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5G市场将不排除华为

  法国经济国务部长帕尼埃-鲁纳歇(Agnès Pannier-Runacher),星期一(11月25日)接受媒体采访 时表示,法国将不会跟从美国,将中国的华为排除在法国5G网络市场之外。她说,我们并不针对某个特定设备制造商,也没有设定“不得进入”条款,不过,核准进入法国5G市场将在个案审查基础上进行。 针对华为设备可能留有“后门”的忧虑,鲁纳歇表示,处理对设备的任何安全威胁,法国拥有对所有通讯设备制造商“严格审查的能力”。她还介绍说,目前在法国活跃的移动通讯设备制造商中,华为的市场份额为25%,其他几家包括:爱立信、三星,以及诺基亚等。 鲁纳歇作出上述表示前,法国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ARCEP)上星期已经开始拍卖5G频谱,迈出法国5G技术设施建设新步伐。此举意味着连续数月法国围绕5G频谱资源如何使用,以及是否引进华为技术等问题的辩论暂告一个段落。 另一方面,华为将在法国推出新产品的同时,传出华为曾在法国状告有人“诽谤”华为的新闻。原来,2019年3月,华为曾向法国执法当局递交诉状,指控法国的一名研究人员,一名广播记者,一名电信业专家,在一次电视节目中所发表的华为是“安全噩梦”的言论。 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2018年在加拿大被捕以来,华为一直在应对有关其与中国官方,尤其是与中国军方关系的质疑和指控。华为则一直坚称,企业生产的产品与中国政府无关,也从未接受政府或者军方指示。

Read more
美参议院听证会聚焦抖音海外版TikTok

  美国参议员在星期二(11月5日)的一次听证会上重点讨论了中国抖音平台的海外版TikTok对美国国家安全和公民隐私的重大风险。 在听证会上,来自密苏里州的共和党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聚焦音乐段视频分享平台TikTok。 如果共产党官员敲门 必须交出数据 担任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犯罪、恐怖主义与国土安全小组委员会主席的霍利参议员说:“家长们,如果你们不知道TikTok是什么,你们应当知道。这是一个中国人拥有的社交媒体平台,在十几岁的青少年中如此受欢迎,据说连马克·扎克伯格都受了惊吓。脸书的恐惧是失去社交媒体的市场份额。我们其他人的恐惧有些不同。” 他接着说:“一个被中国共产党渗透的公司知道你的孩子在哪里。知道他们的长相和声音,知道他们在看什么,知道他们互相分享什么。TikTok声称,他们没有把美国用户的数据存储在中国。这很好,但是只要一名中国共产党官员敲了一下他们总部在中国的母公司的门,那些数据就会按照中国政府的随时的需要而转移到他们的手中。” 军人用户与敏感数据 霍利说, 使用TikTok的不仅有青少年,还有为政府和军方工作的人。他认为, 除了个人隐私问题之外,这些数据,包括美国年轻军人用户的数据有可能被用于中国的人工智能和自主武器开发。 他与作证专家之一、传统基金会的高级研究员克隆·科钦(Klon Kitchen)有这样一段问答: 问:“如果中国可以获取我们男女军人的图像,不管是通过社交媒体,还是类似对联邦人事管理局的袭击那样的行动,中国就有可能获得相关信息,帮助他们训练他们的人工智能和他们的自主武器? 答:“绝对是的。事实上,中国到此刻为止开发的图像识别遭到的一个批评是,以中国为中心,也许无法在西方环境运行。这是解决这个不足的一个方式。” 问:“那是因为他们可以从西方用户那里获得海量数据,而且是图像。您是这个意思吧,科钦先生?” 答:“是的。” 霍利听证会后在回答美国之音提问时说,他很可能建议美国政府和军方人员停止使用TikTok。 他说:“我认为,现在安全风险实在是太高了。我想,每个使用TikTok的人,特别是那些在美国政府和军方处于敏感职位的人都必须明白,他们的数据是不安全的,要明白TikTok所收集的数据的广度。” 在霍利召集这次听证会之际,在美国青少年中间越来越风靡的TikTok正引起美国政界的高度关注。人们提出的质疑包括:TikTok是否会把用户数据披露给中国政府?这家中资拥有的平台是否会按照中国共产党的标准在美国实行内容审查?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已经开始对Tiktok的中国母公司字节跳动公司2017年的美国并购案进行审议。 听证会上的空椅子 Tiktok公司代表拒绝出席这次听证。听证会上为其留了一张空椅子。 该公司向霍利领导的委员会递交了一封信,否认接受中国或任何国家政府的指令而实行内容审查。 但是霍利援引《华盛顿邮报》的报道说,TikTok的前雇员说,在北京的公司官员在什么内容可以放行的问题上有最终决定权。这些前雇员说,他们试图说服中方团队不要封杀或惩罚某些视频,但经常遭到忽视,而中方团队是考虑到中国政府的限制措施而谨慎行事。 一个硬币的两面 听证会上的另一张空椅子留给了缺席的苹果公司。...

Read more
马来西亚副总理访华,也想去华为公司看看

  马来西亚副总理兼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旺·阿兹莎8日至11日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据马来西亚《星报》8日报道,和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一样,旺·阿兹莎访华期间将参观中国华为公司。旺·阿兹莎是马来西亚首位女副总理,也是马前副总理安瓦尔的妻子,安瓦尔被希盟政府推举为候任总理,准备未来接马哈蒂尔的班。 马新社8日引述马来西亚驻中国大使馆临时代办诺丽雅蒂的声明称,这是旺·阿兹莎自去年5月担任副总理以来首次访华。除了与中国官员举行会谈,旺·阿兹莎还将参观中国华为公司的展览中心,以获取世界最大通信设备生产商的最新科技信息。“她将与华为领导层开会,商讨可以让马来西亚及华为双赢的合作。”据《星报》8日报道,诺丽雅蒂还表示,旺·阿兹莎的访问“将让马中建交45周年更具有意义”。 今年4月25日,马哈蒂尔在北京出席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访问华为位于中关村的研究中心,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亲自迎接并介绍华为的5G产品。5月底,在美国游说盟友抵制华为的背景下,马哈蒂尔在日本明确表示,马来西亚将尽可能多使用华为产品,并批评美国对华为的打压是“威胁商业竞争对手”。分析认为,在不到3个月的时间内,马来西亚总理和副总理先后到访华为,显示马来西亚政府对华为的重视,也可以让华为进一步了解马国政府对科技,特别是5G的态度。 值得一提的是,旺·阿兹莎在马来西亚政坛的地位非同一般。当丈夫安瓦尔在仕途上“遇阻”时,她曾多次“代夫从政”。1999年4月,马来西亚国民公正党正式成立,旺·阿兹莎被推选为党主席。2015年,安瓦尔“鸡奸罪”被旧事重提,失去议员资格,旺·阿兹莎再次接替丈夫参加选举,并成为马来西亚国会第一位女性反对党领袖。新加坡《联合早报》称,2018年她又因为政治需要同安瓦尔的政治宿敌马哈蒂尔化敌为友,成为政治与工作伙伴,一起赢得了当年的马来西亚大选。

Read more
中兴在阿根廷兜售监控技术 引发美国关注

  “像中国一样安全?”中兴通讯最近找到了购买监控技术的买家阿根廷,两方低调合作4个月,仍难逃美国的关切。 路透社报导,中国电信业者中兴通讯正在阿根廷北部偏远地区,胡胡伊省(Jujuy)建置安全摄像机。双方在今年3月签订合同,金额接近3,000万美元,合约内容包括安装摄像头、设立监控中心、应急服务和电信基础等设施。中兴通讯在三年前推出了这个销售方案。 即便媒体对这桩小交易的报导不多,还是引起了美国的注意。由于国家安全问题,美国对中国科技巨头华为采取了越来越强硬的立场,禁止美国公司向其销售敏感技术,并游说美国盟友不要购买中国技术,特别是与通讯、监视有关的实体。 美国政府机构也被禁止购买任何华为和中兴的产品。 美国国务院西半球事务局发言人在声明中说,华盛顿对中兴通讯在胡胡伊的项目表示“担忧”;并指出“中国(中共)收集和使用数据的规模庞大,并且会利用这些信息推助腐败,任意监控,使异议人士保持沉默。” 中兴通讯拒绝回复他们在拉丁美洲监控技术项目的数据处理问题,以及对此报导置评。 此外,路透社11月14日报导,经调查发现,委内瑞拉专制者马杜罗极力推广的名为“祖国卡”的新版智能身份证,是效仿中共社会信用体系而建,里面记录了公民从家庭信息、收入、个人财产、医疗历史、社交媒体、所属政党、投票与否等包罗万象的信息。而该卡的创建者是中兴公司。

Read more
分析:中国私营网络媒体为赢利而试探当局审查底线

  2018年3月,两名快手短视频主播为博取观看人数,在湖南益阳爬上警车上演“直播”,随即被逮捕并分别处以12天和15天的行政拘留。当局担心,这样的惩罚在新网络媒体环境下的经济利益吸引面前并不能形成有效震慑。 一名长期关注中国媒体的观察人士说,中国的私营传媒平台在利益驱使和新技术的帮助下正在默许这类挑战权威的言论和行为,正在以一种颇有创意的方式躲避和削弱当局的网络审查。 经济利益促使中国私营网络平台试探底线 独立研究学者蒋慧娜(Louisa Chiang)星期四(6月28日)在位于华盛顿的国家民主基金会说:“我们看到更多的资金流入新媒体产业,来自股市和私募股权融资的私人资金一直在流入。所以不像以前,政府通过行政等手段对媒体有更紧密的控制。在新媒体中,现在情况非常不同。” 蒋慧娜在《纽约书评》(New York Review of Books)发表过文章,此前担任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东亚项目专员和美国驻中国大使馆的商务专员。 她在“国际媒体援助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Media Assistance)网站上发表的一篇报告中说, 佣金和广告收入正在促使中国新兴媒体平台不断测试审查者的底线。 《2018年中国传媒产业发展报告》说,2017年中国网络广告市场规模超过3800亿人民币,网络广告、网络游戏、网络视频成为拉动传媒产业发展的三大动力,移动广告占网络广告市场规模的69.2%,超过了传统媒体广告市场总和。 以挑战权威“博取眼球”的做法显然已经引起了官方的注意。中国警察网的一篇文章说, 观众“打赏”、点击率可以直接转化为现金,这样的利益驱使视频直播者以反向营销的方式甘愿冒行政拘留的风险获取金钱利益。 文章还承认:“(网络)平台并不会主动监管,甚至还存在有意借机试探官方监管尺度之嫌,‘嘴上严控,私下放任’的两面姿态较为明显”。 中国社交媒体故意“纵容”敏感内容 当然,这类借挑战权威来进行“反向营销”的中国草根网络主播还是少数。大多数主播以娱乐、游戏、生活等不涉及政治的内容吸引观众。 不过,在中国网络防火墙内,社交媒体和新视频媒体利用敏感的社会新闻题材(例如上访、揭露腐败、曝光强拆等)赚取点击量、试探审查底线的做法由来已久。 监督世界各地自由民主的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东亚事务高级研究员莎拉·库克(Sarah Cook)说,新浪微博的内部审查者几年前就透露,他们试图在官方下达禁令前尽量延长那些有关社会群体事件新闻的“寿命”,以提高网站点击率。 投资者有信心...

Read more
艾维爵士:苹果设计的灵魂、乔布斯的“精神伴侣”

  乔尼·艾维爵士(Sir Jony Ive)将于年底离开苹果,在加州另辟天地自己开公司的消息惊动了全球。 世界上不知道苹果iPhone、iPod、iMac的人可能不多,但知道是谁设计了这些“神器”的可能也不多。 这个人就是英国人乔尼爵士,刚离职的苹果首席设计师。除了大众熟悉的各种苹果产品,他还参与设计了加州湾区有“硅谷心脏”之称的苹果公司总部园区 - “宇宙飞船”大楼坐落的苹果园(Apple Park)。 自1992年飘洋过海到加州入职苹果,靠一款设计令苹果起死回生,然后一路走向巅峰,成为当今世界市值最高的公司,艾维在库比蒂诺度过了近30年人生和职业的黄金岁月。 已故苹果创办人乔布斯比艾维年长11岁,生前称艾维是自己的“灵魂之友”,在公司内唯一的“精神伴侣”。 英国王室分别在2006年和2012年两度为艾维封爵。 他与30年东家分手的消息通过2019年6月27日《金融时报》独家专访的形式公布。 艾维说:“感觉现在是一个自然、平和的时机来完成这个改变。”他指的是从苹果辞职,自己出去单打这个职业生涯,或许也是人生道路的改变。 苹果现任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同时发表声明,说艾维“对于苹果涅磐新生所扮演的角色再怎么强调都不为过”。 加入苹果之前 伦敦V&A博物馆一个安静的角落陈列着一台与众不同的苹果手提电脑,iBook G3,苹果公司1999年推出的新款,外壳光滑、半透明、色彩鲜艳,通体透着娇萌。展品说明中写道,这款20年前的设计“掀起了电脑美学革命”。 它那革命性的与众不同在当时不啻惊世骇俗,习惯了金属和直角的电脑评论员错讹之余忍不住讥讽说,这款iBook只缺一个元素,那就是芭比娃娃图标;打开后你会发现里面有口红、胭脂和眼影。 掀起电脑行业美学革命的就是苹果设计团队领头羊乔纳森·艾维爵士。 艾维1967年2月出生在伦敦东北角的钦福德,父亲是设计与科技教授,还是一位银匠。从父亲身上他继承了对动手制作的热爱。小时候,乔尼会在家画各种设计图纸,比如家具、碰碰车和树屋的组件,等等,父亲会时常带着他和他画的设计图到自己任教的大学参加工作坊活动,把设计制作成实物。 中学毕业后,艾维进了纽卡斯尔理工学院(现改名诺森比亚大学)工业设计专业。在他记忆中那段校园生活“有点凄惨”,因为学业沉重。但当年的老师记得这个学生很出色,设计的作业,包括一款助听器,还得过奖,到伦敦设计学院展览。 艾维和苹果结缘,正是在那段求学时期。苹果的Mac电脑在艺术、设计圈内深受喜爱。 他2018年获得剑桥大学霍金学者头衔,在剑桥辩论社(Cambridge Union)谈到刚接触Mac电脑时的感受,记忆如新。他记得1988年的Mac对于自己这个大学设计专业本科生来说,就是威力巨大的工具,使用过程中,他感到自己跟Mac电脑的创造者心灵相通,“有一种清晰的、直接的联结”。 他记得自己当时为Mac电脑设计中蕴含并在细节上显著体现的人文关怀打动,就是在超越基础的功能性之上的那一层人性关照元素。发之于情,动之于行。他像飞蛾扑火一样被加州“那群疯狂的人”所吸引。 他用得奖设计的奖金买了张机票飞美国。当时,微软和苹果是个人电脑世界里势不两立的两大敌对阵营,总部都在旧金山湾区的帕罗奥图。艾维在帕罗奥图停了几天,设法见了几个设计专家。 就职苹果30载...

Read more
中国留学生承认用假iPhone诈骗苹果

  涉嫌用假iPhone诈骗苹果的中国留学生蒋全(音译,Jiang Quan)周三认罪。他用数千个假冒iPhone手机向苹果公司换取新手机,令苹果公司损失高达近90万美元。 在俄勒冈州的法庭上,30岁的俄勒冈林本顿社区学院前工程专业学生蒋全,承认贩卖假冒商品,特别是假冒和调换苹果iPhone。 法庭文件显示,在2016年1月1日至2018年2月1日期间,蒋定期收到中间人从香港寄来的含有20-30部假冒iPhone的包裹,并交给苹果公司保修更换,再用退还的真机运回中国销售。作为报酬,中间人会付款给蒋在中国居住的母亲。 蒋承认,他知道这些设备是假冒产品,交给苹果公司维修是违法的。在两年的时间里,蒋收到了2000部假冒手机,并最终获得了约1500部真手机,每部手机的转售价值约600美元。 “假冒商品破坏了商业,不可避免地导致数百万消费者使用的商品价格上涨。”俄勒冈州联邦检察官威廉姆斯(Billy J. Williams)表示。 俄勒冈州地方法庭将于8月28日开庭。蒋面临最高10年的监禁,200万美元的罚款,以及3年的监视。

Read more
谷歌遵从禁令和华为“分手” Gmail、YouTube和Chrome撤离华为手机

  谷歌(Google)暂停与华为在涉及软件、硬件和技术服务方面的合作,华为手机将无法更新安卓(Android)系统,新的华为手机可能无法再使用谷歌软件,包括Gmail、YouTube、Chrome 浏览器、谷歌应用商店(Google Play Store)。 美国总统特朗普早前签署行政命令,禁止美国企业使用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外国电讯设备。美国商务部随后宣布,将把华为及70家关联企业列入“实体清单”(Entity List)。与此相关的禁令一旦生效,就意味着如果没有美国政府的批准,华为将无法向美国企业购买元器件。 谷歌发言人表示,公司会遵从有关华为的禁令,并审视其可能的影响。谷歌称,Google Play以及其安全保障,在现行华为产品中会继续运作。 华为拒绝评论,之前华为创办人任正非表示,美国封杀华为无阻华为长远发展,而华为之前亦表示,对于遭遇封杀有所准备,已有计划研发自己的技术。 分析认为,谷歌此举将大大打击华为在海外的市场,因为海外用户不会希望在自己手机上不能使用用谷歌旗下的软件。 谷歌封杀对华为的影响 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称,华为可以继续使用免费的安卓开放源代码操作系统,但不能够使用谷歌专属的软件及服务,例如Gmail、YouTube、Chrome 浏览器。 谷歌会暂停向华为提供涉及到未来软件和服务的技术支援和合作,不过具体详情仍然在谷歌内部讨论。 消息人士透露,目前的华为产品用户如果已经使用谷歌应用商店,仍然可以下载程式更新,因为这些软件更新不涉及运作系统。 根据谷歌的资料,全球目前约有25亿件安卓产品在活跃运作。 路透社报道指,面对谷歌封杀,华为在中国的市场不会受到很大影响,因为许多谷歌软件本来就被禁止使用,腾讯和百度会提供同类型软件,但对海外特别是欧洲市场,就会有所影响。即使部分欧洲国家仍然愿意与华为合作,但也会打击消费者使用华为手机的信心。 BBC科技事务编辑克利昂(Leo Kelion)认为,谷歌此举对华为在西方国家的市场将受到很大打击,智能手机用户不会希望自己的安卓手机无法使用谷歌应用商店及安全更新等等。 不过华为似乎已做好准备面对美国的全面封杀,早前华为高层对德国媒体透露,有意研发自己的操作系统。

Read more
Page 1 of 4 1 2 4

翻译

Popular Post

中国人提前接种疫苗 引发舆论热议

  全球范围内,科学家们正在紧张地开展新冠疫苗的研发,而且已经有几款疫苗进入至关重要的临床第三阶段试验。但中国显然又冲在了最前沿:尽管正式的研发尚未结束,已有数十万人接种了三款候选疫苗中的一种。接种疫苗者是中国政府确定的所谓"一线人员",其中包括疫苗生产企业的员工。而在中国境外,人们普遍担心这些疫苗可能存在无法预估的风险。 《纽约时报》9月28日报道称,中国有三款疫苗都已进入第三阶段临床实验,这些实验目前基本都在中国以外进行,比如疫情严重的巴西、土耳其以及印度尼西亚。参与实验者都能得到细致入微的临床观察。但中国境内的接种者恐怕并没有这种待遇。 美联社前不久援引中国国药集团一位高官的话报道称,国药CNBG (Sinopharm CNBG)正在开展两款疫苗的研发。仅这家企业就已在官方新冠疫苗临床实验范畴之外,为35万人接种了疫苗。该企业还向武汉提供了20万剂疫苗,用于对该市医务人员的接种。 另一家企业科兴生物(Sinovac Biotech)则为90%以上的员工及其家属接种了疫苗,涉及大约三千人。科兴生物总经理尹卫东对美联社表示,该公司还为北京市政府提供了上万剂疫苗。他本人也在数月前就接种了新冠疫苗。他说:"这是我们公司的传统,当年公司研发乙肝疫苗时,我们也是这样做的。" 提前接种:有悖道德和伦理? 各国专家们对中国的做法大感震惊:未经临床验证的疫苗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副作用,接种者也可能错误地认为自己已拥有免疫力,从而放松警惕造成更大规模的传播。除此之外,从道德和伦理层面上讲,这种做法也值得商榷:这些国有和半国有企业的员工们,是否是自愿接种这类未经批准的疫苗的呢?《纽约时报》报导称,相关企业曾要求员工签署保密协议。 九月中旬,中国官方曾表示,中国疫苗研发的进程非常顺利,最快11月份第一款疫苗就可能投放市场。科兴生物和国药正在进行三种疫苗的研发,并希望能够在年底前获得批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