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贸易战

贸易战休兵之际 美国朝野酝酿中国新政策

贸易战休兵之际 美国朝野酝酿中国新政策

  从2018年年初开始的美中贸易战,至今到了美国总统特朗普所称的“第一阶段”休兵谈判期。 双方透露出来的协议细节,究竟能白纸黑字落实多少,至今仍然是个未知数。而美国朝野近期在公开讲话和公布的报告中,却透露出未来的美国对华政策可能走向。 11月4日,美国智库“国家亚洲研究中心”(the National Bureau of Asian Research)发表最新报告,对美国究竟该如何有效应对中国带来的经济挑战提出了四点战略建议。 智库建议 这份名为《部分脱钩:应对中国经济竞争的美国新战略》的报告提出四点新建议: 在目前的关税战中争取停火。报告认为,美国应该避免达成华而不实的协议放松对中国的压力,而应该获得中国方面根本上的让步。 加强防御措施,限制对中国的技术出口,监管中国的货物、资金、人员进入美国。 在创新、科技和教育方面加大公共以及私人投资。 加强与紧密盟国之间在贸易、投资、合作和情报分享方面的关系。 这一报告提及美国特朗普政府通过关税和其他行政手段迫使中国更加开放,同时试图限制中国在美国的投资、控制技术转让,减少对中国生产产品的依赖等;报告还提及这些政府行政措施也导致了美国在立法层面收紧了对投资的审查和出口的管制条规。但是报告认为,这些针对中国的更加强硬的措施虽然得到广泛的支持,但是美国仍然“缺乏一个清晰和全面的(对华)策略”。 这份报告在结论中还提及,为了保持美国的繁荣富强,“必须在经济层面部分与中国断了来往”(a partial economic disengagement ...

直布罗陀释放伊朗油轮显示英美外交分歧

直布罗陀释放伊朗油轮显示英美外交分歧

  英属直布罗陀拒绝了美国提出的将油轮转交美方扣押的要求。这一事件体现出作为欧盟成员的英国与美国在波斯湾问题上的分歧。 海运船只定位系统显示,原来被怀疑私下向叙利亚输送石油、被英属直布罗陀扣押的伊朗油轮格蕾丝一号最终被直布罗陀释放,驶向希腊卡拉马塔港。 在释放前一天,美国向英国提出紧急要求,希望英方将油轮转交美方扣押。 但直布罗陀当局最终表示,它无法遵守华盛顿的要求发布新的拘留令,因为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不适用于欧盟。 这艘油轮也改头换面,名字也从格蕾丝1号改为阿德里安·达里亚1号。 为何英国会释放伊朗油轮?英美特殊关系怎么了? 德黑兰方面说,它准备派遣海军护航阿德里安达里亚-1号。 上月,在英国扣押了上述油轮后,一艘悬挂英国国旗的油轮在波斯湾也被伊朗扣押。尽管官方否认,但有人猜测,这是英国和伊朗交换被扣油轮。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表示,这两艘船被扣押没有任何联系。他还警告美国不要试图在国际水域扣押伊朗油轮。 彭博新闻社采访了两位船舶经纪人。他们暗示,油轮可能会在卡拉马塔附近海域将船上的油转到其它船上。 幕后背景 伊朗这艘油轮有29名船员,来自印度、俄罗斯、拉脱维亚和菲律宾。7月4日,直布罗陀当局在英国海军陆战队的帮助下扣押。英属直布罗陀政府暗示,该船正违反欧盟对叙利亚制裁将石油送往叙利亚。 此举引发了英国和伊朗之间的外交危机。之后几周,危机不断升级。7月19日,伊朗革命卫队在海湾劫持了一艘悬挂英国国旗、瑞典拥有的油轮史坦纳帝国号。 之后,英国宣布将加入由美国领导的特别部队,以保护通过霍尔木兹海峡主要航道的商船。 直布罗陀当局在得到伊朗保证不会在叙利亚卸货后,释放了伊朗这艘船。 美国司法部随后提出扣留该船的请求,理由是该船与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有联系。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已被美国列为恐怖组织。 欧美政策分歧 直布罗陀随后发布一份声明说,它无法遵守美国这一要求,因为欧盟不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视为恐怖组织,而英属直布罗陀目前仍是欧盟的一部分。 它还表示,美国阻止伊朗石油出口的制裁不能让欧盟来执行,这反映了欧盟所说的美国和欧盟的立场和法律制度迥然不同。 ...

北京称将制裁对台军售美企 美国会要员:愚蠢做法

北京称将制裁对台军售美企 美国会要员:愚蠢做法

  针对华盛顿批准对台湾出售价值22.4亿美元的军售,北京星期五(7月12日)表示,将对向台湾出售武器的美国企业进行制裁。对此,参议院外交委员会领袖批评,“这是愚蠢的行动。” “中国现在有许多问题,而对某些美国公司施加制裁可能是他们能做的最糟糕的事情之一,”参议院外交委员会首席民主党议员梅嫩德斯(Sen. Bob Menendez, D-NJ)星期五对媒体表示,“他们决定制裁的这些企业,基本上都不大可能会对中国销售,因为国防工业有诸多限制,能做的有限。 “因此我认为这是中国所采取的一个愚蠢的行动,”梅嫩德斯在接受美国之音提问时说。 一个跨党派美国国会代表团星期五与目前正在纽约短暂停留的台湾总统蔡英文会面,并出席酒会。双方讨论了一系列涵盖未来美台双边关系的议题。美国国会代表团除了梅嫩德斯参议员之外,还包括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众议员恩格尔(Rep. Eliot Engel, D-NY),外交委员会首席共和党议员麦考尔(Rep. Mike McCaul, R-TX),外交委员会亚太小组首席共和党议员约霍(Rep. Ted Yoho, R- FL)以及共和党众议员夏伯特(Rep. Steve Chabot, ...

特朗普:对中国加征关税让美国受益

特朗普:对中国加征关税让美国受益

  美国总统特朗普星期日说,美国正在从向中国征收的关税中获益。特朗普还表示,美方贸易代表和财政部长将于本星期与中方会晤。 美国总统特朗普7月7日在新泽西州莫里斯敦机场登上空军一号返回华盛顿之前对记者表示,“我们在关税上情况很好,我们从中国那里收取了数十亿美元,而我们之前从未从中国那里拿过一毛钱。” 特朗普还说:“中国在奥巴马和拜登政府时期占尽我们的便宜;公平地说,在布什和其他政府时期(也是如此),克林顿政府时期显然也是。” 特朗普说:“中国现在并不是很高兴,因为成千上万的公司正在离开中国去其他地方,包括美国,因为它们不想支付关税。另一方面,中国正在支付关税。他们正在让他们的货币贬值,而且在倾注资金,就是为了付关税。而我们的人民没有支付关税。” 在记者问到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与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是否会在本星期与中方会晤时,特朗普做出肯定的回答。 据彭博新闻7月5日报道,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说,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财政部长姆努钦一直在与中国副总理刘鹤保持电话接触。 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6月底在大阪G20峰会期间做出暂时让步,表示不会对另外约3000亿美元进口到美国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美国还将放松对华为的进口限制。特朗普说,中国承诺将从美国购买大量的农产品。 不过,中国商务部上星期则提出,美中达成贸易协议的条件是美国加征的关税必须全部取消。

AIT主席莫健:美中摩擦根源并非台湾

AIT主席莫健:美中摩擦根源并非台湾

  美国负责台湾事务的官员说,美中关系最大的障碍从本质上看并不是台湾问题,但是那一根本性问题使台湾的战略地位显得更加重要。 美国在台协会主席莫健(James Moriarty)星期三(2019年6月19日)在华盛顿一个讨论会上说,美中关系最大的问题比北京官员对这一问题的一贯描述更加深层、更加彻底。 莫健:“让我们实话实说吧。美国与中国双边关系最大的问题并非台湾问题。每当你听到中国官员说台湾是最大问题的时候,你应当忍不住问他们,中国的愿望是不是将美国排斥在亚洲之外?这才是美中关系目前最大的问题。中国在不断展现意志,要阻断我们的同盟,要取代我们并成为亚洲的主导力量。” 主持讨论会的华盛顿智库全美亚洲研究所(NBR)副总裁、前美国驻华武官甘浩森(Roy Kamphausen)在会后对美国之音说,北京不方便直接要求美国军队撤出亚洲,但是打着一个中国的旗号有利于中国达到这个目的。 甘浩森:“北京不可能说美中关系的中心问题是我们要美国降低在地区的影响力,因为那会招致美国的盟友和伙伴国的反弹,也会导致美国更有力的回应。所以他们将问题缩小,试图将冲突和议题定义为他们要求大家都接受的(一个中国)议题。” 长期以来,中国政府一贯以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为理由,在外交和政治上强力声张对台湾拥有主权,在军事上不断备战和施压,声称要不惜任何代价统一台湾。 莫健说,中国实际上谋求的是利用台湾的险要战略地位排挤美国,好让自己冲出第一岛链,并主导亚洲。 莫健:“老实说,如果你直接从战略上来看待这件事,你会象看镜子一样看到中国与美国的看法是一致的。你仔细研读中国有关的战略表述时会发现,他们谈到需要有能力冲破第一岛链,而我们也说有这种需要。” 上个月,美国国际评估与战略中心亚洲军事事务资深研究员费舍尔(Rick Fisher)也对美国之音说,占领台湾将是中国军队对外扩张需要走出的关键一步。他说,如果中国人民解放军得以占领台湾,那么中国海军向外投放军力将会方便得多。” 美国在台协会主席莫健说,正因为这个原因,台湾的安全对美国维持军事存在以确保亚洲地区的自由与开放至关重要。 美国国防部6月1日公布的2019年印太战略报告将台湾列为美国必须在印太地区加强伙伴关系的四个民主“国家”之一。

北京对华盛顿展开另类贸易战

北京对华盛顿展开另类贸易战

  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统统特朗普通电话、北京对跟华盛顿的高峰会晤产生积极成果解决贸易纠纷表示乐观之际,北京正在与华盛顿展开一种另类的贸易战。 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人员的研究发现,在对美国提高关税的同时,北京在过去的一年里降低跟美国竞争的国家出口到中国的关税。他们说,这是人们很少注意到的一个发展。 该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发表的报告说,特朗普的挑衅性做法和中国双管齐下的应对措施意味着美国公司和工人跟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公司相比处于相当的成本劣势地位。与此同时,中国采取这种做法除了可以跟美国斗法之外,还可以控制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损害。 这些研究人员6月12日发表一份研究报告,标题是“特朗普迫使中国降低了关税,但只是对其他所有的国家降低(不包括美国)。” 该报告作者对他们所认为的特朗普政府的僵硬的关税政策提出批评。报告说,“在特朗普对其他国家只是会晤关税大棒的时候,中国一直在饲喂胡萝卜。北京反复削减来自跟美国有商业竞争的国家的进口商品的关税。那些国家包括加拿大、日本和德国。”

白宫官员要求国会推迟实施美企禁与华为往来限令

白宫官员要求国会推迟实施美企禁与华为往来限令

  美国白宫预算办公室代理主任沃特致函国会,要求推迟实施禁止美国企业与中国科技巨头华为有业务往来的规定,理由是此举将给使用华为技术的美国公司带来负担。分析指出,这说明特朗普政府要立即封杀华为有难度。 沃特所提到的这项规定是去年通过的国防授权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简称NDAA)的一部分。该法案以国家安全顾虑为由,广泛禁止使用联邦资金购买华为产品,与华为有业务往来的公司将不能获得联邦合同。 如今白宫预算办公室说,政府需要多两年的时间,为NDAA另外一部分内容制定相应细则;这部分涉及限制第三方供应商与承包商购买和使用华为设备。 白宫预算办公室发言人伍德发表声明说:“这(延后落实禁令)将确保与美国政府有业务往来、或获得联邦拨款和贷款的企业,有时间从华为和NDAA名单上其他中国科技公司的业务中脱身。” 沃特在写给副总统彭斯和九名国会议员的信中提出上述要求,即针对政府承包商采购华为设备的禁令推迟两年落实,即四年后才启动。 他说,延期将确保“有更多时间来充分考虑相关的潜在影响和可能的解决方案”,也可确保“禁令得到有效执行,同时不损害预期的安全目标”,否则,能够为美国政府服务的承包商数量将“迅猛减少”。 率先报道沃特这封信函的《华尔街日报》指出,沃特提出推迟执行的请求,说明政府要求美国企业迅速停止与华为的业务往来存在难度。如果这个延期申请得到批准,将给予华为喘息的机会。 不过,白宫预算办公室的延期要求不影响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其“实体清单”。“实体清单”上的公司如果没有美国政府许可,就不可以向美国企业购得零部件和设备。 路透社:大科技公司禁员工与华为人员交流 另一方面,路透社引述消息报道,由于华为被美国列入黑名单,包括英特尔(Intel)和高通(Qualcomm)等大规模科技公司纷纷禁止员工与华为人员有任何关于科技或技术规格的对话。 这样的非正式对话原是国际会议内容之一,工程师们在这些会议场内外交流,为包括5G流动网络等通讯技术制定技术规格。 美国商务部回答路透社询问时说,它并未禁止企业与华为联系。 尽管如此,一些美国和海外的科技公司要求属下职员尽量不要与华为雇员直接联系,以避免生事。英特尔和高通承认向职员发出指示,但拒绝进一步说明。韩国LG Uplus的官员则说,公司“自愿限制与华为员工交流,除非需要开会讨论设备安装或维修问题”。 多名业界专家说,这些限制将拖慢5G网络的推出步伐。这是因为,华为在多个设定技术标准的全球性机构中扮演重要角色;而且华为做为全球智能手机、路由器和交换器等的最大生产商,也必须参加设定技术标准的会议。

中美贸易战:贸易逆差数字分歧巨大,谁说的是真的

  6月2日,中国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白皮书,指责美国在谈判中三次“出尔反尔”。发布会上,中国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称,当前美方对中方的贸易逆差数字只有1500多亿美元,根本不是所谓的4100多亿美元,美方夸大了与中方贸易的逆差。 美国也不甘示弱,第二天就发文反驳,再次确认了自己核算的数据——2018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近4200亿美元,使美国工人、农民、农场主和商业蒙受巨大损失。 一边说1500亿美元,一边说4200亿美元,相差2700亿美元之巨。这个数字不容小觑,它比美日之间的贸易总额还要大(2180亿美元),而2018年芬兰的国民生产总值(GDP)大致为2700亿美元。 差距之大体现出两国之间的分歧。这一分歧到底原因何在? 分歧 如果单从两国分别统计的进出口总额来看,分歧并不大。 据美国人口调查局统计,2018年双方的贸易总额为6600亿美元左右。据中国海关统计,2018年,中美双边货物贸易总额6335.2亿美元。 两者相差200多亿美元,相比之下并不显著。 然而,贸易总额是由进口额和出口额相加得到的,如果把这这些数据都列出来,就看出了差距。 美国方面统计,2018年,美国向中国出口1201亿美元货物,进口了5396亿美元货物。 而中国方面统计,2018年,自美国进口1551.0亿美元,中国对美国出口4784.2亿美元。 相比于美国,中国的口径多了300多亿美元进口额,少了600多亿美元出口额。这样简单计算的话,美国算出的中美逆差,为5396亿美元减去1201亿美元,为4195亿美元,而中国算出的两国贸易顺差为3233.3亿美元,相比“少”了近1000亿美元。 从美国角度,这笔账很简单,按照离岸货物的价格计算出口额,按照到岸货物的价格计算进口额。分析人士指出,全球大多数国家都这样统计贸易数据。 “按到岸价格计算和按离岸价格计算,就产生差异,一是运费,比如航空运输、海洋运输运费,二是保险费。”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社会数据研究中心主任许宪春表示。 事实上,中国做相关统计时也不可避免出现这一问题,中国统计显示2018年自美国进口1551亿美元,就比美国公布的数据多了300多亿。 其次,还有一部分转口贸易的误差,比如,有一批货通过新加坡转口,中国可能将其统计为对新加坡的出口,而贸易商将货物转运到美国时,美国则按原产地规则统计为从中国进口。 离岸和到岸价格差,以及转口贸易统计口径的不同,或许能解释中美统计上大约1000亿美元的差距。 质疑 但为何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称,美中实际贸易逆差只有1500亿美元?这一数字似乎与中国自身的官方统计也不相符。 ...

Page 1 of 6 1 2 6

翻译

Popular Post

籲港府全面封關 醫管局工會3日發動罷工

  高票數通過罷工投票,香港醫管局工會幹部說起眼前困境,忍不住哽咽。 醫管局員工陣線主席余慧明:「我們罷工是政府逼出來的,政府要做的是,是要一早當機立斷宣布封關,把握時機阻止社區爆發,但政府一次又一次無視我們的訴求。」 令香港醫護人員憤怒的是,眼看香港已經出現本地感染案例,防疫困難擺在眼前,港府卻還是維持,只禁止湖北人入境的措施,至於是不是來自武漢,全靠旅客誠實申報,沒有查核機制。 香港大學教授袁國勇:「必須即刻考慮,全面將關口人流減至最低,換句話說我不管種族國籍各方面身份,全部你如果沒有必要原因,你不要進出關口。」 原訂2日跟港府舉行的談判,因為特首林政月娥拒絕出席而流產,醫管局工會,預計星期一展開兩階段罷工,第一階段,涉及三千名醫護人員,約佔香港第一線醫療人員的一成,如果當天晚上港府再不回應,就要發動一萬八千人罷工。 行政會議成員林正財:「可能我們不能單用勸喻形式,而是用更強力措施壓縮人流,也不排除立法的可能性。」 在工會壓力下,香港行政會議成員稍稍鬆口,但防疫壓力不只如此,一號晚間,聽說要在美孚山區設立隔離中心,當地民眾再次上街,抗議它跟住宅區距離太近,像這樣聞病毒色變的日子,恐怕還得維持一段時間,因為香港醫學專家推估,武漢肺炎疫情將在4、5月達到最高峰,6、7月間,才會趨緩。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