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抗议

涉飛腳踢警搶槍 紮鐵工及工程師提堂

涉飛腳踢警搶槍 紮鐵工及工程師提堂

  香港多區周日(13日)有示威衝突,其中在旺角,約百名示威者於朗豪坊一帶聚集,有示威者被指企圖「搶犯」、飛踢警員頭部令對方倒地、以伸縮警棍襲警、企圖搶槍等,有兩人其後被捕。案件今(15日)在九龍城裁判法院提堂,其中一名被告留院缺席聆訊,另一被告暫毋須答辯,不准保釋,案件押後至12月23日再訊。 兩被告依次為謝信誠(30歲)及甘維邦(24歲),分別為紮鐵工人及土木工程師。首被告被控一項意圖搶劫而襲擊他人,指他於今年10月13日在旺角彌敦道625號雅蘭中心外襲擊警務人員W,意圖搶劫W。次被告被控各一項襲警、管有攻擊性武器及管有他人身分證,三項控罪指他於同日同地襲擊警務人員W;且管有攻擊性武器,即一枝伸縮警棍;及無合法權限或合理辯解管有屬於麥家豪的身分證。 首被告今毋須答辯,控方申請將案件押後,讓警方作進一步調查,並指控罪嚴重,反對被告保釋。次被告於明愛醫院留醫,押後至10月18日再訊,其間由警方看管。 據悉,有關警員當日受不知名者攻擊,隨後首被告衝前搶其警槍,並攻擊其頭部,次被告隨即以伸縮警棍襲擊警員,首被告再度嘗試搶槍。兩人隨後於案件現場以外地方被捕。

香港示威:旺角女人街“新移民”商户眼中的中港关系

香港示威:旺角女人街“新移民”商户眼中的中港关系

  香港旺角女人街、花园街是著名观光购物景点,露天市集售卖形形色色的纪念品、衣服和生活用品。但香港“反送中”抗议爆发,一街之隔的大街弥敦道,多次成为警察与示威者冲突的战场。原本旅客络绎不绝的女人街也在劫难逃,深受催泪弹和汽油弹的侵袭。 这些面对生存危机的小商户,在中国国庆“十一黄金周”面临的煎熬尤为明显。 50来岁的陈女士是女人街一家售卖衣服的摊主,她对BBC中文慨叹自己档口的生意额比去年下跌7至8成。 “那些拿行李箱的大陆旅客或是大陆团都没有了,以前暑假、十一国庆都是赚钱的黄金时间,但近几个月来,生意不断下跌。以往每个月赚到几万块,现在是几千块,再这样过2个月就撑不下去。” “以前的香港很好的,只要你肯努力,就可以赚钱,就算是‘沙士’(传染病非典型肺炎),大家也在互相支持,但现在,香港变得很差,”她说。 根据香港旅游发展局的数字,8月份访港旅客比去年同期大跌近4成,小商户的生意额同样大跌。 冷清的女人街,并没有很多手提行李箱的大陆游客。BBC CHINESE政治动荡阴影下难念的生意经 香港抗议活动中警察与抗议者间的冲突画面自6月起成为了“新常态”。 每逢旺角、太子该区有冲突的异样,附近便会有人告知,“又来了,大家小心。”陈女士便会连忙把衣服收起来,赶紧离开。 这几个月以来,她经常提早收档,一来是顾客不多,二来是要避开冲突,找车赶回家。 她说,“反送中”抗议初期,冲突场面大多出现在晚上,日间的和平示威对她影响不大,但示威后来变得愈来愈频繁,警民冲突提前下午便开始,示威者堵路令巴士要改道或停运,地铁站屡屡成示威者目标遭大肆破坏而经常关站。 “试过有一天,我晚了些离开,到处也找不到车回家,我儿子告诉我,要走到尖沙咀找小巴,那次之后,我都紧盯着新闻,感觉不对就索性不开店,”陈女士说,“这儿好像戒严般的,大家四处不能去。” 她把责任归究示威者,认为示威者堵路影响交通,并诉诸“暴力”破坏商店,逼使警察施放催泪弹,“你犯法就要抓你,你打警察、警察开枪是天经地义。” 在“一国两制”下,香港享有与大陆不一样的自由度和法律系统。抗议者则担心香港的法治、自由受损,令香港变成普通的中国城市。 ...

苏丹示威:来自非洲的成功抗争和香港的助喊

苏丹示威:来自非洲的成功抗争和香港的助喊

  苏丹民众经过多个月来的示威,日前与军政府达成共识,先由军方成立过渡政府,21个月后把权力交给文人政府,之后举行大选。双方同时同意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过去多个月苏丹示威活动期间爆发的暴力事件。 双方达成共识的消息传出后,许多当地人到街上庆祝,形容那是苏丹“历史的开端”。负责协调双方谈判的埃塞俄比亚总理和非洲联盟均表示欢迎谈判的结果。 苏丹这次政治危机从四月开始,示威者当时要求已经掌权近三十年的前苏丹总统巴希尔(Omar al-Bashir)下台,军方推翻巴希尔后,示威者转为要求军方交出权力,成立文人政府,最后军人暴力镇压,造成最少30人死亡。 有关苏丹的消息罕有地受到许多香港网友关注,表达对苏丹示威者的支持,分析也留意到两地示威活动的相似性。 示威者诉求:大选、独立调查委员会 走到苏丹街头的示威者大多都是年青人,他们在4月在巴希尔下台之后,连续多个星期在首都喀土穆(Khartoum)的军方总部外边静坐,要求军方把权力交给文人政府。 军方成立的过渡政府坚持它必须保有权力,才能维持秩序,但示威者仍然坚持在军方总部外静坐。苏丹军队多次驱散不果,一些隶属军方的民兵组织最终在6月3日开枪镇压。 过了数星期,他们又回到了街上游行,许多示威者自行组织数十人、甚至百多人的游行队伍,继续在喀土穆游行。军方政府有时候会拘捕一些示威领袖,但民众很快又选出一位新的领袖,继续抗争。军方情报组织多月来不断尝试渗透示威者组织,但始终无法成功阻止示威活动。 双方最终在非洲联盟的调解下达成协议,先由军方成立过渡政府管治21个月,之后把权力交给文人政府18个月,最后举行大选,让苏丹民众选出领袖。政府同时会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近月示威活动中的暴力事件,但没有说明是否针对军方镇压示威的行为。 社交网络和现实游行 社交网络在苏丹的示威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统筹示威行动的民间组织自由与改变宣言力量(Forces of the Declaration of Freedom and Change)多月来都透过社交网站宣布下一步的行动和示威计划。 ...

滞留菲律宾多年的垃圾被运回到加拿大

滞留菲律宾多年的垃圾被运回到加拿大

  中新社多伦多6月29日电 (记者 余瑞冬)一批在菲律宾滞留已5至6年、并一度引发菲律宾与加拿大之间外交纠纷的垃圾,于当地时间6月29日被运回到加拿大西海岸的大温哥华地区。 这批原本就来自加拿大的垃圾装满了69个集装箱,总重量约1500吨。运载这些垃圾的集装箱船于29日清晨在温哥华以南的措瓦森(Tsawwassen)码头靠岸。垃圾被卸下后,将被送往焚烧厂处理。 一家加拿大公司于2013年至2014年间向菲律宾出口了103个集装箱、声称为可回收塑料的垃圾,但实际其中混有塑料、废弃电子产品、金属、纸张以及生活垃圾等。当中34个集装箱的垃圾已获处理,但其余垃圾长期滞留在菲律宾的港口。这引发菲方不满,批评加方违反了旨在遏制出口和跨境转移危险废料的巴塞尔公约,并屡次敦促加方运回这批垃圾。 由于加方未能在今年5月15日、即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设定的最后期限将垃圾运走,菲方一度下令召回包括驻加大使在内的多名外交官,以示抗议。5月31日,加拿大联邦政府雇佣的货船将这批垃圾运离菲律宾。 加拿大媒体披露,加当局为这批垃圾支付的运费为114万加元,焚烧处理则需要再花37.5万加元。 加拿大于2016年修订了该国的危险废物和危险可回收材料进出口管理条例,防止类似垃圾物料出口。 继菲律宾之后,马来西亚今年5月以来也要求加拿大等西方国家把送往那里的垃圾运回。

恶法引担忧 持英BNO护照港人寻求在英定居

恶法引担忧 持英BNO护照港人寻求在英定居

  凌参孙(Samson Ling,音译)是拥有英国海外护照的香港人,曾参与反对《引渡法案》的抗议活动。他说,这本护照无法让他从香港移居英国生活。因此,正力求说服英国政府让护照持有人拥有英国长期居留权。 最近几周,数百万人走上了前英国殖民地香港的街头,反对一项允许人们从香港被引渡到中国大陆接受共产党法庭审判的法案。随着抗争蔓延,许多香港年轻人开始寻找移民的途径,一些活动人士表示,英国应改变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 passport,简称BNO护照)的地位。 BNO是英国政府1997年将香港主权移交中国后创建的护照,允许持有人访问英国6个月,但他们没有在英国长期居住或工作的权利。 59岁的凌参孙现在正于伦敦游说英国政府。他告诉路透社,这些护照持有人应该获得居留权或工作签证,他想和家人一起搬到英国。“为了护照持有人的权利,我们在此提出要求。” “如果他们通过了引渡法,那么所有人,包括BNO持有人在内的香港公民,都将受到(中共)的恐吓。”凌参孙说,“在我看来,一国两制的系统已经消失。” 但英国内政部表示,目前没有计划改变该国的护照系统。政府发言人说:“我们仍然相信充分尊重《中英联合声明》里所保障的权利和自由,对香港及居住在香港的英国国民(海外)护照持有人是最佳的解决方案。” 英国外交大臣侯俊伟(Jeremy Hunt)日前表示,英国将支持1984年的《中英联合声明》,并敦促中方在处理危机时也这样做。 中共曾在2017年表示,《中英联合声明》是一份没有实际意义的历史文件。 英国于1841年占领香港,建立殖民地,并于1898年获得了99年的租约。香港于1997年回归中国统治,后来以“一国两制”的方式享有部分自由权,包括:抗议自由和独立的司法机构。

709家属李文足口述探监会见王全璋过程

709家属李文足口述探监会见王全璋过程

  中国“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最后一位被判刑的律师王全璋周五下午在其服刑的山东临沂监狱会见了他的姐姐王全秀、妻子李文足和六岁的儿子,这是过去接近四年来他首次得以与家人见面。“709案”是指中国当局在2015年7月9日在全国各地大规模拘捕和传唤律师、维权人士及其亲属的事件。曾多次代理政治敏感案件的王全璋在当年的那波打压行动中被抓,今年早些时候被天津一家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四年半。李文足在四年后首次见到丈夫之后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介绍了当天会见的情况。 记者:简单讲一下今天的情况。 李文足:很糟糕。精神非常非常的不好。在我刚被他们警察,刚到门口,他那个会见室,然后他是第一个,第一个靠门口, 在门口就有几个狱警要搜身检查,然后我就看到他了。就这么扫了一眼,然后他就回过头呆呆的坐在那。那要按照正常的情况 下,他应该是很高兴很激动,至少应该站起来往我们这边张望,但他不是这样的,他往我们这边瞟了一眼就回去了,就呆呆的。 然后我搜身完就过去,就跟他交谈。这个过程当中,他就表现出非常的暴躁,然后恐惧。看到我一些视频了,说我这样做不好,很危险,担心我被抓,担心对孩子不好。我告诉他我和孩子很好。我也很好,孩子也很好。他就担心孩子,就说他已经受到影响,受到伤害,是我没有看出来。说你只是看不出来,你不知道。 然后就是,对,记忆力很明显的很差,我就问他中午吃的什么,他就想不起来,就很暴躁的,不停的去挠自己的头。然后后来也想不起 来。然后他说那我给你交代一些事,我怕我记不住,然后就先做了个提纲。写在一张纸上。他就写了一个银行卡号,他现在在里面有一个银行卡号,可以往里面存钱。然后他又开始很暴躁,也说要交代几个事儿,后来也就没有了。后来他又说要跟他的姐姐要说。他在跟他姐姐交谈的过程中,他们俩交谈又卡在那了,然后他又表现出很暴躁的样子。我看他们俩个不对劲 ,我就赶紧过来了。把电话从姐姐那边拿过来,我就安抚他说,全璋你别着急,慢慢来,慢慢说,我们听你说。然后他整 个过程中他是那种好像没有感情,很呆滞,呆呆的。然后我说,我们爱你。然后他很没表情的说,我也爱你们。就是这样子,完全不是个正常人的表现。 他就完全处于一个极度暴躁,焦虑,恐惧的状态,一说就很急,完全没有办法跟他正常的、平静的沟通。整个沟通就很困难。 记者:有没有谈到他在狱中的情况。 李文足:就是他说他很好,什么都好,吃的也好,睡得也好。当我问他吃的什么,他说记不起来了,中午。问详细情况他就记不起来了。还有这个过程中,旁边坐着个警察,戴着耳麦,监听我们说的话,我们说的他就拿着本子记录下来,还有一个拿着摄像机的,全程拍我们。我们后面,我们三个人,全秀姐还有孩子后面,也站着五六个警察。 记者:会见过程中是隔着玻璃是吗? 李文足:对,隔着玻璃,我们打着电话。 记者:重点说了什么呢? 李文足:重点就是反反复复担心我的安全,说我,看我做的视频,说我那样做不好,很危险,担心我被捉了。担心孩子上学,反反复复问孩子有没有上学。我说孩子上学,你放心。但是不管我怎么说,我说你看看这个情况,我说你要放心,你在里面要保重。但是他还是不放心。这时间我们的孩子就感受到我们的谈话,就说,爸爸我们真的很好。我就把电话给我儿子,让儿子跟他说,但他对我们说的话,他就听不进去。他就表现出很焦躁、焦虑、恐惧。整个过程气氛就是很紧张,就是这样的。 记者:(会见)结束的时候他怎么说呢? 李文足:结束的时候,因为还有不到一分钟的时候,电话响了提示,他说,马上时间就到了,然后就还是说让我什么都别做了,把孩子带好,就行了。好好带孩子。就离开了。 ...

菲律宾指控广东渔船撞击菲渔船后逃逸,中方否认

菲律宾指控广东渔船撞击菲渔船后逃逸,中方否认

  中国否认菲律宾的指控。菲律宾说,中国渔船在撞击菲律宾渔船后,置22名落水菲律宾渔民的生死于不顾,“肇事逃逸”。中方说,不存在此事。与此同时,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正面临内部要求其采取更强硬态度的压力。 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14日发表声明说,6月9日24时,广东“粤茂滨渔42212”船静泊于南沙礼乐滩(Reed Bank)海域,从事灯光围网作业,“遭遇7至8艘菲律宾渔船围攻”。声明说,中国渔船在撤离时,躲避不及,左舷灯光架的钢丝缆钩到一艘菲律宾渔船驾驶楼,致使船体倾斜,尾部入水。 声明表示,“中方船长试图施救,但又惧怕多艘渔船围攻,故在目睹菲出事船只渔民获救后驶离现场,不存在所谓中方渔船‘肇事逃逸’情况”。 中国所说的南沙礼乐滩(Reed Bank),在菲律宾被称为西菲律宾海勒道滩(Recto Bank)。在2016年的一次国际仲裁法庭裁决中, 菲律宾被认定对礼乐滩拥有主权。但中国对此提出异议。 在此前的6月13日,菲律宾就这次中国渔船撞击菲律宾渔船,导致22名菲律宾船员落水,并“见死不救”的做法提出抗议,称如果发现这次撞船事件是故意的话,菲律宾会将此事认定为“侵略行为”。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迄今为止在各种公开场合的讲话中尚未提及这次事件。不过,菲律宾国防部长和总统府发言人都已公开谴责中国船员。菲律宾外长还向北京提出正式抗议。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因在此事上保持沉默而受到反对派的批评。反对派参议员迪夫洛斯说,中国政府的解释是“试图掩盖所涉中国船员任何责任,并将把指责和责任推给我们悲痛的船员,其结果是徒劳无功的。”她说,如果事发时有7至8艘菲律宾渔船围着中国渔船,那么,为什么这22名菲律宾渔民被一艘越南渔船救起来的呢? 迪夫洛斯呼吁杜特尔特总统降低菲律宾与中国的外交关系,召回菲律宾驻华大使,以此强化马尼拉寻求正义,保卫主权的决心。

中英联合声明已过时?英国驳斥中共大使

中英联合声明已过时?英国驳斥中共大使

  近日,中共驻英国大使在接受BBC采访时,称《中英联合声明》已经失效 。对此,英国外交部官员表示,这份文件仍然具有法律效力。 中共大使刘晓明声称,《中英联合声明》是一份“历史文件,已经完成了其使命”。6月13日,也就是刘晓明接受采访的第二天,英国议会下议院举行辩论,外交部负责亚洲事务的次长马克‧菲尔德(Mark Field)对于中共大使的话进行反驳。 《香港观察》(Hong Kong Watch)报导, 菲尔德表示,他对中共大使的说法“完全不同意”。“今天,《联合声明》跟35年前签署的时候一样有效。那份联合声明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国际条约,在联合国登记在案。它的目标明确,适用于签署的双方——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英国政府。它仍然有效,并仍然跟香港日常生活密切相关。我们希望中共遵守其义务。”菲尔德说。 他再度呼吁香港政府“暂停、反省和采取有意义的行动,来解决(香港)民众、商家、法律界人士、法官和国际社会的担忧”。 他还说,英国外交大臣已经直接向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表达了对香港情势的关注,“我们必须、也会继续向他们施压。” 这是英国议会自从6月10日以来第六次举行有关香港问题的辩论。菲尔德表示,当下香港示威活动是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以来最大的示威之一。 “英国将复查出口武器的许可证” 英国向香港出口的手抛催泪弹近日被用来对付“反送中”的示威者。香港示威者在现场拍摄的图片显示,警方使用的是英国的武器公司Chemring Group生产的N225手抛催泪弹。人权团体要求英国政府复查相关的武器出口许可证。 一位自民党议员在6月18日的会议上提出了这个问题,菲尔德表示,“英国密切关注出口武器的用途,而且会对所有的出口许可进行复查,如果出口的武器不再符合标准,将会收回许可。” 他解释,英国政府最近一次发出向香港出口手抛催泪弹和催泪瓦斯盒的许可证是在2018年7月,出口的产品用于训练目的,最近一次发出橡皮子弹出口许可证是在2015年7月。2019年4月英国政府拒绝发出防暴盾牌出口开放式许可证。 此前,人权团体国际特赦组织表示,“(港府)向平民使用催泪弹的做法让人震惊。我们希望英国政府能够阻止向香港进一步提供人群控制装备,因为这些装备可能会被用于威胁合法的示威。” 此前,英国政府的发言人表示,向香港所有的武器出口都将进行“仔细而且持续的复查”,如果不再符合人权标准,许可证可能被收回。

Page 1 of 3 1 2 3

翻译

Popular Post

香港抗争者:不论多久 将和中共奉陪到底

  香港持续5个多月的反送中运动,北京和港府不但未能有效回应民意,更动用港警大肆打压抗议者,暴力不断升级,引发民怨,亲北京的建制派也因此在区选中惨败。随泛民大获全胜,可能进一步影响到香港特首选举。 香港区议会选举结束后,港人又恢复了抗争行动。60名当选的民主派议员,前往理工大学声援遭警方围困9天的抗议学生。在中环,香港主流民众继续举行“中环和你lunch”的活动,他们喊出“五大诉求、缺一不可”与“救援理大、支持学生”的口号。 大纪元采访了过去几个月来一直参与反送中运动的香港白领David Wu,他表示,这次区选其实是对共产党态度的一个公投,其结果就是香港人拒绝共产党的干预,拒绝共产党的人当选。他还说,不管是5个月、5年,还是50年,港人将和中共奉陪到底。 “区选是对共产党态度的一个公投” David说,这次区议会选举的投票率和投票人数,都到达香港有选举以来的最高峰。其实,这几乎就是一个不是公投的公投,几乎是对共产党态度的一个公投。 “现在我们可以看见,民主派是得到85%的议席,从452席中得到388席,全香港18区议会民主派获多数席位,甚至是有两个区是获得全部的席位。我们就可以看见香港非常明显的民意,尤其香港人拒绝共产党继续干预、拒绝共产党的人当选。” David认为,通过这次选举,民主派从以往的碎片化,彻底地团结起来,形成一个区选的联盟,民主派力量已经完成一个整合。 “抗争还没有结束,这只是中途的一个点” 25日早晨,特首林郑月娥表示,特区政府尊重这次选举,一定会虚心聆听市民的意见,并认真反思。 不过,中共外交部则继续重复所谓“止暴制乱”的陈词滥调。中共主要官媒对于选举结果基本避而不谈,《环球时报》则把焦点转移到所谓的“外国势力的介入”。 David表示,他们不会对这次选举结果感到自满,更不会放松,因为抗争还没有结束,这只是中途的一个点。 “我们非常理解抗争是没有完的,因为香港(人)和中共是对立的,香港人获得真正自由必须是中共倒台。我们理解到我们和中共的对抗,决战是还没有结束,甚至是刚刚开始,一个持久战的开始。” David表示,“下一步我们会继续,首先我们会继续营救在理工大学还剩下的几十名学生,就是我们的手足,我们不会放弃任何一位理工大学留守的学生。” 此外,“我们仍然是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我们一定会追究黑警的暴力追究到底,同样我们也要求林郑月娥要必须下台,释放所有被捕的异议人士,并改革香港目前的选举制度,达到一个真正的普选,这是我们真正需要的。” “不管是5个月,5年还是50年,将和中共奉陪到底” 在这次反送中抗争中,年轻人、学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尤其是香港大学甚至中学的学生浴血奋战,很多学生可谓一夜长大,他们是香港未来的主人公,如何看待香港社会这样一个现状? David说,这次的运动,可说是全民性质的奋战,除了年轻人以外,也不能忽略各种社会的栋梁,中流砥柱的中年人,甚至有很多银发族都出来抗争,但最主要,最强活动力和投入性最大的,依旧是年轻人。 “这个事凸显香港年轻一代,真正在经历过过去这几个月的抗争以后,对政治有了真正的理解,不再认为政治是距离我们日常生活是很遥远的一件事,我们更关心社会、关注香港未来。我们非常知道政治,特别是和中国共产党有关的政治,我们必须关注、必须强烈地参与。”...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