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中国的改革

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文艺晚会突出“习近平新时代”

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文艺晚会突出“习近平新时代”

  中国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文艺晚会12月14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晚会突出表现“习近平新时代”,中纪委书记赵乐际没到场。 这场名为《我们的四十年》的文艺晚会在人民大会堂万人大礼堂举行,中共政治局6位常委和被有些人称作“编外常委”的王岐山与3000多名观众一起观看。 中国央视《新闻联播》有关报道的标题很长:《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文艺晚会《我们的四十年》在京举行 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韩正王岐山出席观看》。标题中有7个人名。这体现了中共党媒报道中的“官本位”。这篇报道中提到的其他与会者的名字只有参加演出的老歌唱家郭兰英。 上篇前34年,下篇后6年 晚会分为序曲、上下篇和尾声。上篇《壮阔东方潮》 的时间跨度是从1978年到2012年的34年。下篇《奋进新时代》 的时间跨度是最近6年,包括6个乐章:《新的天地》《时代号子》《脱贫宣言》《强军战歌》《一带一路畅想曲》和《相约世界》。 晚会上的不少名歌里有两首过去由习近平夫人彭丽媛唱红的歌曲:《在希望和田野上》和《江山》。《江山》是在中共建党82周年彭丽媛为向党献礼片《江山》唱的主题曲。歌曲开头是“打江山,坐江山”,唱出了中共元老及其接班人的心声。而在美国之音的一个网上问卷调查中,大多数投票者反对“打江山就要坐江山”这种逻辑,认为不应该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而应该是“选票里面出政权”。 中国独立学者荣剑评论这场文艺晚会说:“对毛邓镜头平衡,江胡镜头平衡,最后还是定于一尊。改革终结之后的改革史,基本就是按这个叙事逻辑写了,大会开或不开,基调已经定下来了。” 这里的“定于一尊”,指的是习近平。今年7月16日中国人大委员长栗战书提出要确保习核心“定于一尊”, 但从新闻报道来看,公开跟进,随声附和这个说法的高官很少,有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和总书记办公室主任丁薛祥,有公安部长赵克志。 关于中国改革开放的今昔,美国副总统彭斯10月4日在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说: “中国人民自由的希望仍没有实现。北京仍然口头上在说‘改革开放',然而邓小平的这个著名政策已经变得空洞。” “特朗普总统已经明确表示,我们希望与北京建立建设性关系,共同促进我们的繁荣与安全,而不是分离。尽管中国政府一直在进一步偏离这一愿景,但中国领导人仍可以改变路线,回归几十年前两国关系开始时的改革开放精神。美国人民别无所求;中国人民理应得到更多。 ” 标语中有邓三科习,没提马列毛 会场二楼眺台悬挂着横幅标语:“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以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不断把新时代改革开放继续推向前进”。 中共的指导思想中,在“邓三科习”前面,有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但上述相当长的标语没有提到马列毛。 ...

陆学者谈胡鞍钢事件 中国的改革出了大问题

陆学者谈胡鞍钢事件 中国的改革出了大问题

  【大纪元2018年08月05日讯】北京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长胡鞍钢吹捧式的学术报告惹众怒,校友最近联名要求清大开除他。学者朱学勤今天(4日)说,胡鞍钢现象说明中国的改革出了大问题,是大陆社会逆向淘汰的象征。 朱学勤在中国思想界被视为自由主义的代表人物之一,目前为上海大学历史系教授。他下午在龙应台文化基金会思沙龙发表演讲,解析具“红二代”背景的中国领导人。 有听众在演讲后的问答环节中提到了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胡鞍钢事件。朱学勤认为,胡鞍钢现象并非他个人的问题。 朱学勤感叹:“改革到了第40年的时候,居然还出现胡鞍钢这样的人,我觉得胡鞍钢这样的人比文革第10年的时候四人帮的那些御用班子、御用文人更加丑恶。” 今年是大陆改革开放40周年,官方宣传高调。但朱学勤说,胡鞍钢事件“说明我们的改革出大问题了,我们的改革根本不是像他们宣传的那样烈火朝天”。 这名知名学者进一步表示,他认为中国的改革早就失败、早就结束了,在第一个10年结束的时候,“随着1989年的枪声震响”,中国的改革就结束了,此后30年是一个盗用改革名义的30年。 他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其实并不改革、但沿用改革年号的时代”,人们的时间都是用了“二手货”,叫做“二手时间”,而在二手时间持续了30年后的今天,“才会出现胡鞍钢这样的败类”。 朱学勤认为,胡鞍钢事件不是他个人的问题,是整个中国大陆社会逆向淘汰的象征,“什么样的人在大学,什么样的人在掘取国家资源做那些假象,就是胡鞍钢,他再好不过地说明,这30年来在中国发生了什么事情。” 65岁的胡鞍钢现任北京清大国情研究院院长。他最知名的事迹是在2017年提出中国在整体上,尤其是在经济实力、科技实力和综合国力已“超越美国,居世界第一”。 此外,他也曾在2013年赞扬中共政治局的“集体领导制”,远胜于美国的“个人总统制”。 中美爆发贸易争端和中兴公司一度遭美制裁等事件,让大陆社会逐渐体会中美两国国力的差距,许多大陆网民开始找出胡鞍钢先前吹捧式的“学术研究报告”,并大加嘲讽。 大陆网上近日更流传据指已有上千清华校友联署的呼吁,要求清大开除用纳税人钱做出违背常识“研究结论”、“堪称误国误民”的胡鞍钢。 epochtimes

翻译

Popular Post

中国人提前接种疫苗 引发舆论热议

  全球范围内,科学家们正在紧张地开展新冠疫苗的研发,而且已经有几款疫苗进入至关重要的临床第三阶段试验。但中国显然又冲在了最前沿:尽管正式的研发尚未结束,已有数十万人接种了三款候选疫苗中的一种。接种疫苗者是中国政府确定的所谓"一线人员",其中包括疫苗生产企业的员工。而在中国境外,人们普遍担心这些疫苗可能存在无法预估的风险。 《纽约时报》9月28日报道称,中国有三款疫苗都已进入第三阶段临床实验,这些实验目前基本都在中国以外进行,比如疫情严重的巴西、土耳其以及印度尼西亚。参与实验者都能得到细致入微的临床观察。但中国境内的接种者恐怕并没有这种待遇。 美联社前不久援引中国国药集团一位高官的话报道称,国药CNBG (Sinopharm CNBG)正在开展两款疫苗的研发。仅这家企业就已在官方新冠疫苗临床实验范畴之外,为35万人接种了疫苗。该企业还向武汉提供了20万剂疫苗,用于对该市医务人员的接种。 另一家企业科兴生物(Sinovac Biotech)则为90%以上的员工及其家属接种了疫苗,涉及大约三千人。科兴生物总经理尹卫东对美联社表示,该公司还为北京市政府提供了上万剂疫苗。他本人也在数月前就接种了新冠疫苗。他说:"这是我们公司的传统,当年公司研发乙肝疫苗时,我们也是这样做的。" 提前接种:有悖道德和伦理? 各国专家们对中国的做法大感震惊:未经临床验证的疫苗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副作用,接种者也可能错误地认为自己已拥有免疫力,从而放松警惕造成更大规模的传播。除此之外,从道德和伦理层面上讲,这种做法也值得商榷:这些国有和半国有企业的员工们,是否是自愿接种这类未经批准的疫苗的呢?《纽约时报》报导称,相关企业曾要求员工签署保密协议。 九月中旬,中国官方曾表示,中国疫苗研发的进程非常顺利,最快11月份第一款疫苗就可能投放市场。科兴生物和国药正在进行三种疫苗的研发,并希望能够在年底前获得批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