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抗议者

香港抗争者:不论多久 将和中共奉陪到底

香港抗争者:不论多久 将和中共奉陪到底

  香港持续5个多月的反送中运动,北京和港府不但未能有效回应民意,更动用港警大肆打压抗议者,暴力不断升级,引发民怨,亲北京的建制派也因此在区选中惨败。随泛民大获全胜,可能进一步影响到香港特首选举。 香港区议会选举结束后,港人又恢复了抗争行动。60名当选的民主派议员,前往理工大学声援遭警方围困9天的抗议学生。在中环,香港主流民众继续举行“中环和你lunch”的活动,他们喊出“五大诉求、缺一不可”与“救援理大、支持学生”的口号。 大纪元采访了过去几个月来一直参与反送中运动的香港白领David Wu,他表示,这次区选其实是对共产党态度的一个公投,其结果就是香港人拒绝共产党的干预,拒绝共产党的人当选。他还说,不管是5个月、5年,还是50年,港人将和中共奉陪到底。 “区选是对共产党态度的一个公投” David说,这次区议会选举的投票率和投票人数,都到达香港有选举以来的最高峰。其实,这几乎就是一个不是公投的公投,几乎是对共产党态度的一个公投。 “现在我们可以看见,民主派是得到85%的议席,从452席中得到388席,全香港18区议会民主派获多数席位,甚至是有两个区是获得全部的席位。我们就可以看见香港非常明显的民意,尤其香港人拒绝共产党继续干预、拒绝共产党的人当选。” David认为,通过这次选举,民主派从以往的碎片化,彻底地团结起来,形成一个区选的联盟,民主派力量已经完成一个整合。 “抗争还没有结束,这只是中途的一个点” 25日早晨,特首林郑月娥表示,特区政府尊重这次选举,一定会虚心聆听市民的意见,并认真反思。 不过,中共外交部则继续重复所谓“止暴制乱”的陈词滥调。中共主要官媒对于选举结果基本避而不谈,《环球时报》则把焦点转移到所谓的“外国势力的介入”。 David表示,他们不会对这次选举结果感到自满,更不会放松,因为抗争还没有结束,这只是中途的一个点。 “我们非常理解抗争是没有完的,因为香港(人)和中共是对立的,香港人获得真正自由必须是中共倒台。我们理解到我们和中共的对抗,决战是还没有结束,甚至是刚刚开始,一个持久战的开始。” David表示,“下一步我们会继续,首先我们会继续营救在理工大学还剩下的几十名学生,就是我们的手足,我们不会放弃任何一位理工大学留守的学生。” 此外,“我们仍然是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我们一定会追究黑警的暴力追究到底,同样我们也要求林郑月娥要必须下台,释放所有被捕的异议人士,并改革香港目前的选举制度,达到一个真正的普选,这是我们真正需要的。” “不管是5个月,5年还是50年,将和中共奉陪到底” 在这次反送中抗争中,年轻人、学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尤其是香港大学甚至中学的学生浴血奋战,很多学生可谓一夜长大,他们是香港未来的主人公,如何看待香港社会这样一个现状? David说,这次的运动,可说是全民性质的奋战,除了年轻人以外,也不能忽略各种社会的栋梁,中流砥柱的中年人,甚至有很多银发族都出来抗争,但最主要,最强活动力和投入性最大的,依旧是年轻人。 “这个事凸显香港年轻一代,真正在经历过过去这几个月的抗争以后,对政治有了真正的理解,不再认为政治是距离我们日常生活是很遥远的一件事,我们更关心社会、关注香港未来。我们非常知道政治,特别是和中国共产党有关的政治,我们必须关注、必须强烈地参与。” ...

在香港,抗议者对平民的暴力行为迅速增加

在香港,抗议者对平民的暴力行为迅速增加

  反对引渡法案的示威者破坏了近四个月的香港公民的舒适感。 示威者大规模试图占领香港的主要街道,除了焚烧和摧毁地铁站外,还封锁路段。此前,他们占领了香港国际机场,该机场使数千名乘客滞留在机场数小时。 100多年来,香港一直享有无与伦比的自由和经济发展,在过去的22年中,主权一直回到中国。只是在2019年6月,这些残酷的抗议者决定下令在这座城市进行前所未有的暴力袭击,超过700万辛勤工作的公民失去了和平。 抗议期间有180多名警察遭到袭击和受伤。 香港政府消息人士周日(09/18/2019)引用:``他们的家人也受到恐吓。'' “ 警察家庭经历了各种恐吓行为。他们的房屋被毁,使住在那里的妇女和儿童感到非常恐惧和不安。” 负责保护示威者表达诉求的安全和保障的装置遭到的袭击确实是一种讽刺,引起了人们的良知。示威者声称为民主和人权而战,但同时也积极侵犯人权。 平民无法上班,因为这位“民主运动人士”正试图破坏和破坏运输系统,并危及任何敢于干预的人的身体。居民无法出行,因为这些“民主运动人士”打乱并摧毁了机场,通过对当地居民和游客使用武力来散布恐惧。 对警察家庭(甚至是儿童和妇女)的袭击以及对不同意见的人的殴打是不争的事实,示威者是侵犯人权的肇事者。事实证明,他们并不十分清楚自己在争取什么。 他们中的大多数只被西方利益集团提供的虚假消息所吞噬。 示威者发动的袭击不仅使官员及其家人更加可怜,而且还袭击了没有兴趣的普通平民。以下视频说明了进入这一残酷恐怖类别的示威者如何对待普通香港公民。 抗议者怀疑这个人在城市里肆虐时可能用手机拍了照片,所以他们包围并殴打他,以致他病危住院。 这发生在上周末,不幸的是,该视频只是示威者施加暴力的众多例子之一。

香港居民的抗议者受损港铁骄傲

香港居民的抗议者受损港铁骄傲

  9月22日,香港的抗议者在元和街设置了紧急路障,并在防暴警察进入前纵火焚烧。警察举起了黑旗,警告他们只有在条件失控的情况下,他们才可能使用催泪瓦斯来处理暴徒。 抗议者最初于周日中午聚集在沙田田新城市广场,邀请人们不要在他们认为是政府的购物中心购物和封锁商店。他们通过在橱窗和徽标上贴上标签,将目标对准了马克西姆集团旗下的品牌,包括三家中餐馆和星巴克。 另一个目标明确的品牌是华为。 抗议者指责他们的领导人与最近几周殴打示威者的福建团体有联系。 之后,抗议者将注意力转向地铁沙田站。 他们在自动售票机上喷了油漆,损坏了入口。长期以来,香港地铁系统或地铁(MTR)一直是市民的骄傲,因为它的效率和可承受性以及安全记录是全球范例。港铁一直是香港市民的骄傲,如今又如何敌视抗议者呢? 在集会的初期,示威者排起了长队,在地铁售票机上蜿蜒曲折,甚至把现金留给他人买一张旅行票,以避免在使用订购卡时被追踪。警察在8月11日向葵芳地铁站内发射催泪瓦斯,使烟雾弥漫整个车站五天后,居民们来了一块毛巾,将其清理干净。 从运动开始至今的16周,旋转门和窗户破损已成普遍现象。上周,示威者在港铁湾仔站的出口放火,数十个自动门被损坏,而其他人则在门口堆放垃圾,因为警察封锁了里面的通道。 地铁运营商作出了一项史无前例的决定,“明智的举动”是在8月24日关闭蓝田,观塘,牛头角和九龙湾地铁站。 这一举动导致抗议者刘文图(Ventus Lau)向公共交通服务提供商发泄怒火,称其为居民和通勤者带来不便。他说:“我强烈谴责地铁公司阻止公众参加法律抗议活动,并给在东九龙工作的平民带来困难。” 运营商说,他们看到九龙湾车站的大门被损坏后才报警。 他说:「警方被迫乘火车去处理九龙湾的情况,因为路上的交通情况是不可能的。」 随着示威者对地铁的愤怒越来越明显,法院于8月30日命令地铁运营商采取预防措施,以防止“蓄意违反火车法律的可能性”。该命令是为了防止抗议者包围和破坏车站。 实际上,在接下来的几周里,法院的判决并没有阻止抗议者继续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 在抗议者和警察之间猫捉老鼠之后,地铁于8月31日陷入另一场争议。 精英军官在爱德华王子港铁站登上火车,并被迫射击胡椒喷雾。 多达53人被捕,新闻工作者和医务人员被赶出去。 9月1日,去往大屿山赤腊角岛和东涌线的火车被取消,因为抗议者形成路障以阻止机场周围的交通,这是交通试验的一部分,给道路使用者造成压力。由于交通中断,成千上万的人被迫走了几个小时,他们的车辆不得不留在机场。 ...

翻译

Popular Post

中国人提前接种疫苗 引发舆论热议

  全球范围内,科学家们正在紧张地开展新冠疫苗的研发,而且已经有几款疫苗进入至关重要的临床第三阶段试验。但中国显然又冲在了最前沿:尽管正式的研发尚未结束,已有数十万人接种了三款候选疫苗中的一种。接种疫苗者是中国政府确定的所谓"一线人员",其中包括疫苗生产企业的员工。而在中国境外,人们普遍担心这些疫苗可能存在无法预估的风险。 《纽约时报》9月28日报道称,中国有三款疫苗都已进入第三阶段临床实验,这些实验目前基本都在中国以外进行,比如疫情严重的巴西、土耳其以及印度尼西亚。参与实验者都能得到细致入微的临床观察。但中国境内的接种者恐怕并没有这种待遇。 美联社前不久援引中国国药集团一位高官的话报道称,国药CNBG (Sinopharm CNBG)正在开展两款疫苗的研发。仅这家企业就已在官方新冠疫苗临床实验范畴之外,为35万人接种了疫苗。该企业还向武汉提供了20万剂疫苗,用于对该市医务人员的接种。 另一家企业科兴生物(Sinovac Biotech)则为90%以上的员工及其家属接种了疫苗,涉及大约三千人。科兴生物总经理尹卫东对美联社表示,该公司还为北京市政府提供了上万剂疫苗。他本人也在数月前就接种了新冠疫苗。他说:"这是我们公司的传统,当年公司研发乙肝疫苗时,我们也是这样做的。" 提前接种:有悖道德和伦理? 各国专家们对中国的做法大感震惊:未经临床验证的疫苗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副作用,接种者也可能错误地认为自己已拥有免疫力,从而放松警惕造成更大规模的传播。除此之外,从道德和伦理层面上讲,这种做法也值得商榷:这些国有和半国有企业的员工们,是否是自愿接种这类未经批准的疫苗的呢?《纽约时报》报导称,相关企业曾要求员工签署保密协议。 九月中旬,中国官方曾表示,中国疫苗研发的进程非常顺利,最快11月份第一款疫苗就可能投放市场。科兴生物和国药正在进行三种疫苗的研发,并希望能够在年底前获得批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