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安全

李克强签署国务院令 公布《生产安全事故应急条例》

新华社北京3月1日电日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签署国务院令,公布《生产安全事故应急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自2019年4月1日起施行。 新华社北京3月1日电日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签署国务院令,公布《生产安全事故应急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自2019年4月1日起施行。 党中央和国务院高度重视生产安全事故应急工作。为了解决生产安全事故应急工作中存在的突出问题,提高生产安全事故应急工作的科学化、规范化和法治化水平,《条例》以安全生产法和突发事件应对法为依据,对生产安全事故应急工作体制、应急准备、应急救援等作了规定。 一是明确应急工作体制。《条例》规定,国务院统一领导全国的生产安全事故应急工作,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统一领导本行政区域内的生产安全事故应急工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行业监管部门分工负责、综合监管部门指导协调,基层政府及派出机关协助上级人民政府有关部门依法履职。 二是强化应急准备工作。《条例》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其负有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职责的部门和乡、镇人民政府以及街道办事处等地方人民政府派出机关应当制定相应的生产安全事故应急救援预案,并依法向社会公布。生产经营单位应当制定相应的生产安全事故应急救援预案,并向本单位从业人员公布。《条例》还对建立应急救援队伍、应急值班制度,从业人员应急教育和培训,储备应急救援装备和物资等内容进行明确规定。 三是规范现场应急救援工作。《条例》规定,发生生产安全事故后,生产经营单位应当立即启动生产安全事故应急救援预案,采取相应的应急救援措施,并按照规定报告事故情况。有关地方人民政府及其部门接到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后,按照预案的规定采取抢救遇险人员,救治受伤人员,研判事故发展趋势,防止事故危害扩大和次生、衍生灾害发生等应急救援措施,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上报事故情况。有关人民政府认为有必要的,可以设立应急救援现场指挥部,指定现场指挥部总指挥,参加应急救援的单位和个人应当服从现场指挥部的统一指挥。 《条例》还对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和生产经营单位在应急准备、应急救援方面的法律责任作出规定。

Read more
咪蒙關停微信公眾號 毒雞湯還會有嗎?

今日午後,有網友发現,咪蒙微信公眾號已注銷。隨後,鳳凰網和頭條號相繼发布聲明稱,永久關閉“咪蒙”、“才華有限青年”等賬號,停止其在平台上的一切活動。原因是“抵制毒雞湯、反對販賣焦慮,堅決打擊騙取流量的行為”。 就在20天前,咪蒙曾在微博宣布,咪蒙微信公眾號停更2個月、咪蒙微博永久關停。“用這個時間,全面反思,積極調整,為大家提供更有價值的內容。”這次“咪蒙”同時在几大平台注銷,看來有關部門沒有給她這個機會。 從頭條與鳳凰的聲明中可以看到,與“咪蒙”一同銷號的還有“才華有限青年”,前段時間後者因為一篇虛構的《一個出身寒門的狀元之死》引发軒然大波,隨後被禁言60天。而該號的運營人員正是咪蒙的實習生、助手,“才華有限青年”也正是咪蒙的子號。 有理由相信,這次“咪蒙”被注銷,正是因為“才華有限青年”捅了馬蜂窩。回顧咪蒙的“成功”之路,“毒雞湯教母”是她身上最鮮明的標簽。她的《致賤人》《致low x》《我喜歡這個“功利”的世界》等公號文章風行一時,但這些文章卻極力渲染宣揚極端、功利、刻薄的價值觀。 比如,在《致low x》中,她靠几個明顯有虛構嫌疑的故事來誇大一些底層“劣根性”,宣揚社會達爾文主義,以此完成精英主義對普通草根的“吊打”。但如此明顯的情緒寫作,對各種脏話、粗話信手拈來,擺明是一種語言污染,極易撕裂社會情緒。 如今咪蒙刀槍入庫,馬放南山,但咪蒙式毒雞湯會不會就此消失于江湖?應當看到,雖然多數網友質疑咪蒙及其背後的扭曲價值觀,然而在當下仍有一些人被其盅惑,甚至不無崇拜。而只要有人迷戀咪蒙宣揚的那套社會達爾文主義、職場暗黑法則等價值觀,咪蒙式毒雞湯就會不斷批量生產出來。 任何一個社會都是有不同分層的,建築于之上的價值觀自然也不會千篇一律。開放包容的社會容得下價值觀的多元性。但复雜的社會圖景下,還有些人沒有生長出成熟的心智模式—— 當咪蒙們喊出“生活不只是詩和遠方,還有傻x甲方”,“職場不相信眼淚,要哭回家哭”等情緒飽滿而極端的口號,他們的腎上腺一下子得到了強烈刺激,他們发現,咪蒙是他們這一撥的,老板就是該罵,朋友就不該值得同情,要想成功就得“不要臉”,于是點贊轉发評論一波流,而完全喪失了客觀評價一件事務的標准。但,他們不知道,他們把咪蒙引為精神導师,把咪蒙語錄當作職場生活聖經,咪蒙卻早已抱著滿盆的金币大笑三聲。不知伊于胡底。 這就是不值得為咪蒙銷號奔走相告的原因:咪蒙的成長與風行,部分建立在這些網友斑駁價值觀的地表上,而咪蒙通過將這些潛在的情緒加以強化,配之以繪聲繪色的故事講述,又完成了對“韭菜”的心理按摩。兩者相互依存,彼此映照。

Read more
为啥中国人喜欢麦当劳星巴克和肯德基

  在中国的美国快餐店很受中国人欢迎,商品适合本地口味是其中一个原因,但是麦当劳、星巴克和肯德基等受到中国人的喜爱,远远不止是东西好吃那么简单。 那么这些美国连锁餐厅为什么在中国如此受欢迎呢?美媒《Eater》报导,至少有两个原因。  中国人信任美国公司 “中国存在信任危机。”董阿瑟说,“中国消费者不信任任何东西。他们不信任他们的食品,他们不信任他们的水,他们不信任他们呼吸的空气。他们不信任药物,因为几乎每两天就爆出食品污染丑闻:二手油,地沟油,假肉,沾染农药的蔬菜。” 在过去几年,中国因食品丑闻而臭名昭著,包括三聚氰胺婴儿奶粉、假鸡蛋、挂羊头卖狗肉等。虽然美国品牌也不是毫无瑕疵,但是中国人普遍相信,美国公司的安全标准远远高于中国公司。 “当涉及到食品质量问题,一致性非常重要。中国消费者感到美国公司不会像中国公司那样骗人。”董阿瑟说。“美国公司有开放的厨房,整洁干净的餐厅,有相对严格的食品服务系统。他们对餐厅经理有问责制。他们派出调查员微服私访检查商店。” 美国公司的质量保证是通过建立独立的供应链而实现的。麦当劳最著名的做法是,把自己的薯条供应商辛普劳带到中国,自己种土豆。 即使如此,美国在华连锁餐厅也无法幸免丑闻。在2015年,辛普劳因为水污染被罚款。在2012年,肯德基和必胜客的供应商被控给鸡打激素。 对西方好奇 中国30年前向外界开放,激起了中国人对西方文化和西方品牌的好奇。 “你在跟一个二战后大部分时间跟外部世界隔绝的文明打交道,”董阿瑟说,“即使在二战之前,他们也跟西方没有多少接触。所以,人们对完全不同于中国食品的食物非常着迷。”# Epoch Times

Read more
中国开始批准奶粉配方

  据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CFDA)发言人Yicai.com报道,32家奶粉公司近224家公司获得中国食品安全机构认可。 报告说,CFDA副主任马荣祥表示,该机构将批准约1,000种配方,这意味着800多种配方尚待审批。 据报道,CFDA统计,中国有108家公司生产婴儿奶粉,其中黑龙江,山西,内蒙古,河北占5700多种不同配方奶粉。 报告说,外国公司占77%。 奶粉配方的登记也意味着中国正在改变管理奶粉行业的方式,以恢复消费者的信心。 注册意味着更多的关注公式,“益高”采访的米德·约翰逊中国的代表表示,“高品质公式”将来将成为消费者的焦点。

Read more

Popular Post

香港:16岁的黑机组示威者和他的经纪人被捕

  几个小时前,亲示威者香港自由新闻社报道,“......星期六下午发布的视频显示两名年轻男子因不明原因被逮捕,据称是在华华恏的休班人员 - 而不是该网站任何抗议活动......“。然而,对事件的审查描绘了一幅不同的画面。 反香港示威者场景中的消息来源报道,两名被捕者是一名16岁的黑人集团示威者(全黑穿着)及其18岁的朋友和“经纪人”。由于被拘留的未成年人,警方无法公布被拘留者的姓名。 警方与反香港示威者进行了一些斗争,两人计划将设备运送到示威游行。这些逮捕案点明了香港警方在九龙警察局成功拦截示威者的情况。 “谭”是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抗议协调员,声称这名18岁的老人是“干净的皮肤”,这意味着他没有警察记录,因此希望警方不能指控他犯罪。该术语通常用于全球活动家的极端主义抗议者场景中。 这名16岁的黑衣女被拘留的抗议者手中藏有大量示威者用具。由于16岁的未成年人,挪威资助的奥斯陆自由基金会教授的示范策略教导了抗议者如何在逮捕期间与警察互动,目前还不清楚是否会对这名少年提出指控。 抗议者“阿什利”,不是她的正确名称,这位16岁的老将是“有用的白痴”,他们将在逮捕后更加坚定地加入这项事业,因为警方已经将未成年人释放到父母的照顾下。示威者正在实践这些策略,教导我的非政府组织,如绿色和平组织和其他团体参加强制性的“非暴力行动训练”,教授活动家革命的艺术。 香港海关人员声称两人被下班人员逮捕的说法属虚假。在香港空运中心的报告中,人员被视为正确的官员。 一段时间以来,警方正在跟踪和拘留起源于欧洲的黑人集团的核心成员,这些成员由极端分子,无政府主义者和生态极端主义派别组成。越来越多的警察正在努力采取积极行动,将反香港保护者赶出街头,扰乱暴力网络。与公众的看法相反,抗议活动的组织者具有结构性和高度组织性,正如BBC最近发布的报道和地区性新闻报道所发现的那样。 抗议者声称抗议是和平的,这种说法越来越虚假。警方的报告显示,被捕的活动分子使用了毒药,涂料稀释剂,弹珠,弹弓和尖锐的镐。流通的视频显示,来自犯罪镇压部门的人员正在执行逮捕,并且预计暴力事件将会增加,香港警方的预防措施将获得回报。 先进的计划示威者多年来扰乱香港在该地区的经济实力,这不会影响经济,岛国的社会凝聚力。社区关系受损无法修复,外籍人士外流已经开始,香港的经济预测为零。 像在埃及,巴布亚,乌克兰和英国的灭绝叛乱一样,香港的抗议活动非常有组织,并且发展出奇怪的同床关系,例如Pansy Ho在日内瓦浮出水面,或者Joshua Wong的巡回演出,这是他第二次被捕后释放的人们可以用香港的司法系统来描述一个巨大的错误。 像Denise Ho这样的着名活动家是骚乱的声音,不太可能担心他们的行动正在进行的打击。革命者很少关心后果,就像任何其他极端主义的真正信徒一样,四十岁以上的何在海外度过的大部分时间都没有给普通公民提供什么。台湾被选为今年的革命会议并非巧合。 香港-民意研究所本月进行的项调查发现,44%的香港人支持台湾独立。这是一个历史性的高点,也是这个数字第一次与反对它的人的百分比联系在一起。 反香港示威者对更好的制度不感兴趣,但Jamila...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