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导演李安说金马奖缺席大陆电影是损失

  被认为是全球三大华语电影大奖之一的金马奖星期六(11月23日)晚上在台北举行颁奖典礼。对于本届金马奖遭到中国大陆抵制,金马奖主席李安星期六表示,这当然是金马奖的损失,但最好作品不会比每一年差,他希望电影文化能被尊重。 今年8月中国国家电影局宣布,暂停大陆影片和人员参加11月23日的第56届金马奖,当时中共国台办副主任龙明彪回答记者询问时明白指出,这是因为台湾的政治生态关系以及民进党蔡英文政府,而暂停参加金马奖。当时台湾陆委会回应说,金马奖是华人影视界最具指标的殊荣,中国大陆这个决定显示中国以政治干预文化交流,将造成国际及两岸各界的负面观感。 就在金马奖举行的同一天,中国在厦门举行了金鸡奖颁奖典礼,还邀请一些台湾演艺人士出席。这被认为中国与台湾互别苗头,政治意味浓厚。 金马奖典礼结束后,有媒体问到大陆禁止影片和人员参加金马奖是否对金马奖造成损失?金马奖主席李安回答说,这不好评论,损失当然是损失,但最好作品不会比每一年差,数量当然比过去单薄。李安表示,政治是我们不愿见到的,但必须面对,因为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他说,希望电影文化能被尊重, 我们双手永远张开欢迎好电影,希望能非常珍惜这个做电影的平台。 尽管中国大陆和一些与大陆市场联系紧密的香港电影公司撤出金马奖比赛,但今年却有更多东南亚华语电影参展,让这届金马奖更显多元化。还有一些得奖者在颁奖典礼上发声,支持香港的民主抗争,声援争取民主自由的香港民众。

Read more
美中防长即将会晤 五角大楼称中国今年单方面取消多项交流

  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星期三(2019年11月13日)启程前往亚洲访问,谋求巩固军事同盟、营造新的伙伴关系,共同应对中国的安全挑战。不过,五角大楼一位高级官员说,美国仍寻求与中国军队发展稳定和以成果为导向的两军关系,并期待埃斯珀部长与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下周在曼谷的会晤。 助理国防部长帮办、五角大楼分管中国事务的最高官员施灿德(Chad Sbragia) 星期三(2019年11月13日)在华盛顿一个论坛上说,美国寻求一个自由与开放的印太地区,这也包括对中国开放,而美军会寻求机会在地区安全事务上与中国军队合作。 “我们与中国军队就范围广阔的全球安全议题展开了许多讨论,在网络和太空安全以及地区安全事务上都有利益共同点与合作空间。我们希望可以做得更多。事实上,这是我们正在努力的一个目标。这个星期,我们的一个工作团队正在北京,与中国军方一起努力增进接触与互动。我想,中方至少开始时同意会非常努力和认真朝这个方向努力。” 施灿德透露,中国单方面取消了原本安排在今年进行的多项美中军事交流活动。他说,这不利于两军关系的稳定与发展。 五角大楼一位高级官员说,中国军方没有说明取消这些两军交流项目的具体原因,但表示这可能跟美国的一些对华政策有关。这位官员还说,魏凤和部长表示期待他与埃斯珀部长的会晤。 五角大楼的一份声明说,埃斯珀上星期主动与魏凤和上将进行了视频会议,讨论美中防务关系方面的重要事项,强调稳定、坦率与公开的沟通,并在共同关心的领域加强合作。那份声明还说,埃斯珀重申他有意打造一个建设性的、以结果为导向的关系,以防止和管控危机,减少误会或误判风险,并加强整体合作。 埃斯珀的此次亚洲之行包括访问首尔、曼谷、马尼拉与河内。韩国、泰国和菲律宾都是美国的条约盟国,而越南是美国过去几年来一直在努力培育的伙伴。

Read more
南亚龙象之争:中国-尼泊尔跨喜玛拉雅铁路

  最近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访问了印度和尼泊尔,中国媒体报道说习近平的访问为南亚睦邻关系营造新平台。据信访问有助于北京促进同南亚的交通联系和贸易。 不过中国和印度两个大国存在悬而未决的边界领土纠纷,是潜在的竞争对手。随着中国雄心勃勃的“一带一路”计划向南亚延伸,尼泊尔现在似乎成了中印两国扩大地区影响的必争之地。 今年4月中国正式宣布把尼泊尔-中国穿越喜马拉雅山铁路网包括进在北京举行的第二个“一带一路”论坛议题中。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最近访问尼泊尔可能进一步推动该铁路项目,令一直受制于印度的尼泊尔有更多的选择。 尼泊尔作家布达托基(Arun Budhathoki) 说,尽管“一带一路”在世界许多地方受到质疑,但是它可能成为陆地封闭国家尼泊尔重要的生命线。他希望中国计划修建的穿越喜马拉雅山铁路能促进尼泊尔经济,并且能够平衡印度的经济影响。 尼泊尔受制于印度 尼泊尔希望既能在中印两大邻国之间保持平衡,不得罪任何一方,有能从“一带一路”中获益。据尼泊尔《坎提普尔报》报道,尼泊尔总理夏尔马·奥利澄清说,同中国的战略伙伴关系并非军事性质或政治性质,而是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联合,是侧重于教育,健康和经济方面的合作。 夏尔马·奥利还说,尼泊尔同印度的关系也将是战略伙伴关系,尼泊尔希望以平等地位与中国和印度建立三边关系。他说尼泊尔在“主权平等”的基础上与印度和中国的关系。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10月中访问尼泊尔与尼泊尔总理夏尔马·奥利会谈。尼泊尔媒体说习近平的访问是“历史性的访问”,期待两国关系进一步发展/XINHUA。 但通过民主选举上台的尼泊尔共产党把“一带一路”看作是该国的地缘政治机遇,许多人希望新铁路为尼泊尔提供新的选项,让尼泊尔能更好地保护自己的主权不受侵犯。 布达托基在《外交政策》杂志撰文说,2015年,印度在没有正式宣布的情况下就对尼泊尔实施了5个月的经济封锁,试图在马德西民族问题上对加德满都的官员施加压力,影响该国经济。 文章引用世界银行的数字说,制裁导致尼泊尔的GDP下降3%,贫困增加8%,通胀超过12%,还造成食品和药品短缺,数百人因此丧生。 现有的通往尼泊尔的铁路受到印度控制,此外印度还有其他手段能对尼泊尔施压。1975年,当时的尼泊尔国王建议该国成为“和平区”,但是受到印度反对。印度担心尼泊尔与北京关系过密,于是在1989年印度对尼泊尔实施长达13个月的经济封锁。 另外印度经常被指侵占尼泊尔的土地,令尼泊尔对其与印度的开放边界不满。 中尼铁路影响深远 现在尼泊尔希望通过修建铁路成为中国和印度之间的交通纽带,并从联系两大邻国的铁路中获益。支持同中国发展关系的尼泊尔人认为,除铁路外,接近中国能让尼泊尔减少对印度的经济依赖,而且能够促进尼泊尔的旅游和国际贸易。 将来尼泊尔如果再受到印度封锁,尼泊尔就可能使用中国的陆港和海港。尼泊尔作者布达托基认为,修建中尼铁路有可能改变中印关系局面,中印两大经济体通过尼泊尔的铁路联系能够为双方和整个南亚地区释放更多发展空间。 因此许多人把中国看作尼泊尔潜在的地缘政治外援,布达托基认为夏尔马·奥利也因此获得选举胜利,他赞同获得中国援助是其竞选的主要内容。 而中尼新铁路被看作是中国向尼泊尔援助的重要部分。中国计划把西藏拉萨,通过日喀则和吉隆同尼泊尔的拉苏瓦,首都加德满都,和南部的佛教圣地蓝毗尼,加德满都西边的尼泊尔第二大城市博卡拉相连接。 尼泊尔评论员阿德希哈里说,直到不久前尼泊尔-印度铁路一直取得进展。印度希望把印度到尼泊尔东南部城市贾纳克布尔 1930年代修建的旧铁路进行翻修,但今年3月尼泊尔基础设施与交通部长马哈塞特(Raghubir Mahaseth)说,要求这段铁路使用和中国一样的标准轨,令印度的铁路外交受挫。 一带一路与债务争议 尼泊尔基础设施与交通部长马哈塞特在加德满都对《外交政策》记者说,尼泊尔有能力自己修建铁路。但是反对党的成员,基建专家阿查日亚则指出,尼泊尔山地崎岖,交通落后,修建铁路的挑战很大。虽然铁路好处很多,但是“缺乏技术经验和投资是最大的制约因素”。 报道说,计划两年建成穿越喜马拉雅山的中尼铁路预计耗资3.12亿美元,而吉隆-加德满都铁路耗资约27.5亿美元,加德满都-博卡拉铁路耗资约28亿美元。与此同时,尼泊尔计划修建的590英里的东西铁路也要耗资70亿美元。 分析人士担心尼泊尔这个GDP仅为310亿美元的国家无力承担北部铁路建设,因此将不得不过度依赖中国贷款。但尼泊尔资深记者加彦德拉说,尼泊尔期望从亚洲投资银行取得低息贷款修建北部铁路,这样尼泊尔才能偿还贷款。...

Read more
尖沙咀和你唱集会被搅黄 旺角再上演警民冲突

  香港网友发起11月2日下午在尖沙咀栢丽购物大道举行人权民主和你Sing(唱)的活动,希望用音乐和歌声来表达香港人要求人权和民主的诉求,以及对全球争取人权和民主人士的声援。活动获警方不反对通知书。 活动4点半以一位来自意大利的男高音领唱反修例歌曲“愿荣光归香港”开始。现场聚集上千人。众人在歌曲结束后呼喊反修例口号。 在活动开始约20分钟后,来自附近尖沙咀警署的近百名防暴警察来到现场,态度粗暴地吼喊,要求现场戴口罩的人士摘下。记者询问一名警察该活动是合法的,为何要出来干预,该警回应戴口罩集会是非法的。警察要求几人摘下口罩,并搜查一位戴眼罩的年轻人的随身物品,并将他带回警署。有现场市民指骂警察有意骚扰活动,恐吓市民。 约5点40分,几十名防暴警察来到集会现场马路对面的弥敦道和加连威老道的街口,监视现场活动,被集会人士指骂“黑社会”。一位戴黑色口罩的年轻人路过,被警察截查。有更多警察增援后,这些警察在人行道上向尖沙咀方向巡逻。 6点半左右,活动组织者通过公放表示,她不断接到警方警告,称现场聚集人数远远超过申请上所说300人,所有希望现场的人士能沿着弥敦两边的行人道“巡游”。随后现场的几千人开始缓慢游动起来。不过,约6点45分,组织者又宣布,由于有防暴警察已经在距现场几百米的地方的弥敦道上设防,活动被迫结束,希望市民和平散去。 7点左右,大批防暴警察在弥敦道靠近北京道和海防道附近戒备布防,这些路口马路人行道上聚集数以百计的市民,指骂警察为“黑社会”和“黑警”。 在弥敦道上布防的大批防暴警察不时截查戴口罩的年轻人,并警告市民离开现场,否则警方会做出拘捕行动。有一位戴口罩的年轻人被警察截查。 警方在弥敦道行人道上截查一位年轻人,被围观的市民指责为滥捕。有市民不停与警察辩论,警方则不时驱赶市民和媒体记者。 8点前,在弥敦道海防道附近的防暴警察押着一位先前截查的男人步步后撤,返回尖沙咀警署。大批市民尾随,呼喊口号,指骂警察。 警察返回尖沙咀警署内,数以百计的市民聚集在警署对面人行道上,警方不断警告市民在进行非法集结。 8点左右,防暴警突然从警署内冲出,追赶四散的示威者,有至少一人被制服。警察随后在弥敦道和柯士甸街布防,迫使交通中断。稍后,又有防暴警察过来增援,但堵住此前仍可樻跨弥敦道的行人过街通道,大批过路行人被堵。此后,警察放开弥敦道的行人道,但一对戴口罩的青年男女被警察截查,引发巿民不满。 警方几次举黑旗警告弥敦道行人道的市民离开,不过沒有射放催泪弹。后警方晚10点沿弥敦道向聚集在旺甪的示威者推进清场,沿途施放多枚催泪弹。晚11点左右,警方在旺角亚皆老街再施放多枚催泪弹,在在旺角地区拘捕多人。

Read more
近二十二人因绿色和平组织的抗议活动而面临联邦指控,关闭了休斯顿航道

  在星期四民主党辩论期间关闭休斯顿船舶航道的抗议者星期六在联邦法院承认他们在为期一天的绿色和平组织美国抗议石油工业的行为中不认罪后被释放。 根据德克萨斯州南区办事处的美国检察官的说法,每名抗议者都被指控协助和教唆阻碍通航水域,如果罪名成立,将面临长达一年的监禁或2,500美元的罚款。星期六,个人担保债券发布了11名被弗雷德哈特曼大桥击退以阻止航运及其11名“观察员”的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_TYe2wdaGg 绿色和平组织女发言人Valentina Stackl表示,自抗议活动于周四开始以来,他们已被判入狱。星期六法庭上的22人居住在13个不同的州和哥伦比亚特区,但没有人住在德克萨斯州。 Stackl说,该组织听说一些黑人和跨性别抗议者“在监狱期间接受了不良待遇”,她说他们希望确保负责任的人被追究责任。 抗议者团体以及其他四人也面临着损害或中断关键基础设施运营的国家重罪指控。 这些指控源于“关键基础设施保护法”,该法于今年早些时候德克萨斯州议会通过后于9月1日生效。Stackl说这个案子是第一次在德克萨斯州使用。 指控是国家监狱重罪,可判处180天至两年的监禁。 “这是该州的第一次,所以我们必须看看它在哪里,”Stackl说。“就像我们之前所说的,这是气候危机,需要采取大胆的行动,所以我认为我们都致力于此。” 抗议者将在星期一举行州法院审判。目前还不清楚它们何时会在联邦法院重新上映。 星期四,当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起进入辩论时,11名抗议者从繁忙的弗雷德哈特曼桥击退,阻止了休斯顿船舶航道的所有航运。 它旨在通过阻止该国最大的船舶通道“对抗石油工业”,同时最高投票的总统前景进入该市。 “在辩论期间所有人都关注休斯顿,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要求我们的领导层加强并采取大胆的行动,”Stackl说。 根据绿色和平组织的说法,抗议者打算在那里停留24小时,但当局已于凌晨1点半前将所有人取回。总之,该频道被封锁了18个小时。 港口官员表示,抗议活动预计不会对该渠道造成任何持久影响。退休海岸警卫队上尉大休斯敦港务局贸易组织总裁比尔迪尔表示,它不会“让我们处于任何无法迅速恢复的位置”。 以下是那些面临联邦指控的人: -Zeph Fishlyn,52岁,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市。 -Russell Seiji Tamura,29岁,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市。 -Richard A. Sisney,32岁,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市。 -Cole Asher...

Read more
暗渡陈仓 以色列特工在非洲沙漠绝密大计划

  “红海之滨阿罗斯,与世隔绝桃花源”,这是阿罗斯(Arous)度假村广告小单张上印着的字眼,还说这里是“苏丹沙漠里的潜水度假中心”。 广告宣传单显示的是阳光灿烂的海滩、排列整齐的白色度假小屋、笑容满面的一对男女穿着潜水服、各式各样的热带鱼等;广告词写道:这里有“世界上最美好最清澈的海水”,夜幕降临“远处的风景渐渐褪色,天穹闪烁数不清的星星,慑人心魂”。 阿罗斯村,被一串漂亮的珊瑚礁环绕,附近还有废弃的船体,看上去绝对是潜水迷们梦寐以求的地方。 这份广告宣传单印刷了成千上万份,在欧洲各大专业潜水旅行社里派发。所有的游客订单都通过在日内瓦的一个办公室。 随着名气越来越大,有数以百计的游客到阿罗斯村去度假。 应该说,从外地前往度假村的路途很远。不过一旦到了沙漠里的这个绿洲,游客们享受到的设施、水上运动、深海潜水和丰富的美食美酒都是一流的。度假村的访客留言簿上,全是赞美之词。 苏丹国际旅游公司也很高兴。他们把这个地方租给了一些自称是来自欧洲的创业人士。这些人的创业闯劲给苏丹带来了最早的一批外国游客。 然而,唯一的问题是,无论是度假村的游客还是苏丹当局都被蒙在鼓里:这个红海之滨的潜水度假村其实是个幌子。 1980年代初,在长达4年多的时间里,这个度假村是一个由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设立和经营的前哨站。 摩萨德利用这里掩护一次特殊的人道救援任务,营救数以千计被困在苏丹难民营中的埃塞俄比亚犹太人,将他们送到以色列。而苏丹是一个敌对的阿拉伯国家,所以行动必须绝对保密,无论是在苏丹还是在以色列国内都不能被任何人发现。 盖德·西姆隆是当时在度假村中工作的一名以色列特工。他说:“行动属于国家机密,对谁都不能说。即便我的家人也不知道。” 埃塞俄比亚犹太人,又被称为贝塔以色列人,他们的起源扑朔迷离。 有人认为,古代以色列王国有10个失落的部落,他们是其中一个部落的后裔;又或者他们是古代以色列人,陪同示巴女王和所罗门王所生的儿子大约在公元前950年回到埃塞俄比亚。还有人认为,他们是在公元前586年,第一个犹太人神庙被毁后逃往埃塞俄比亚的。 他们遵循犹太教的经书《托拉》,信仰的是犹太教、在犹太教堂里祈祷。但是他们与其他犹太人隔绝分离了上千年,他们还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后剩下的犹太民族。1970年代,以色列宗教领袖首席拉比确认在埃塞俄比亚的犹太人的身份:他们的确是犹太民族一分子。 1977年,一名埃塞俄比亚犹太人弗雷德·阿克伦姆与很多埃塞俄比亚难民一起,为了躲避内战和越来越严重的饥荒,越过边境到了苏丹。 他给各大援助机构写信请求帮助,结果其中一封信辗转送到了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the Mossad) 。当时的以色列总理贝京(Menachem Begin),曾几何时也是一个逃出欧洲纳粹占领区的难民,认为以色列之所以存在,就应该给受苦受难的犹太人提供安全的庇护。而这样的庇护对埃塞俄比亚的犹太人也不应该有例外。于是他下令情报机构采取行动。 摩萨德的一名特工找到了弗雷德的下落,弗雷德将以色列方面的信息通过他的渠道传回在埃塞俄比亚的犹太人社区,说他们如果要去耶路撒冷,从苏丹走要比从埃塞俄比亚走更有机会,因为埃塞俄比亚严格限制向外移民。 可以想象这样的机会对埃塞俄比亚犹太人有多大的诱惑力:他们终于可以实现一个跨越2700年的古老梦想。在随后的一段时间,大约有14000名埃塞俄比亚犹太人,与超过100万埃塞俄比亚难民一起,徒步跋涉800公里,越过边境到苏丹寻求避难。 途中,大约1500个犹太难民丧生 ,有的是因为两个难民营——加达里夫(Gedaref )和卡萨拉(Kassala)难民营条件过于恶劣,有的是在途中被绑架。 由于苏丹是一个以穆斯林为主体的国家,完全不知道有犹太人的存在,这些埃塞俄比亚犹太人接到指令不要透露自己的宗教信仰,便于融入难民中,不会被苏丹秘密警察发现。 营救任务 很快,小规模的营救活动就展开了。埃塞俄比亚犹太人利用假身份文件从苏丹进入欧洲,然后转向以色列。...

Read more
拉萨日处理污水规模近20万吨

  记者近日从西藏拉萨市获悉,自2010年4月至今,拉萨市已累计投入6.61亿元,建成5座城市污水处理厂,污水处理规模达到19.3万吨/日,极大改善了拉萨污水处理落后的局面,保护了高原生态环境。 据介绍,随着城市快速发展,拉萨市污水处理能力亟待提升。为了加快推进污水处理工作,拉萨市加大了对污水处理这一短板的投入力度,陆续建成了市污水处理厂一期和二期工程、柳梧污水处理厂、达孜区污水处理厂和堆龙德庆区工业园污水处理厂。 此外,拉萨市从2017年8月开始,陆续开工建设百淀教育城片区污水处理厂以及尼木县、曲水县、墨竹工卡县、林周县、当雄县等5座县城污水处理厂,预计将于2019年底全部建成并投入使用,届时将新增污水处理规模2.3万吨/日,全面解决县城污水处理难的问题。

Read more
Page 1 of 4 1 2 4

翻译

Popular Post

中国人提前接种疫苗 引发舆论热议

  全球范围内,科学家们正在紧张地开展新冠疫苗的研发,而且已经有几款疫苗进入至关重要的临床第三阶段试验。但中国显然又冲在了最前沿:尽管正式的研发尚未结束,已有数十万人接种了三款候选疫苗中的一种。接种疫苗者是中国政府确定的所谓"一线人员",其中包括疫苗生产企业的员工。而在中国境外,人们普遍担心这些疫苗可能存在无法预估的风险。 《纽约时报》9月28日报道称,中国有三款疫苗都已进入第三阶段临床实验,这些实验目前基本都在中国以外进行,比如疫情严重的巴西、土耳其以及印度尼西亚。参与实验者都能得到细致入微的临床观察。但中国境内的接种者恐怕并没有这种待遇。 美联社前不久援引中国国药集团一位高官的话报道称,国药CNBG (Sinopharm CNBG)正在开展两款疫苗的研发。仅这家企业就已在官方新冠疫苗临床实验范畴之外,为35万人接种了疫苗。该企业还向武汉提供了20万剂疫苗,用于对该市医务人员的接种。 另一家企业科兴生物(Sinovac Biotech)则为90%以上的员工及其家属接种了疫苗,涉及大约三千人。科兴生物总经理尹卫东对美联社表示,该公司还为北京市政府提供了上万剂疫苗。他本人也在数月前就接种了新冠疫苗。他说:"这是我们公司的传统,当年公司研发乙肝疫苗时,我们也是这样做的。" 提前接种:有悖道德和伦理? 各国专家们对中国的做法大感震惊:未经临床验证的疫苗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副作用,接种者也可能错误地认为自己已拥有免疫力,从而放松警惕造成更大规模的传播。除此之外,从道德和伦理层面上讲,这种做法也值得商榷:这些国有和半国有企业的员工们,是否是自愿接种这类未经批准的疫苗的呢?《纽约时报》报导称,相关企业曾要求员工签署保密协议。 九月中旬,中国官方曾表示,中国疫苗研发的进程非常顺利,最快11月份第一款疫苗就可能投放市场。科兴生物和国药正在进行三种疫苗的研发,并希望能够在年底前获得批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