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形大台煽暴 記者潛核心圈揭運作模式

  (記者 張得民、齊正之)612、701、721、805、831、908、915......這些數字都是過去3個月以來發生嚴重暴力事件的日子。對於這場持續逾百天的暴力衝擊活動,無論是「勇武」暴徒還是自稱「和理非」的煽暴分子,為掩蓋他們積極策劃、指揮和參與各種暴力活動的事實,一直刻意辯稱「無大台」(無領袖、無指揮)。香港文匯報記者自6月開始到前線觀察,多次潛身「黑衣人」核心圈中,與不少「勇武派」成員有近距離接觸,通過大量耳聞目睹情況及深入調查,發現這場貫穿整個夏季的暴力活動中,「大台」不但隱然存在,更成立多個分支,負責行動、物資支援,醫療急救、文宣策劃、招募成員、乃至海外聯繫和對外籌款等,一直在幕後操控整個暴力活動的事態發展。從今天開始,香港文匯報以系列報道形式揭露這場百日暴亂的一些內幕,由於暴力活動迄今未平息,因此一些涉及事件的人物也會暫時姑隱其名。 「醒未?醒未?大家準備,一陣有行動!」通宵在金鐘龍和道附近草地的記者在半夢半醒中被人高聲叫醒,此時是6月12日凌晨五時許,一名戴着頭盔、護目鏡及黑口罩的黑衣男在人群中現場來回高叫。這是香港文匯報記者第一次看到「黑衣人」的形象。 TG招兵買馬 聚網民組大台 此前(6月11日傍晚),打扮如普通人的記者在金鐘現場跟數名年輕人閒聊,其間,他們聲稱會在立法會外通宵逗留,並叫記者加入數個TG(Telegram)群組。原來,他們正在這裡招兵買馬,招募大量「同路人」準備在次日「採取行動」。 記者好奇之下,決定跟隨他們一起逗留。至深夜11時,記者與一批互不相識的人一起走進龍和道附近的草地,當時,這裡已有數百人聚集。 至凌晨三四點,聚集者越來越多,一名戴口罩的男子明確表示行動的時間是在6月12日清晨,但並沒有透露行動的目標,同時,他也叫各人自行加入TG內多個群組。記者發現,此時「總谷」已有逾4萬名追隨者,而其他相關群組還包括物資組、急救組、裝備組、兵器組、前線組、文宣組等,成員可根據自己的興趣及技能向管理員申請加入各個功能群組。據說,每個群組都由數名具經驗的成員擔任管理員,而「總谷」管理員則會指示行動,記者當時就感覺,一個「指揮大台」已在網上隱然成形。 當上述的黑衣男叫醒通宵守候的人時,記者發現,龍和道現場一帶已聚集了數千人,現場有人開始安排物資組分發裝備給予參加者,包括口罩、雨傘、飲用水等,如表明自己是「勇武」,更會獲發頭盔、3M防毒口罩等裝備。 之後「總谷」再指示旗下各個隊伍的工作,在金鐘多個位置擺設物資站,其中最大的物資站就在中信大廈對開路面,同時,也有人在可能爆發衝突的地點附近安排救護隊、並安排數十人(俗稱「哨兵」)分佈在中環至灣仔多個高處,不停觀察各敏感目標如立法會、政總、特首辦的警察部署位置及行動方向,並透過對講機迅速匯報給「大台」,而「大台」收到消息後再通過TG「Telegram」發出指示。 一周5萬人加入 控制敏感群組 香港文匯報記者在6月12日這天也是首次感受到「大台」的指揮「威力」。當天上午11時許,「連登」及TG「總谷」上突然發出消息,要求政府在下午3時之前「答應撤回逃犯條例」,「否則會將行動升級」。當這條消息發出後,不但現場眾多記者,就連大多數在場的參與者也覺得「不可信」,因為當時現場並沒有「升級氣氛」,不少人也戲言,「如果真係要進攻(衝擊),就唔會公開講出來啦!」 到下午2時50分左右,示威者最前端突然出現了數十名帶備雨傘以及手持木棍、磚頭的蒙面頭盔人,顯然,他們是收到指令準備參與行動。當3時剛過5分鐘,只聽到人群中有人高喊幾聲「衝衝衝」,果然開始大規模的衝擊行動,這也是「反修例風波」首場大型暴力衝擊事件,也正式拉開這場迄今已持續逾百天暴力亂港活動的序幕。 「6.12」一役後,煽暴者招攬到更多激進支持者加入,短短一周已有超過5萬人加入TG「總谷」及「情報谷」。以「連登」為首的煽暴「大台」完全掌控了對文宣及暴力活動態勢。 為了配合形勢,煽暴派一邊堅稱「無大台」,一邊又加強控制「裝備組」、「兵器組」、「前線組」等較敏感的群組。據悉,這些群組由一班非常激進的暴徒運作。在6.12之後,他們已開始研究燃燒彈、彈珠等大殺傷力武器,經過數次活動的磨合,剔除了大量有可疑的成員後,逐漸變成了現時的「勇武」,而群組的管理員都是「大台」的「自己人」,以方便操縱行動。 實力不斷壯大 策劃多起示威 成功建立自己勢力後,煽暴者即一步一步增強自己實力,招攬更多專業人士加入群組。在6月下旬,「大台」已變成不亞於「民陣」的煽暴派指揮中心。同時,「大台」的核心成員也在「連登」以籌款登報為名發起眾籌,短短幾天內便籌集到逾600萬港元的經費,發起人之一的「攬炒巴」(連登名「我要攬炒」)更成風頭躉。暴徒近期多次在不同活動中展示大量美國國旗的舉動,亦都是由「攬炒巴」及「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策劃,而這個「代表團」的其中一名發言人,則是近期與「眾志」黃之鋒等人赴美乞求美援的「香港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發言人張崑陽。 在暴亂期間,曾有多個不同組織,包括「香港眾志」等想出來分一杯羹,但當時煽暴者已在「連登」建立了極大勢力,就連黃之鋒、朱凱廸、毛孟靜等「大佬級」人馬都要向「連登」稱臣,配合行動。隱形「大台」一直操控事態發展,並繼續透過不同手段發動各種暴力衝擊行動。

Read more
双台风逼近大陆和东亚 中国发出“红色警报”

两个异常接近的台风正在横跨西太平洋逼近亚洲多个地区,预计将携狂暴的热带风暴肆虐中国、日本和台湾。 “利奇马”台风(Lekima )目前风力相当于四级飓风,正逼近台湾、日本南部群岛和中国东部地区,包括人口密集的上海。 紧随“利奇马”后面的是台风“科洛萨”(Krosa),它已经增强为二级台风,逼近日本较大的北部岛屿和京都等城市。 “利奇马”已经从菲律宾北部到日本南部琉球群岛的洋面上掀起惊涛巨浪,预计将于周六早上登陆中国东部沿海的浙江省。 周四横扫日本南部群岛时,该台风曾短暂地增强风力成为超级台风,但随着它继续向中国移动,其强度略有减弱,但每小时风速仍高达220公里。 台风“科洛萨”预计将在下周初登陆,但它的具体路径仍不确定。 中国国家气象中心发布了最高级别的“红色警报”,称该台风是自2014年以来登陆中国的最强台风。当时飓风“海鸥”肆虐海南,造成11人死亡,损失近30亿美元(折合44亿澳元)。 中国国家气象中心对包括上海在内的长三角地区发出强风警告。 随着台风继续向西北方向发展,本周五台湾取消了航班并下令集市和学校关闭,四万多户家庭断电,迫使该岛的高铁暂停其大部分服务。 周四,在台风来临前几个小时,台湾东北沿海发生了6级地震,台湾当局随后发布了山体滑坡警告。 三百多个往返台湾的航班已被取消,游轮被要求推迟抵达上海。 来自上海的一些列车也暂停了周末的售票。 据《上海日报》报道,预计周五整日一直到周日将有大雨和十级大风席卷上海,1.6万名郊区居民预计将被疏散。 中国水利部也在周三之前警告长江和黄河东部下游河段有洪水风险。 气象学家推测,在周末之后,这两个台风会相互消蚀,“科洛萨”将吸走“利奇马”的一些水分。 随着“利奇马”一路袭击中国沿海地区,其风场也可能引导或改变“科洛萨”的风向。

Read more
印尼发生强震 引发海啸预警

  印尼苏门答腊岛和爪哇岛周五(8月2日)晚间发生强烈地震,并引发海啸警报。印度尼西亚当局敦促该国海岸居民于前往高处避难。 印度尼西亚地球物理机构在该国今晚地震发生后发出海啸警告。地震可能引发的海啸将掀起高达3米(10英尺)海浪。 美国地质调查局最初称此次地震震级为7级,深度为59公里(37英里),距离直落勿洞市(Teluk Betung)市约227公里(141英里)。后来将地震强度降至6.8级。 该国地球物理机构表示,万丹省(Banten)班迪格兰(Pandeglang)和巴娜依丹(Panaitan)岛的南部地区以及苏门答腊的楠榜岛(Lampung)都有发生海啸的危险。 印度尼西亚减灾机构在推特上表示,处于危险海岸线附近的居民应该“立即撤离到更高的地方”。 地震后,还没有人员伤亡报告。在首都雅加达,强烈的震感敦促人们纷纷跑出办公楼。 在爪哇岛的日惹(Yogyakarta)等其它城市也有震感。在西爪哇省的茂物(Bogor)部分地区有的房屋被震塌。 “这太可怕了。”古斯提阿尼·普拉提韦(Gustiani Pratiwi)说。当时她正带着两个孩子在雅加达一座公寓楼附近,她说有强烈震感。 印度尼西亚位于环太平洋火山带(Pacific Ring of Fire)上,经常遭受地震袭击,有时还伴随海啸袭击。 2004年12月26日,印度尼西亚发生9.5级地震,并引发大规模海啸。造成印度洋沿岸约22.6万人死亡。其中印度尼西亚有超过12.6万人死亡。

Read more
盛夏下冰雹 1.5米厚冰块吓坏墨西哥人

  墨西哥城市瓜达拉哈拉(Guadalajara)上周末出现异常气象:至少有6个郊区社区遭遇夏季冰雹风暴袭击,地面上竟然堆起厚及1.5米的冰块。 这些社区的居民一早醒来对眼前的景象感到惊讶不已:车辆陷在近2米高的冰块中。 瓜达拉哈拉位于墨西哥市北部,人口约500万。该市部署了民防机械,以清理街道上堆积的冰块。孩童则在街上蹦蹦跳跳,相互丢掷冰球嬉戏。 当局表示,该市及周边地区有200所房屋受损;一些树木被强风刮倒,还引发了洪水,有数十辆车被洪水冲走。 墨西哥城市瓜达拉哈拉(Guadalajara)盛夏里堆起2米厚的积冰。(ULISES RUIZ/AFP) 此次事件中没有伤亡报告传出。不过,有两人出现失温的早期症状。 最近几天,该市气温高达31℃。虽然之前也遭遇过冰雹风暴,但这么严重的情况很少发生。 据法新社报导,州长恩里克·阿尔法罗(Enrique Alfaro)表示,这种天气简直令人难以置信,“这是前所未有的自然现象。在瓜达拉哈拉,我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象。”

Read more
具高风险的乌拉文火山喷发 巴新5000人急撤

  世界上最危险的火山之一——位于巴布亚新几内亚偏远地区的乌拉文火山(Mount Ulawun)于周三(6月26日)再次喷发,5000多人被迫撤离家园。 综合多家媒体报导,位于巴布亚新几内亚西新不列颠省的乌拉文火山于周三早上7点左右开始活动,全天都在发出“隆隆”的轰鸣声。有关部门发出喷发警告,敦促当地的人们赶快撤离。到目前,已有几千人逃离家园。 目击者在网上分享的影像显示,人们正在撤离家园,火山正大口大口地吐着黑烟,同时,红色熔岩从火山口喷出。 卫星图像显示火山喷发羽流高达13公里至15公里。 据当地媒体报导,飞往附近霍斯金斯机场(Hoskins Airport)的航班已被取消。熔岩还切断了新不列颠高速公路在三个不同地点的路段。 周三下午,飞行员艾萝莉‧塔玛拉(Eroli Tamara)在飞经此地时拍摄下了火山喷出黑烟的照片。 “火山灰顶部看起来足有30,000~40,000英尺(10~12公里)高。”她告诉ABC说。 巴布亚新几内亚《信使报》(Post Courier)报导说,到目前为止已有5,000多人撤离。不过,由于车辆不足,撤离的速度已经慢了下来。 当地长老和棕榈油业主克里斯托弗‧拉吉萨(Christopher Lagisa)告诉《信使报》说,只有5辆车在马不停蹄地把人从危险地区运送出去。由于熔岩流和灰烬,当地社区已经从山脚下移动了大约20~30公里。 拉吉萨说政府救灾官员直到晚上才到达,现在正在安排食物和水供应事宜。 拉吉萨还说,这座火山已被全天候监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关于受伤或房屋损坏的报告。预计疏散通知将持续一周左右。不过,火山喷发已经开始收尾。 乌拉文山(Mount Ulawun)的喷发在收尾。(KINGSLEY KIUWOU/AFP) 根据巴布亚新几内亚地质调查局的统计,乌拉文山是巴布亚新几内亚所有火山中最高和最陡的火山,被认为是该国6座具高风险的火山之一。 乌拉文火山位于巴布亚新几内亚位于西太平洋上的俾斯麦群岛(Bismarck Archipelago),因其具有大规模剧烈喷发的显着风险,被列为供研究的16座“十年火山”(Decade Volcanoes)之一。 乌拉文火山在过去几十年中一直有定期小型喷发,它上一次出现这次这种规模的爆发是在2000年9月和2001年5月。

Read more
法尼气旋:数百万人在印度撤离

  周五(5月3日),近20年来最大的热带气旋法尼(Fani)登陆印度东部奥里萨邦(Odisha)普里(Puri),造成至少7人丧生。目前当局已撤离120万人。社交媒体上张贴了多个惊险视频,巴士被吹翻,工业大型起重机被吹倒。 印度气象局表示,周五上午,法尼以每小时175公里的风速登陆东部奥里萨邦后,带来严重破坏。 周五下午,法尼的风速加大,气象局布巴内什瓦尔(Bhubaneswar)分局表示,虽然原先预测风速不会达到每小时230、240公里,但下午风速已达每小时230、240公里。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导,气旋法尼强度相当于4级飓风。袭击奥里萨邦时时速为240公里。但随着风暴向印度人口最多的城市之一加尔各答(Kolkata)和孟加拉国迁移,预计其将会减弱。 奥里萨邦警察局长萨波·潘达(Sanjeeb Panda)证实,至少7人丧生。死者来自奥里萨邦东部的四个地区,多数由于树木倒下和墙倒塌所致。 印度媒体报导,全印医学院(All India Institute of Medical Sciences)设在奥里萨邦首府布巴内什瓦尔的分校屋顶被掀翻,医学院建筑遭破坏;多个地区水电中断;在豪雨肆虐下,布巴内什瓦尔、克塔克(Cuttack)的多个地区被洪水淹没。 社交媒体的一个视频显示,狂风将一辆巴士吹翻,并被拖动一段距离。一架工业用起重机硬是被吹倒,最终砸在地面上。 印度“卡林噶工业技术学院”(KIIT)的一名学生珊蒂亚(Chowkidar Amritanshu Shandilya)拍到了该校宿舍阅览室的窗户被一股强风急速吹破的情景。 “风暴袭击时我们正在KIIT的宿舍里。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经历,但整个宿舍的工作人员都在很好地照顾学生。他们采取了所有预防措施。” 珊蒂亚告诉CNN,“树木被连根拔起,强风以大约每小时150/170公里的速度前行。这是一个可怕的经历。” 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拉贾斯坦邦(Rajasthan)的造势集会上表示,中央政府将与受灾各省站在一起,已拨出100亿卢比给灾区供救灾与重建之用。 受气旋风暴影响,印度民航部周五表示,布巴内什瓦尔机场和西孟加拉邦(West Bengal)加尔各答机场关闭,两个机场分别从周四午夜和晚上9时30分起取消所有航班,超过200个航班被取消。 印度铁路公司(Indian Railways)表示,沿海路线已经取消了二百多个火车班次。为避开风暴而逃离的成千上万人滞留在火车站。 奥里萨邦的首席部长在推特上表示,在法尼到来之前,一百多万人被撤离。天气预报人员表示,奥里萨邦的9个地区的大约1万个村庄和52个镇是这次风暴的所经之路。沿着奥里萨邦海岸的11个地区处于红色警戒状态。 安德拉邦沿岸电力部门已经要求民众提高警戒,1.2万根救人用的长杆、50部起重机、40部钻洞机、40台发电机、70台电锯、2000个变压器和其它设备,已被送往可能受热带气旋影响的地区备用。 这是该地区近20年来遭受的最严重的一次气旋袭击。1999年,奥里萨邦遭到的毁灭性气旋袭击,造成一万多人丧生。那是一场全国性的悲剧,促使印度当局对灾难应对装置的彻底检修。而检修的结果在这次法尼气旋中充分体现出来。...

Read more
暴雨融雪来袭 加拿大东部逾1200多所房屋淹水

加拿大东部大片地区因暴雨和融雪而淹水。 复活节周末气候变暖,安大略、魁北克和新不伦瑞克三省一带融雪及降下豪雨,导致春季洪灾。当局最初担心,2017年魁北克大水灾情会重演。 至前天傍晚,魁北克省已有1200多所房屋被水浸。上周六,当地一座桥被洪水冲走,一名男子误把车开入水中丧命。

Read more
这个市公安系统“地震”:3名领导4分钟接连落马

4分钟,连续3名市公安局领导被宣布落马。这一幕,发生在前天的云南省大理市。 4月7日下午15点20分、15点23分、15点24分,大理市纪委监委官方网站连发三条消息,大理市公安局三名干部被查。其中两人为该局副局长,一人为刑事技术大队副大队长兼法医中队中队长。 大理纪检监察网截图显示,大理市公安局多名中高级警官接连被查。   在稍早前的3月29日,大理市纪委监委发布消息,大理市公安局副局长杨仁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在杨仁伟被查后,大理市公安局接连落马了3位公安局副局长。接连3名副局长落马,对于大理市公安系统来说,无疑是一场地震。更令人吃惊的是,十几天来,大理市公安局已经有8名中高级警官被查。   在大理市公安局开发区派出所原所长王平、副所长孙云兴的“双开”通报中,直接提到其充当涉黑保护伞的问题:副所长孙云兴“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涉嫌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而王平则是“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   据重庆日报·上游新闻报道,大理市公安局此次接连落马的8名中高级警务人员和大理州祥云县委常委、统战部部长王觉明,都或牵涉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的问题。   4天前4月4日,大理州召开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新闻发布会。会议披露称,截至3月25日,大理州纪检监察机关共收到反映涉黑涉恶的信访举报和问题线索169件,排查处置169件,正在办理58件。其中涉黑涉恶转立案14件,已办结9件,给予党纪政务处分9人。开展专项斗争以来,大理州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22件22人,移送司法机关3件3人。   大理州相关部门同时表示,将深挖涉黑涉恶犯罪案件背后涉及党员或公职人员违纪违法问题线索,着力发现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对调查属实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从严从重处理,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决不姑息。”   4月8日,大理州纪检监察网刊登《致全州各族人民群众助力扫黑除恶的一封信》,信中说:   以“创建‘平安大理’为目标,严厉打击各类违法犯罪活动”,“组织开展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欢迎各族人民群众积极行动起来,向政法各部门揭发检举黑恶势力违法犯罪活动线索”。

Read more
Page 1 of 2 1 2

翻译

Popular Post

中国人提前接种疫苗 引发舆论热议

  全球范围内,科学家们正在紧张地开展新冠疫苗的研发,而且已经有几款疫苗进入至关重要的临床第三阶段试验。但中国显然又冲在了最前沿:尽管正式的研发尚未结束,已有数十万人接种了三款候选疫苗中的一种。接种疫苗者是中国政府确定的所谓"一线人员",其中包括疫苗生产企业的员工。而在中国境外,人们普遍担心这些疫苗可能存在无法预估的风险。 《纽约时报》9月28日报道称,中国有三款疫苗都已进入第三阶段临床实验,这些实验目前基本都在中国以外进行,比如疫情严重的巴西、土耳其以及印度尼西亚。参与实验者都能得到细致入微的临床观察。但中国境内的接种者恐怕并没有这种待遇。 美联社前不久援引中国国药集团一位高官的话报道称,国药CNBG (Sinopharm CNBG)正在开展两款疫苗的研发。仅这家企业就已在官方新冠疫苗临床实验范畴之外,为35万人接种了疫苗。该企业还向武汉提供了20万剂疫苗,用于对该市医务人员的接种。 另一家企业科兴生物(Sinovac Biotech)则为90%以上的员工及其家属接种了疫苗,涉及大约三千人。科兴生物总经理尹卫东对美联社表示,该公司还为北京市政府提供了上万剂疫苗。他本人也在数月前就接种了新冠疫苗。他说:"这是我们公司的传统,当年公司研发乙肝疫苗时,我们也是这样做的。" 提前接种:有悖道德和伦理? 各国专家们对中国的做法大感震惊:未经临床验证的疫苗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副作用,接种者也可能错误地认为自己已拥有免疫力,从而放松警惕造成更大规模的传播。除此之外,从道德和伦理层面上讲,这种做法也值得商榷:这些国有和半国有企业的员工们,是否是自愿接种这类未经批准的疫苗的呢?《纽约时报》报导称,相关企业曾要求员工签署保密协议。 九月中旬,中国官方曾表示,中国疫苗研发的进程非常顺利,最快11月份第一款疫苗就可能投放市场。科兴生物和国药正在进行三种疫苗的研发,并希望能够在年底前获得批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