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抗议活动

香港抗争者:不论多久 将和中共奉陪到底

香港抗争者:不论多久 将和中共奉陪到底

  香港持续5个多月的反送中运动,北京和港府不但未能有效回应民意,更动用港警大肆打压抗议者,暴力不断升级,引发民怨,亲北京的建制派也因此在区选中惨败。随泛民大获全胜,可能进一步影响到香港特首选举。 香港区议会选举结束后,港人又恢复了抗争行动。60名当选的民主派议员,前往理工大学声援遭警方围困9天的抗议学生。在中环,香港主流民众继续举行“中环和你lunch”的活动,他们喊出“五大诉求、缺一不可”与“救援理大、支持学生”的口号。 大纪元采访了过去几个月来一直参与反送中运动的香港白领David Wu,他表示,这次区选其实是对共产党态度的一个公投,其结果就是香港人拒绝共产党的干预,拒绝共产党的人当选。他还说,不管是5个月、5年,还是50年,港人将和中共奉陪到底。 “区选是对共产党态度的一个公投” David说,这次区议会选举的投票率和投票人数,都到达香港有选举以来的最高峰。其实,这几乎就是一个不是公投的公投,几乎是对共产党态度的一个公投。 “现在我们可以看见,民主派是得到85%的议席,从452席中得到388席,全香港18区议会民主派获多数席位,甚至是有两个区是获得全部的席位。我们就可以看见香港非常明显的民意,尤其香港人拒绝共产党继续干预、拒绝共产党的人当选。” David认为,通过这次选举,民主派从以往的碎片化,彻底地团结起来,形成一个区选的联盟,民主派力量已经完成一个整合。 “抗争还没有结束,这只是中途的一个点” 25日早晨,特首林郑月娥表示,特区政府尊重这次选举,一定会虚心聆听市民的意见,并认真反思。 不过,中共外交部则继续重复所谓“止暴制乱”的陈词滥调。中共主要官媒对于选举结果基本避而不谈,《环球时报》则把焦点转移到所谓的“外国势力的介入”。 David表示,他们不会对这次选举结果感到自满,更不会放松,因为抗争还没有结束,这只是中途的一个点。 “我们非常理解抗争是没有完的,因为香港(人)和中共是对立的,香港人获得真正自由必须是中共倒台。我们理解到我们和中共的对抗,决战是还没有结束,甚至是刚刚开始,一个持久战的开始。” David表示,“下一步我们会继续,首先我们会继续营救在理工大学还剩下的几十名学生,就是我们的手足,我们不会放弃任何一位理工大学留守的学生。” 此外,“我们仍然是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我们一定会追究黑警的暴力追究到底,同样我们也要求林郑月娥要必须下台,释放所有被捕的异议人士,并改革香港目前的选举制度,达到一个真正的普选,这是我们真正需要的。” “不管是5个月,5年还是50年,将和中共奉陪到底” 在这次反送中抗争中,年轻人、学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尤其是香港大学甚至中学的学生浴血奋战,很多学生可谓一夜长大,他们是香港未来的主人公,如何看待香港社会这样一个现状? David说,这次的运动,可说是全民性质的奋战,除了年轻人以外,也不能忽略各种社会的栋梁,中流砥柱的中年人,甚至有很多银发族都出来抗争,但最主要,最强活动力和投入性最大的,依旧是年轻人。 “这个事凸显香港年轻一代,真正在经历过过去这几个月的抗争以后,对政治有了真正的理解,不再认为政治是距离我们日常生活是很遥远的一件事,我们更关心社会、关注香港未来。我们非常知道政治,特别是和中国共产党有关的政治,我们必须关注、必须强烈地参与。” ...

香港巴比伦之火?

香港巴比伦之火?

  香港/柏林(25/11)。 法国哲学家约瑟夫·德·迈斯特(Joseph de Maistre)说:“每个国家都有应有的政府”。 看英国,看特朗普,再看香港。 两次选举都结束了,黑天鹅飘了起来,黑象从城市小跑了出来。 好吧,至少现在。 但是,香港下一步要做什么呢? 香港纳西姆·塔勒布(Nassim Taleb)着名的《黑天鹅》一书符合他的《黑天鹅》剧本。 但是,在每个人庆祝有吉普赛时刻之前,让我们先思考一下第一回合,然后再进行第二回合。 我们仍然得到了黑象(Black Elephant),这是众所周知的明显的怪物,它被忽略了。 我们需要添加一个破破水面的黑枪鱼(在水面以下),以防他被抓到时逃脱他的折磨,对付黑黄蜂(通常是一大群),以及他们的远房表亲黑虎鲸(真正杀死鲸鱼的鲸鱼) 你,不是威利)。 在香港,这些生物的声音很大,很明显并且被错过了。 如果说有什么可以定义中国霸主的情报失败,那就是。 特区政府和香港最古老的警察部队之一,都无法掩饰自己的荣耀。 他们错过了大象,天鹅和虎鲸。 ...

香港是否进入“准内战”状态?

香港是否进入“准内战”状态?

  香港勇武派虽然暂时休兵,令周日区议会选举和平有序进行,但理工大学内仍有多名示威者被香港警方以武力围困,中大、理大接连两场”战役”,烽烟四起,枪声不断,街头纵火,黑烟弥漫。许多人形容今日香港有如真实的战场。香港是否已经进入所谓的”准内战”状态? 香港风云邀请发表”香港内战系列”文章的浸会大学宗教及哲学系教授罗秉祥与香港时事评论员潘东凯、陶杰深入分析。​ 罗秉祥:我在文章中提出三点:1,为什么是一个战争的状态;2,只是一个半战争而不是全面战争;3,这种分析对我们了解香港发生的事情提供一个角度以帮助理解发生的事情。首先关于战争的定义,我们会想到两个打起来就是战争,但是回到战争最准确的定义,战争只是争执用另外一种方式来延续下去,核心是一个政治的问题。另外,战争是以武力来强制反对者屈服于我们的意志,是以利驱人的一种方式,从这些方式来看,现在香港发生的事情有很多是有战争的状态,第一种是武装的冲突,这两个月以来武力的冲突越来越大, 所用的武力越来越强,示威者用的武力也是越来越多,另外一方面,范围越来越广,开始在街头,后来蔓延到警察局旁边,后来蔓延到民居蔓延到商场,蔓延到地铁站里面,到中环金融中心区,最后蔓延到大学区,蔓延的广度变得非常大。第二,这种武装冲突是因为政治的原因,刚开始是修订逃犯条例,到现在大家最关心的眼前警察暴力的问题,长远的说是一国两制的问题,香港高度自治区多高的问题,背后牵扯两个不同争执的群体,如同所有其他战争一样,一方是大部分的香港市民,对方表面上是香港政府,但是归根究底是中国共产党,两个政治群体之争,争的是如何才叫一国两制,怎么样才叫高度自治,这是一种战争的状态。但是我说这只是半战争而不是全面战争。第一,因为它是武装冲突,警察方面有高度的武装,可是示威者什么都没有,只能用很原始的东西,砖头啊,等等,示威者根本不可能拥有武器,他如果拥有武器马上就会犯法,警察就会抓他,双方根本就不可能进行一个对等的武装的冲突。第二双方都非常小心翼翼的,不敢在众目睽睽地下杀死对方的人,第三,示威者比较被动,他很少去主动攻击警察。警察驱赶他们才发生冲突,第四,示威通常指发生在周末的时候,平常生活上班下班,这也解释为什么是半战争的状态。由这种框架如何来帮助我们去思考这个问题,最主要是可以解释警察的暴力,很多人投诉警察用了过多的暴力,而很多人解释说警察只是为了驱捕犯法,可是从6月12号开始警察用大量的暴力,比如殴打示威者,抓到警署里面虐待他们。大家都觉得警察失控了,但是警察不可能五个月以来都是失控状态,一定是有一种非常精细的行动目标,这个行动目标类似于打仗,打仗上战场就是要袭击对方,伤害对方,减少对方还击的能力,所以警察对香港示威者的做法完全是抱着一种打仗的心态,而不是警察的心态,到最后他们流行的口号,他们把示威者形容为蟑螂,出去“打蟑螂”即为“打仗”,这个不是执法,这就理解了为什么警察五个月以来为什么用那么大的武力来对付示威者,他们最终的目的就是打仗,而不是执法而已。当然上面给他的命令可能就可以解释,示威者不乖乖听政府的话,不乖乖听政府的话的人就危害国家安全,危害国家安全就变成国家的敌人,国家的敌人自然要去打,从这个角度来理解就比较容易解释警察为什么用这种方法对付示威者。 如何看香港现在已经进入“准内战”或者“半战争”的状态。香港警察已经不是在执法,而是在打仗? 陶杰:当然这六个月以来警方的暴力,正如罗教授所说,是跟示威者的反抗不成比例的,到目前为止已经超过200人在这六个月内自杀了,比起去年同期这个数字略有增加,警方可以说这个案子无可疑之处,但是这200人的自杀中年轻人的比例肯定比同期要高很多,而且有一些疑似的自杀案件包括我本人去现场看是不可能是自杀或者意外的,所以这种案件和事件累计的越来越多,累计的越来越多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越往后就越困难,因为不可能每一件都查的出来,而且会涉及非常巨大的人力物力,如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如果在六月底或者七月中都还来得及,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当然成立还是比不成立好,只能够叫抓大放小,小的事情就算了,就把几件大的事情查的水落石出,然后弄个调查报告,大概至少要两年,但是这个对安定香港当前的暴力是会有帮助的。然后英国传媒放出消息说三月份林郑月娥会下台,或中共中央会允许她下台,三月份会有两会和中共的政协会议,就看看那个时候会有什么转机,但是圣诞节,农历新年,这两个节日的消费经济可以说是基本上泡汤了,因为再这样下去,那些店铺,餐厅,饭店一家接一家的关门,酒店的入住率长期偏低,国际的观感对香港不好,因为林郑月娥自己在6月12号抢先出来把香港定性为一个暴动的城市,如何让外国人过来光顾。所以解铃还须系铃人。 潘东凯:所以要面对现实,外国没有插手香港的运动,这是很清楚的事实,但是为什么他们对香港的发展表达很多的忧虑和悲观呢,是因为香港政府处理这个危机的态度(能力太低)。香港是一个国际城市,外国的游客,投资者或者是平常的文化来往,都有很多合理的担忧,刚才罗教授讲的战争状态,我不同意这个分析。因为我的分析是,政治运动本身是没有打仗的心态,但是警队变成一个军事化的武装部队,从他们的角度就变成好像打仗一样,是单方面打仗,单方面打仗是很恐怖,现在的镇压已经出现了人道的危机。我们香港尊重法制,法制的意思就是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警察犯法都要严肃的对待,没有人可以说在法律之上。现在我们看到的是从6月以来示威者被抓住的有5000多人,接近6000人,但是警察好像一个纪律处分的都没有,但是我们用平常心很客观的讲,这么大的冲突维持了半年,那警察就没有犯法?我们看到很多外国的媒体的影片,没有办法抵赖,警察暴力是不受控制的,因为好像是警察,有一个错觉就是警察是不会承担后果的,不需要收到法律的制裁,这是非常严重的损害香港的法治。 罗秉祥:示威者和警察比较武装实力是悬殊的很严重的,战争是政府发起的,可是示威者并不是说他们没有采取任何东西回击,假如不清楚的话,从中文大学和理工大学的案例,大家形容这两次事件都是战役,中文大学二号桥战役,理工大学校门外的战役。中文大学二号桥的战役持续了12个小时,警方发起了超过1000发催泪瓦斯,集中的打击对方,而对方也有还击。理工大学更清楚,政府还用了装甲车,示威者拼命扔燃烧弹。这两个战役很清楚的表明警察用很大的武力攻击示威者,示威者拼命在防守,防守时还击对方,这已经构成战争里面防卫的还击,双方的武力是悬殊的不得了,以至于看不到像一般战争的样子。这次记者拍到的中文大学二号桥还有理工大学的照片,看起来就是战争的场面,都是烽烟四起的。

香港警方谈判和平投降

香港警方谈判和平投降

  香港(11月18日至19日)。 在与香港警务人员和当地政界人士进行谈判之后,大批示威者在香港理工大学围攻,向警方投降。 香港警方官员承诺,未满18岁的未成年示威者将不会受到起诉,但会被登记。 顽固的激进分子仍然留在理工大学,以对付香港警察。 食物和饮料供应不足。 由于示威者的行动的现实慢慢陷入困境,示威者和示威者情绪低落,使他们崩溃,这家大学深受其害。 警方官员希望顽固的激进分子向警方投降。 在提交这份报告时,老领导被警察带走。 资料来源:社交媒体 警方在周二早上向警方投降的队伍中,反复发现了大批女抗议者。 资料来源:社交媒体 整个晚上,抵抗力量都在与警察交火,与道路交火,避免被捕。 谣言和假新闻 外国特工挑衅者继续散布假新闻。 一名美国公民和他在香港的本地纵梁在Facebook上实时报道了“大量人员伤亡”,并指控香港警方试图向公众隐瞒受害者。 在一段冗长的在线视频中,记录了警察对个人的大喊大叫,并指控他们犯下了人权暴行,声称将证据提交给他在佛罗里达州的两名参议员,参议员将就美国立法制裁香港。 香港警察无法对这些指控发表评论。

陆生港生纽约示威对阵

陆生港生纽约示威对阵

  星期一 傍晚,纽约大学法学院大楼前发生支持和反对香港抗议者的示威对阵。前者主要是来自香港的学生和居民,后者主要为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 双方虽然都反对暴力行为,但来自大陆的学生谴责的主要对象是香港的抗议者。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uVEP4uhSFg 纽约大学学生、抗议活动组织者毛彬丞说:“号称民主的抗议者在烧学校,他们把木质的桌椅堆在学校楼道里,把它点着这样学生就没办法来上课,他们放置路障,当好心的学生去清理的时候,他们却在后面扔石子。” 纽约福特汉姆大學市場策略碩士生商冰慈说:“这已经威胁了在港居民的生活,不仅有海报上的是被伤害的老人,还多次伤害警察和在港居民,并且他们纵火焚烧,这些行为超出了理性抗议的范围。我觉得人是可以理性的追求民主的,但是不可以以伤害别人为前提。” 但来支持香港抗议者的人士认为,香港警方是香港暴力乱局的主要来源,真正受到暴力对待的主要是香港的抗议者。 来自香港纽约银行职员Kit认为,“过去六个月,香港受到了很不公平的暴力对待,主要是针对香港的学生,不仅是香港的学生还有街上的居民,部分老幼、无论男女,都受到警察暴力对待。尤其是在过去几天,在理工大学发生的事情,让我感到非常担忧,警察对学生做得太过分了。” 纽约大学学生CK,“作为纽约大学的学生我到这里来,是希望表达对香港目前政治问题的个人看法,我要跟香港人民站在一起,因为他们应该得到人权,应该得到被承诺的民主。在暴力事件中我对双方的极端行为都予以谴责。” 一个讨论香港人权问题的会议今天在纽约大学法学院举行。上个周末,哥伦比亚大学以安全为由取消了一场讨论港台西藏新疆人权问题的讨论会。纽约大学法学院资深教授孔杰荣称此为可怕的错误。 孔杰荣说:“我不知道哥伦比亚大学根据什么取消了这个活动,他们并没有给出任何正当理由,看上去是个可怕的错误。相反,纽约大学法学院今晚举行一个讨论香港的会议。”

中国驻港部队清扫街道被批违反宪法

中国驻港部队清扫街道被批违反宪法

  香港街头周六(11月16日)出人意外地出现了解放军,他们身穿短裤和T恤衫,和居民们一起清除抗议活动之后留下的路障和垃圾。香港民主派组织民间人权阵线呼吁市民及国际社会对此表示关注,并称中国驻港部队这一行为违反宪法。 曾经发起数百港人大游行的民阵星期六在脸书上的一份声明说,假如香港政府所言为真,没有要求解放军协助维持社会治安和救助灾害,“则解放军‘自发’协助清除障碍物本身,即是为了响应习近平‘止暴制乱’而干预地方事务,违法违宪。 中国驻港部队军人星期六(11月16日)在香港清除抗议活动之后留下的路障和垃圾。 从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以来,中国军队此前只在香港街道出现过一次,那就是在2018年台风袭击之后他们出来帮助清扫街道。星期六有多少解放军出来现在还不清除。 中国官方的环球时报援引一位专家的话说,这次行动释放出一个信号,即解放军驻港部队对特区社会秩序的恢复负有使命。 今年8月,北京调动数千名部队越过边界进入香港。官媒新华社说,这是一次例行的换防。据信,目前在香港驻扎有最多达一万两千名军人,超过分析人士以前估计的驻港部队人数的两倍多。 抗议示威已经持续五个多月了,抗议者对对他们认为的中共干预香港自由的做法感到愤怒。 11月16日,香港在经历了一个星期的警民激烈冲突之后大体平静下来。警方说,全港各区逐步通车。但警民冲突仍在一些地区出现。有报道说,漆咸道南可听到发射催泪弹的枪声,警方在柯士甸道上向理工大学方向再放一轮催泪弹。 警方给媒体的一个通报说,周六凌晨,有暴徒于旺角弥敦道一带设置路障及投掷汽油弹、怀疑腐蚀性液体及砖头。警方施放催泪烟予以驱散。当警方准备于砵兰街进行另一轮推进及驱散行动时,曾要求在场记者离开,其间发射过一枚海绵弹。 美国之音早前的报道说,在位于红磡车站附近的香港理工大学,学生和示威者自周二起封堵了连接九龙塘与港岛东重要过海通道红磡隧道的双向行车线,并烧毁十多个收费亭。 目前,学生已接管校园,在学校唯一未封堵的出入口设置检查站。 港府周六报告说,自11月11日起,全港多区主要干道被堵塞,包括新界区吐露港公路、大埔公路、九龙区联合道和港岛区薄扶林道等等,严重影响各区交通秩序。其中,在大埔公路上亦发现大量危险品,包括汽油弹、竹枝和玻璃碎等。为保障市民和道路使用者的行车安全,警方与其他政府部门亦积极合作清理路面杂物及油渍。 这个星期最令人震惊的是警民冲突扩散到香港大学校园。从周二开始,香港中文大学(中大)、香港城市大学(城大)、香港大学等大学校园内都先后出现了冲突。 香港中文大学的冲突最为激烈,示威者与防暴警察在校内二号桥对峙。有示威者向警方投掷砖头、汽油弹等物体。警方发射催泪弹、橡胶子弹,并用水炮车发射蓝色催泪剂驱散人群。 周六,一些离开香港的大陆学生抵达与香港相邻的大陆城市深圳。美联社引述一位在香港理工大学读书的研究生的话说,“我们可算逃出来了。” 中文大学深圳分校为逃到深圳的中大学生提供免费住宿。但一位老师说,他们接到命令不能够公开议论免费住宿的事情。 这位老师说,“我们要尽量低调”“不要给人我们跟香港分离的印象”。“这只是临时的。最后,我们还是一家人”。 中大深圳分校最近两天已经收到600份申请免费住宿的申请。

香港衰退似成定局 抗议浪潮就此转折?

香港衰退似成定局 抗议浪潮就此转折?

  香港政府最新公布的第三季度经济报告显示,2019年全年经济增长率预计将为负1.3%,也就是负增长。此前港府预测,全年增长率为0至1%。分析认为,香港很快将步入十年来的首次衰退。 特区政府说,8月份的全港零售额同比下降23%,创有史以来最大跌幅,九月份跌幅为18.3%;7-9三个月经济增长,又比前一个季度下降3.2%,连续两个季度出现负成长。这两个季度正值香港“六四”三十周年纪念活动后,“反送中”运动兴起、发展,及至“遍地开花”时期。 香港特区政府声明说,第三季度内部需求下降,当地的“社会事件”严重损伤消费相关活动,黯淡的经济前景影响消费和投资情绪。 报道说,香港的抗议活动造成的“持续混乱已经影响商业人士对香港的整体信任。”上月中旬,美国信用评级机构穆迪宣布,将香港的评级由“稳定”,调降至“负面”。香港总体经济状况黯淡,亮点不多。 李洪宽是网络杂志《大参考》的总编辑,他星期五对美国之音说:“(香港)的经济形势应该不出乎预料,示威抗争已经接近半年,年轻人对经济的理解没有那么透彻心扉,经济不好主要是他们的家长、生意人和店铺老板,年轻人体会不到,他们都是父母养着嘛,年青人不在乎(经济)这个东西。” 随着抗议活动的升级,香港大街小巷的商家和餐厅晚上都早早关门,有时白天也不开门营业,一些小店支撑不住,只好倒闭了。 由香港网民发起的“周围塞”堵路行动目前已经进入第五天,多条主要干道未能开通。其他抗争者则继续以向路轨和红磡过海隧道收费处投掷汽油弹、在公路上放置杂物等方式,堵塞交通。对此,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解释,警方不想开路,引发冲突,但同时指出,堵路范围扩大,受影响市民增加,相信民意会逆转。 香港民意能够逆转?目前迹象显示,香港的持续抗争势头未减,天气转凉,气温更适于户外抗争行动。那么新公布的经济数据是否会影响抗议者行动?香港抗议冲突往何处去? 对此李洪宽说:“经济数据虽然很暗淡,公布出来大家也理解。但是学生可能还是不会因为经济数据而撤退。实际上他们抗争的一个目的,就是让经济数据和经济活动受一些伤害。(不过),谁受伤害,谁就会采取行动。学生们是站在公义,站在港人长远利益上,也就是港人治港、五大诉求、一国两制、这些东西,而政府是想借助公布这些数据,激起民怨,让那些挣钱的成年人,转为憎恨这些年轻人。” 另一方面,香港正在面临资本外流威胁。有报道说,包括瑞银(UBS)、汇丰(HSBC)和瑞信(Credit Suisse)在内的多家金融业巨头透露,他们在香港的客户当中,越来越多的人已经在香港以外新开了账户,并且将资金转移到新加坡或者美国等地,以便在香港“起火”之前,把资金放到安全的地方。这里的所谓“起火”,大概指北京派兵进入香港收拾残局。 不过,还有专家认为,对希望进入中国市场的外国投资者而言,香港仍是非常好的中介,短期内很难找到替代香港的地点,这是因为香港自由资本外流结构、法律框架和简单税制,这些都是其他地方难以找到的。

香港最新民调:暴力升级,当局难辞其咎

香港最新民调:暴力升级,当局难辞其咎

  香港11月15日晚公布的一个最新民意调查显示,多数港人认为,港府和警方应为近期街头暴力升级承担责任。同时,香港9所大学的校长发表联合声明,指目前困局并非由大学造成,敦促政府牵头联合社会各界恢复社会安定。此外,引发外界关注的中大校园对峙以示威者撤离结束。 据香港民意研究所11月12至14日进行的滚动民调显示,受访的858人中,分别有83%和73%认为,港府和警方需要为社会暴力升温负上很大的责任,认为示威者需负责任的有40%。 香港民研计划名誉总监黄伟国分析,这反映市民理解示威者并不是“盲动”和肆意破坏,而是政府一直漠视他们的诉求,导致目前的局面,认为政府才是社会暴力的祸根。 民调还显示,有80%的人赞成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方在反修例事件当中使用武力的情况;而60%多的受访者支持美国以《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制裁警务处处长,责成他需要为所有违规及滥暴的警员负责。 香港民研主席及行政总裁钟庭耀表示,政府应该尽快成立独调会,回应市民最急切的诉求,同时不应取消或延迟区议会选举,令市民失去和平体现民意的渠道,否则只会令街头暴力升级。 同时,包括港大、中大、成大、浸大等9所大学的校长,周五 (11月15日) 晚发表联合声明,指过去一星期的暴力及对立情况进一步升级,一些大学被示威者控制,社会纷争已令大学校园成为政治角力场所,任何认为大学可化解危机的期望都是不切实际。 声明还表示,这些极其复杂艰难的困局并非由大学造成,也无法通过过大学纪律程序解决,反映了整个社会的分歧。因此,政府必须牵头,联合社会各界,以迅速和具体的行动化解僵局,恢复公共秩序和社会安定。 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发表社评,称9名大学校长的联合声明的态度摇摆,对学校被占领表示“令人遗憾”,但不敢旗帜鲜明地谴责“示威者”,不敢使用“暴徒”的字眼。 《环球时报》被外界认为是时常以宣扬民族主义情绪、选择性报导以及扭曲或夸大事实为官方的意识形态服务。 此外,自11月12日开始、以香港中文大学2号桥为中心的与警方的激烈攻防战,至周五晚间结束。多日来占据校园的示威者在经过辩论后,决定撤离,当晚约10点已经全部离开。许多市民赶往中大为学生和示威者提供义载和运走物资。 此前,中大校长段崇智发表公开信,要求所有校外人员撤离校园,否则将寻求政府部门协助,以解除当前危机。 香港最新民调:暴力升级,当局难辞其咎 香港11月15日晚公布的一个最新民意调查显示,多数港人认为,港府和警方应为近期街头暴力升级承担责任。同时,香港9所大学的校长发表联合声明,指目前困局并非由大学造成,敦促政府牵头联合社会各界恢复社会安定。此外,引发外界关注的中大校园对峙以示威者撤离结束。 据香港民意研究所11月12至14日进行的滚动民调显示,受访的858人中,分别有83%和73%认为,港府和警方需要为社会暴力升温负上很大的责任,认为示威者需负责任的有40%。 香港民研计划名誉总监黄伟国分析,这反映市民理解示威者并不是“盲动”和肆意破坏,而是政府一直漠视他们的诉求,导致目前的局面,认为政府才是社会暴力的祸根。 民调还显示,有80%的人赞成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方在反修例事件当中使用武力的情况;而60%多的受访者支持美国以《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制裁警务处处长,责成他需要为所有违规及滥暴的警员负责。 香港民研主席及行政总裁钟庭耀表示,政府应该尽快成立独调会,回应市民最急切的诉求,同时不应取消或延迟区议会选举,令市民失去和平体现民意的渠道,否则只会令街头暴力升级。 ...

Page 1 of 3 1 2 3

翻译

Popular Post

籲港府全面封關 醫管局工會3日發動罷工

  高票數通過罷工投票,香港醫管局工會幹部說起眼前困境,忍不住哽咽。 醫管局員工陣線主席余慧明:「我們罷工是政府逼出來的,政府要做的是,是要一早當機立斷宣布封關,把握時機阻止社區爆發,但政府一次又一次無視我們的訴求。」 令香港醫護人員憤怒的是,眼看香港已經出現本地感染案例,防疫困難擺在眼前,港府卻還是維持,只禁止湖北人入境的措施,至於是不是來自武漢,全靠旅客誠實申報,沒有查核機制。 香港大學教授袁國勇:「必須即刻考慮,全面將關口人流減至最低,換句話說我不管種族國籍各方面身份,全部你如果沒有必要原因,你不要進出關口。」 原訂2日跟港府舉行的談判,因為特首林政月娥拒絕出席而流產,醫管局工會,預計星期一展開兩階段罷工,第一階段,涉及三千名醫護人員,約佔香港第一線醫療人員的一成,如果當天晚上港府再不回應,就要發動一萬八千人罷工。 行政會議成員林正財:「可能我們不能單用勸喻形式,而是用更強力措施壓縮人流,也不排除立法的可能性。」 在工會壓力下,香港行政會議成員稍稍鬆口,但防疫壓力不只如此,一號晚間,聽說要在美孚山區設立隔離中心,當地民眾再次上街,抗議它跟住宅區距離太近,像這樣聞病毒色變的日子,恐怕還得維持一段時間,因為香港醫學專家推估,武漢肺炎疫情將在4、5月達到最高峰,6、7月間,才會趨緩。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