视这项法律涉及了台湾的国家安全与人民安全。 台湾太阳花学运领袖林飞帆星期一出席一项声援香港的活动时(6月10日)表示,一旦逃犯条例这样的恶法在香港通过,台湾人也一样会遭殃,同样要面对中国的步步进逼。 他说:“我要再一次向大家说明,不是今日香港,明日台湾,而是今日香港,今日台湾。” 林飞帆在出席这项活动时还说,台湾人权活动人士李明哲当年是从澳门入境广州之后被逮捕,但是未来只要中国政府认定你有违反中国法律的事实,任何台湾人在过境香港或澳门的时候都可能被引渡到中国受审。 林飞帆还呼吁,台湾要选总统或立法委员的政治人物必须正视,这是国家安全与人民安全的问题,高雄市长韩国瑜竟然在第一时间表示不知道香港的大游行,这也显示更多台湾人必须站出来告诉国际社会及中国政府:我们知道,而且我们在乎。 台湾一些大学生星期一傍晚召开一场名为“台湾青年挺香港, 坚决抗议反送中”的记者会,并提出3项诉求,包括香港政府必须顺应民意,台湾政府及各政党应该表态反对逃犯条例,以及港府停止暴力镇压,保障集会游行自由。 抵制恶法 台独青年罗宜在记者会上表示,中国法制系统的歪斜反映在这次的逃犯条例上,未来香港移交逃犯不需要经过立法会的监督,这样的恶法应该被大家抵制。 她说:“也就是中国政府及香港特首想要移交谁就可以移交谁,没有人可以监督他们,所以一直有人说逃犯条例没有什么不好,我们把坏人抓起来,可是不是这样的。” 罗宜还指出,依照中国政府对异议人士的迫害,我们完全有正当理由阻止中国的权力向外扩张。 罗宜认为,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或许香港人要力挽狂澜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但是希望始于人民,如果人民愿意站出来,才有改变的机会,台湾人民会和香港人民站在一起。 捍卫主权 台湾总统蔡英文星期二在桃园访视接受媒体询问表示,台湾的立场很清楚,无法接受一国两制,香港的一国两制也并不成功,港人的自由、民主、人权都没有达到期待,甚至被压抑。 蔡英文还说,台湾人应该珍惜现有的民主生活方式,以及对人权的保护和尊重,最重要的是必须全力捍卫台湾的主权,让世世代代的台湾人有选择自己未来的权利。 蔡英文总统日前透过脸书表示台湾挺香港之后,结果出现了超过一万笔的留言,其中半数来自香港,除了表达感谢之外,也希望台湾不要步上香港的后尘。 目前正在争取民进党总统初选提名的前行政院长赖清德星期二接受媒体采访表示,希望高雄市长韩国瑜了解香港大游行之后,能坚定站在台湾的立场,不仅要声援香港,也要反对一中原则、一国两制及和平协议,避免台湾成为第二个香港。

有关引渡:你需要了解的六件大事

有关引渡:你需要了解的六件大事

  香港修订《逃犯条例》引发大批民众游行抗议,“引渡”被推到引人注目的聚光灯下。那么,国际间有关引渡的今昔大事、仍在进展中的重要案件都有哪些呢? 一、史上第一 世界最古老的书面引渡协议—也是和平条约—是公元前1259年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二世和邻国赫梯(Hitties, 又译作西台)签订的。《卡迭石条约》规定,双方必须遣返罪犯、政治难民。 埃及版的和平条约保存在卡纳克神庙,赫梯版于1916年在现土耳其的赫梯皇宫遗址发现。迄今,纽约联合国总部的墙上悬挂有复制件。 二、美国第一 目前最受人关注的引渡案包括华为CFO孟晚舟(2018年在加拿大被捕)和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现在伦敦监狱服刑)。美国因不同原因寻求将孟晚舟和阿桑奇引渡到美国受审。 历史上,美国的第一个引渡协议是1794年和英国签订的,不过那只是一份涵盖更广的条约中的一个条款。该条约的目的是解决美国独立以来悬而未决的遗留问题。引渡协议中涉及的犯罪行为只包括谋杀和伪造。 三、政治犯罪 美国联邦刑事法和国际引渡事务专家马克内博(Douglas McNabb)介绍,大多数国际引渡法都将“政治犯罪”排除在外,一个国家可以拒绝引渡被控政治犯罪的人,或者在认为提出引渡申请的真正动机是政治、而不是刑事犯罪时拒绝引渡。 1870年英国第一份《引渡法案》规定,如果犯罪性质是政治,任何人都不应被引渡。当时逃离欧洲的许多人、其中包括共产主义的鼻祖卡尔·马克思都在英国得到庇护。 四、本国公民 许多国家都不会把本国公民引渡到其它国家受审,有些国家将此写入宪法。比如俄罗斯,就曾以“宪法禁止将本国国民引渡到海外”为由拒绝过英国的引渡要求。涉事人是前克格勃特工卢格沃伊(Andrei Lugovoi),他被指在伦敦投毒谋杀叛逃英国的前俄国特工利托维年科。此案一度让英俄关系陷入冷战结束之后最为严重的一次危机。 法国曾庇护波兰导演罗曼·波兰斯基。1977年波兰斯基认罪性侵未成年人,但于法庭判决前出逃,此后一直居住在法国。 美国提出的引渡请求被法国拒绝,因为波兰斯基有法国国籍。 前反文化活动人士、人称“独角兽杀手”的美国人艾恩豪恩(Ira Einhorn ...

抗议港府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爆发近空前规模大游行

抗议港府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爆发近空前规模大游行

  香港市民星期天在烈日之下举行了接近空前规模的大集会、大游行。法新社援引大游行组织者提供的数字报道说,参加游行的市民超过百万,是1997年主权移交以来香港最大规模的游行,仅次于1989年支持天安门民主运动的150万人大游行。 在另一方面,有报道说,警方初步估计有三十万人到场。双方数字往往落差很大。 星期天(6月9日)中午过后,很多市民纷纷前往集结地点维多利亚公园,几天前那里刚刚举行约18万人参加的“六四”三十周年烛光悼念晚会。下午两时左右,通往维园的路已趋于饱和。在警方要求下,游行先导部分提前半小时出发,以便后续人流进入场地。即便如此,先头人群到达立法会大楼后,维园一带还有市民没有起步,地铁内继续不断涌出前来加入游行行列的民众。 为防止意外,立法会大楼四周已设立铁板围栏和沙包,楼内会议室继续上锁。未来几天,立法会内外将是这场反逃犯条例修法之争的最前线。 香港极具争议的《逃犯条例》修法政治风波,表面上是处理一宗涉台命案的嫌疑人引渡问题。不过,港府将引渡范围扩大到有关国家和地区,其中包括中国大陆。反对修改现行法律的舆论认为,中国大陆司法体系并不健全,港人如果被引渡到大陆,其司法权利和程序公正等将得不到保障。 星岛日报和东方日报星期天都刊登整版广告“支持修例,不做逃犯天堂”。香港教育工作者联合会呼吁教师,不应鼓励学生上街游行,“免卷入政治漩涡”。香港理工学院校友会则声明,“拒绝成逃犯天堂,警惕凡事政治化”。 报道援引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兼港大法律学院教授陈弘毅表示,政府修例比较仓促,假如本次立法年度通过,建议下个立法年再全面检讨《逃犯条例》。另外,他还宣称,中国的引渡法符合国际标准。 不过,香港支联会主席何俊仁游行开始前对美国之音说:“问题就是这样,中国政府说什么国际标准都没有用,因为它讲的都不是它做的。它在书面上的,法律上的讲的,跟实际所实行的,都是天与地的分别。你看得到吗?很多人连基本的权利都没有。你问他们,跟谁去讲?公安部?司法部?连律师都给抓起来,你去讲什么法律?” 今天很多香港社会团体响应民阵的号召,带领自己的成员前来参加游行,其中不乏香港高等院校的学生会。胡国泓是香港理工大学学生会(内务)副会长,他对美国之音说,面对现实,民众很无力:“其实有关这个条例,作为一个香港人,其实很无力。我们极为肯定,这项修法在立法会里面一定会通过。但是,作为一个市民,我们能够做的,就是走出来。我们只能向整个社会,向国际社会表明,我们香港人是不同意这个条例的。现在很多外国政府都对这个《逃犯条例》修法有很多的意见。” 星期天游行队伍中确实可以看到在港外国人的身影。星期六一位驻港外国人在立法会外面表示:“《逃犯条例》修法并非只是针对香港,我们在香港生活已经很长时间,有的外商刚到,大家也都有风险。不仅只是香港人有风险,而是所有在香港的人都面临引渡法带来的风险。中国大陆的司法与香港司法,完全不能兼容,问题就这么简单。” 不过,香港工联会星期天的新闻稿称,美国就香港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发表不当言论,工联会会长吴秋北率众星期天下午游行到美国驻港领事馆表达不满,谴责美国干预香港內部事务。

香港两本土派人士获德国庇护 自由港不再

香港两本土派人士获德国庇护 自由港不再

  两名流亡欧洲的香港“本土民主前线”领导成员黄台仰和李东昇,已经获得德国政府的政治庇护。外界认为,香港在西方人眼里已经不再是一个有人权保障的地方了,不再是一个“自由港”。 5月22日,美国《纽约时报》与英国《金融时报》分别报导,25岁的黄台仰和27岁的李东昇是香港本土派活动人士,于2018年5月获得德国的政治庇护身份。 黄台仰对《纽约时报》表示,“香港已失去了其在国际上的特殊地位。” 报导称,大赦国际组织的中国问题研究员潘嘉伟和另两位人权律师都认为,迄今还没有香港公民因逃避司法迫害而在外国获得庇护权的先例。潘嘉伟表示,这表明国际社会现在对香港的担忧有多严重。 黄台仰和李东昇被香港当局指控涉嫌参与2016年2月8日晚间至9日凌晨的“旺角骚扰事件”。该事件中,警方与示威者发生武力冲突,逾百人受伤,包括黄台仰与李东昇在内的数十人被捕。 2017年11月4日,获保释的黄台仰和李东昇离开香港,经台湾前往德国。随后,香港法院发出拘捕令,香港警方对他们进行通缉。另一名本土民主前线的成员梁天琦也受到类似的指控,于去年被判6年监禁。 黄台仰对《金融时报》说,德国当局没有说明给予他避难保护的具体理由,但他在与移民官员面谈时表示,香港司法当局对他的指控是出于政治动机。 黄台仰表示,他选择在庇护获批一年后公开露面,是为了唤起人们对香港修改《逃犯条例》以及六四惨案30周年纪念的关注。 黄台仰对法新社表示,一旦这项法律修订获得通过,他就完全没有可能再返回香港,因为在那里会面临被遣往大陆的危险。 据多家外媒报导,除黄台仰、李东昇外,还有一名港人在2018年向德国提交了政治庇护申请,目前正在审查中。 德国法学学者、《欧华导报》主编钱跃君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港人获得德国政治庇护事件,可能扭转全球对香港的看法,具有指标性意义,西方国家或认识到香港不再是一个“自由港”;亦反映港人的自由因为北京收紧控制而受到侵蚀,北京威胁香港“亚洲法治绿洲”的声誉。 钱跃君说,以前西方人还把香港看成是一个有基本人权保障的地方,现在德国批了他们的政治庇护申请,那就说明在西方人的眼里,香港已经不再是一个有人权保障的地方了,甚至没法治了。

Page 1 of 3 1 2 3

Popular Post

香港:16岁的黑机组示威者和他的经纪人被捕

  几个小时前,亲示威者香港自由新闻社报道,“......星期六下午发布的视频显示两名年轻男子因不明原因被逮捕,据称是在华华恏的休班人员 - 而不是该网站任何抗议活动......“。然而,对事件的审查描绘了一幅不同的画面。 反香港示威者场景中的消息来源报道,两名被捕者是一名16岁的黑人集团示威者(全黑穿着)及其18岁的朋友和“经纪人”。由于被拘留的未成年人,警方无法公布被拘留者的姓名。 警方与反香港示威者进行了一些斗争,两人计划将设备运送到示威游行。这些逮捕案点明了香港警方在九龙警察局成功拦截示威者的情况。 “谭”是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抗议协调员,声称这名18岁的老人是“干净的皮肤”,这意味着他没有警察记录,因此希望警方不能指控他犯罪。该术语通常用于全球活动家的极端主义抗议者场景中。 这名16岁的黑衣女被拘留的抗议者手中藏有大量示威者用具。由于16岁的未成年人,挪威资助的奥斯陆自由基金会教授的示范策略教导了抗议者如何在逮捕期间与警察互动,目前还不清楚是否会对这名少年提出指控。 抗议者“阿什利”,不是她的正确名称,这位16岁的老将是“有用的白痴”,他们将在逮捕后更加坚定地加入这项事业,因为警方已经将未成年人释放到父母的照顾下。示威者正在实践这些策略,教导我的非政府组织,如绿色和平组织和其他团体参加强制性的“非暴力行动训练”,教授活动家革命的艺术。 香港海关人员声称两人被下班人员逮捕的说法属虚假。在香港空运中心的报告中,人员被视为正确的官员。 一段时间以来,警方正在跟踪和拘留起源于欧洲的黑人集团的核心成员,这些成员由极端分子,无政府主义者和生态极端主义派别组成。越来越多的警察正在努力采取积极行动,将反香港保护者赶出街头,扰乱暴力网络。与公众的看法相反,抗议活动的组织者具有结构性和高度组织性,正如BBC最近发布的报道和地区性新闻报道所发现的那样。 抗议者声称抗议是和平的,这种说法越来越虚假。警方的报告显示,被捕的活动分子使用了毒药,涂料稀释剂,弹珠,弹弓和尖锐的镐。流通的视频显示,来自犯罪镇压部门的人员正在执行逮捕,并且预计暴力事件将会增加,香港警方的预防措施将获得回报。 先进的计划示威者多年来扰乱香港在该地区的经济实力,这不会影响经济,岛国的社会凝聚力。社区关系受损无法修复,外籍人士外流已经开始,香港的经济预测为零。 像在埃及,巴布亚,乌克兰和英国的灭绝叛乱一样,香港的抗议活动非常有组织,并且发展出奇怪的同床关系,例如Pansy Ho在日内瓦浮出水面,或者Joshua Wong的巡回演出,这是他第二次被捕后释放的人们可以用香港的司法系统来描述一个巨大的错误。 像Denise Ho这样的着名活动家是骚乱的声音,不太可能担心他们的行动正在进行的打击。革命者很少关心后果,就像任何其他极端主义的真正信徒一样,四十岁以上的何在海外度过的大部分时间都没有给普通公民提供什么。台湾被选为今年的革命会议并非巧合。 香港-民意研究所本月进行的项调查发现,44%的香港人支持台湾独立。这是一个历史性的高点,也是这个数字第一次与反对它的人的百分比联系在一起。 反香港示威者对更好的制度不感兴趣,但Jamila...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