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

You can add some category description here.

隱形大台煽暴 記者潛核心圈揭運作模式

  (記者 張得民、齊正之)612、701、721、805、831、908、915......這些數字都是過去3個月以來發生嚴重暴力事件的日子。對於這場持續逾百天的暴力衝擊活動,無論是「勇武」暴徒還是自稱「和理非」的煽暴分子,為掩蓋他們積極策劃、指揮和參與各種暴力活動的事實,一直刻意辯稱「無大台」(無領袖、無指揮)。香港文匯報記者自6月開始到前線觀察,多次潛身「黑衣人」核心圈中,與不少「勇武派」成員有近距離接觸,通過大量耳聞目睹情況及深入調查,發現這場貫穿整個夏季的暴力活動中,「大台」不但隱然存在,更成立多個分支,負責行動、物資支援,醫療急救、文宣策劃、招募成員、乃至海外聯繫和對外籌款等,一直在幕後操控整個暴力活動的事態發展。從今天開始,香港文匯報以系列報道形式揭露這場百日暴亂的一些內幕,由於暴力活動迄今未平息,因此一些涉及事件的人物也會暫時姑隱其名。 「醒未?醒未?大家準備,一陣有行動!」通宵在金鐘龍和道附近草地的記者在半夢半醒中被人高聲叫醒,此時是6月12日凌晨五時許,一名戴着頭盔、護目鏡及黑口罩的黑衣男在人群中現場來回高叫。這是香港文匯報記者第一次看到「黑衣人」的形象。 TG招兵買馬 聚網民組大台 此前(6月11日傍晚),打扮如普通人的記者在金鐘現場跟數名年輕人閒聊,其間,他們聲稱會在立法會外通宵逗留,並叫記者加入數個TG(Telegram)群組。原來,他們正在這裡招兵買馬,招募大量「同路人」準備在次日「採取行動」。 記者好奇之下,決定跟隨他們一起逗留。至深夜11時,記者與一批互不相識的人一起走進龍和道附近的草地,當時,這裡已有數百人聚集。 至凌晨三四點,聚集者越來越多,一名戴口罩的男子明確表示行動的時間是在6月12日清晨,但並沒有透露行動的目標,同時,他也叫各人自行加入TG內多個群組。記者發現,此時「總谷」已有逾4萬名追隨者,而其他相關群組還包括物資組、急救組、裝備組、兵器組、前線組、文宣組等,成員可根據自己的興趣及技能向管理員申請加入各個功能群組。據說,每個群組都由數名具經驗的成員擔任管理員,而「總谷」管理員則會指示行動,記者當時就感覺,一個「指揮大台」已在網上隱然成形。 當上述的黑衣男叫醒通宵守候的人時,記者發現,龍和道現場一帶已聚集了數千人,現場有人開始安排物資組分發裝備給予參加者,包括口罩、雨傘、飲用水等,如表明自己是「勇武」,更會獲發頭盔、3M防毒口罩等裝備。 之後「總谷」再指示旗下各個隊伍的工作,在金鐘多個位置擺設物資站,其中最大的物資站就在中信大廈對開路面,同時,也有人在可能爆發衝突的地點附近安排救護隊、並安排數十人(俗稱「哨兵」)分佈在中環至灣仔多個高處,不停觀察各敏感目標如立法會、政總、特首辦的警察部署位置及行動方向,並透過對講機迅速匯報給「大台」,而「大台」收到消息後再通過TG「Telegram」發出指示。 一周5萬人加入 控制敏感群組 香港文匯報記者在6月12日這天也是首次感受到「大台」的指揮「威力」。當天上午11時許,「連登」及TG「總谷」上突然發出消息,要求政府在下午3時之前「答應撤回逃犯條例」,「否則會將行動升級」。當這條消息發出後,不但現場眾多記者,就連大多數在場的參與者也覺得「不可信」,因為當時現場並沒有「升級氣氛」,不少人也戲言,「如果真係要進攻(衝擊),就唔會公開講出來啦!」 到下午2時50分左右,示威者最前端突然出現了數十名帶備雨傘以及手持木棍、磚頭的蒙面頭盔人,顯然,他們是收到指令準備參與行動。當3時剛過5分鐘,只聽到人群中有人高喊幾聲「衝衝衝」,果然開始大規模的衝擊行動,這也是「反修例風波」首場大型暴力衝擊事件,也正式拉開這場迄今已持續逾百天暴力亂港活動的序幕。 「6.12」一役後,煽暴者招攬到更多激進支持者加入,短短一周已有超過5萬人加入TG「總谷」及「情報谷」。以「連登」為首的煽暴「大台」完全掌控了對文宣及暴力活動態勢。 為了配合形勢,煽暴派一邊堅稱「無大台」,一邊又加強控制「裝備組」、「兵器組」、「前線組」等較敏感的群組。據悉,這些群組由一班非常激進的暴徒運作。在6.12之後,他們已開始研究燃燒彈、彈珠等大殺傷力武器,經過數次活動的磨合,剔除了大量有可疑的成員後,逐漸變成了現時的「勇武」,而群組的管理員都是「大台」的「自己人」,以方便操縱行動。 實力不斷壯大 策劃多起示威 成功建立自己勢力後,煽暴者即一步一步增強自己實力,招攬更多專業人士加入群組。在6月下旬,「大台」已變成不亞於「民陣」的煽暴派指揮中心。同時,「大台」的核心成員也在「連登」以籌款登報為名發起眾籌,短短幾天內便籌集到逾600萬港元的經費,發起人之一的「攬炒巴」(連登名「我要攬炒」)更成風頭躉。暴徒近期多次在不同活動中展示大量美國國旗的舉動,亦都是由「攬炒巴」及「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策劃,而這個「代表團」的其中一名發言人,則是近期與「眾志」黃之鋒等人赴美乞求美援的「香港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發言人張崑陽。 在暴亂期間,曾有多個不同組織,包括「香港眾志」等想出來分一杯羹,但當時煽暴者已在「連登」建立了極大勢力,就連黃之鋒、朱凱廸、毛孟靜等「大佬級」人馬都要向「連登」稱臣,配合行動。隱形「大台」一直操控事態發展,並繼續透過不同手段發動各種暴力衝擊行動。

Read more
尼泊尔旅行,遇到一个福建美女,独自前往印度

2014年10月底11月初,那时的尼泊尔还未发生地震,芒果从西藏经樟木口岸(因地震现已关闭,如今需走吉隆口岸)去尼泊尔旅行了一个月。 话说刚到尼泊尔首都时简直不敢相信一个国家的首都居然是这个样子:脏乱差,空气中灰尘满天,道路上车辆见缝插针,牛随意乱逛随意拉屎,当时的第一印象这个国家的首都还不如国内的很多N线小县城。 不过后来慢慢改观了,因为这个国家保留着很多原始的人文风景,几个古都都是世界遗产,当地人民虽然贫穷落后幸福指数却很高,从他们的脸上很少看见愁苦愤怒,大多都是平和微笑。 当我到达巴德岗后,真正开始喜欢上这个国家了,这里不像加德满都脏乱差闹哄哄,这里安静古朴,入眼处均是历史悠久的建筑。因为巴德岗距离加德满都不算远(14公里),所以很多游客都是来此一日游,不过因为我非常喜欢这种古朴安静有历史韵味的古城,所以决定在这里住两晚。 巴德岗建于公元12世纪,从14世纪到16世纪是当时马拉王朝的首都和政治文化中心,这里是尼泊尔中世纪建筑和艺术的发源地,因此被称为“尼泊尔的文化之都”、“中世纪尼泊尔城镇生活的橱窗”。 巴德岗以木雕闻名世界,很多到此游玩的游客都会带几件木雕回去,我在巴德岗闲逛时遇到两个海南的姐姐,因英语不好,说和我结伴让我帮忙砍价,她们买了很多大大小小的木雕,如果不是担心运回去超载估计还要买更多,送别她们时还一路叹息,说那个大象造型也很想买那个摆件也不错。 我一个人走在砖红色的建筑之间,总能感觉到一股历史的沧桑,这个曾经如此繁华的古都如今如此安静地屹立着。走到杜马广场附近时有点累了,于是找了一家西式餐厅坐下吃午饭,听到旁边两个女孩子讲着中文,于是和她打招呼。 她们热情地让我过去一起坐着。于是闲聊起来,原来她们也是和我一样一个人旅行的,是在拉萨到尼泊尔的车上结伴认识,于是一起游尼泊尔,可能因为都是独自旅行的,特别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和她们一起逛了杜巴广场、陶马迪广场、塔丘帕广场,吃了巴德岗超好吃的酸奶,她们问我接下来去哪儿,我说会去纳加阔特看看,然后再去博卡拉呆一段时间。她们已经在尼泊尔玩了近一个月,即将离开了。 其中一个高个子的福建美女即将启程去印度,我问你一个人去吗?她说是,我说注意安全,她说会的,她之前在尼泊尔认识的一个驴友已经先去印度了,说那里比想象中安全,只要多注意就没事。 她还问我要不要去,签证可以在加德满都办。我说没计划去印度。她说她本来也没计划,是到了尼泊尔临时起意去的,觉得距离这么近现在不去恐怕以后更没机会去了(她也是我和一样辞职出来旅行的)。 我说反正我还要在尼泊尔玩20多天,再考虑考虑,如果去到时联系你,你先做前锋。 福建美女是直接从巴德岗坐车到尼印交界,我和另一个女孩送她去车站坐车。说是车站,其实只是马路边,车子在这里停下而已。车子是路过的,不是从这里发出的,我们等了约半个小时车到了,叮嘱她注意安全,目送她上车,车子渐渐远离,即便只相处了一天,却也有一份惆怅的不舍。 一直关注着福建美女的动态,后来知道她平安回了国,她说印度是个很值得去的国家,只要自己注意安全不去某些比较乱的城市即可。 其实我是非常佩服她的,因为我知道自己一个人是不敢去印度的,关于印度的传闻太多,总让人担心,虽然知道很多传闻可能是被放大了,就像曾经去新疆之前网上也是各种传闻,最后事实证明非常安全。 不过去印度还是缺乏勇气,特别是随着年龄渐长勇气渐失,就像这个福建美女说的,如果她当时没去印度,不知以后还会不会有机会还会不会有勇气再去? 作者简介:芒果,女,广东人,喜欢旅行(不是富二代,旅行花费的每一分钱都是自己努力工作挣的),去过泰国、马亚西亚仙本那、尼泊尔等国家,新疆、西藏、青海、甘肃、云南、四川、贵州、广西、湖南、陕西、海南、福建、江西等地方。 Sohu

Read more

翻译

Popular Post

中国人提前接种疫苗 引发舆论热议

  全球范围内,科学家们正在紧张地开展新冠疫苗的研发,而且已经有几款疫苗进入至关重要的临床第三阶段试验。但中国显然又冲在了最前沿:尽管正式的研发尚未结束,已有数十万人接种了三款候选疫苗中的一种。接种疫苗者是中国政府确定的所谓"一线人员",其中包括疫苗生产企业的员工。而在中国境外,人们普遍担心这些疫苗可能存在无法预估的风险。 《纽约时报》9月28日报道称,中国有三款疫苗都已进入第三阶段临床实验,这些实验目前基本都在中国以外进行,比如疫情严重的巴西、土耳其以及印度尼西亚。参与实验者都能得到细致入微的临床观察。但中国境内的接种者恐怕并没有这种待遇。 美联社前不久援引中国国药集团一位高官的话报道称,国药CNBG (Sinopharm CNBG)正在开展两款疫苗的研发。仅这家企业就已在官方新冠疫苗临床实验范畴之外,为35万人接种了疫苗。该企业还向武汉提供了20万剂疫苗,用于对该市医务人员的接种。 另一家企业科兴生物(Sinovac Biotech)则为90%以上的员工及其家属接种了疫苗,涉及大约三千人。科兴生物总经理尹卫东对美联社表示,该公司还为北京市政府提供了上万剂疫苗。他本人也在数月前就接种了新冠疫苗。他说:"这是我们公司的传统,当年公司研发乙肝疫苗时,我们也是这样做的。" 提前接种:有悖道德和伦理? 各国专家们对中国的做法大感震惊:未经临床验证的疫苗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副作用,接种者也可能错误地认为自己已拥有免疫力,从而放松警惕造成更大规模的传播。除此之外,从道德和伦理层面上讲,这种做法也值得商榷:这些国有和半国有企业的员工们,是否是自愿接种这类未经批准的疫苗的呢?《纽约时报》报导称,相关企业曾要求员工签署保密协议。 九月中旬,中国官方曾表示,中国疫苗研发的进程非常顺利,最快11月份第一款疫苗就可能投放市场。科兴生物和国药正在进行三种疫苗的研发,并希望能够在年底前获得批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