籲港府全面封關 醫管局工會3日發動罷工

  高票數通過罷工投票,香港醫管局工會幹部說起眼前困境,忍不住哽咽。 醫管局員工陣線主席余慧明:「我們罷工是政府逼出來的,政府要做的是,是要一早當機立斷宣布封關,把握時機阻止社區爆發,但政府一次又一次無視我們的訴求。」 令香港醫護人員憤怒的是,眼看香港已經出現本地感染案例,防疫困難擺在眼前,港府卻還是維持,只禁止湖北人入境的措施,至於是不是來自武漢,全靠旅客誠實申報,沒有查核機制。 香港大學教授袁國勇:「必須即刻考慮,全面將關口人流減至最低,換句話說我不管種族國籍各方面身份,全部你如果沒有必要原因,你不要進出關口。」 原訂2日跟港府舉行的談判,因為特首林政月娥拒絕出席而流產,醫管局工會,預計星期一展開兩階段罷工,第一階段,涉及三千名醫護人員,約佔香港第一線醫療人員的一成,如果當天晚上港府再不回應,就要發動一萬八千人罷工。 行政會議成員林正財:「可能我們不能單用勸喻形式,而是用更強力措施壓縮人流,也不排除立法的可能性。」 在工會壓力下,香港行政會議成員稍稍鬆口,但防疫壓力不只如此,一號晚間,聽說要在美孚山區設立隔離中心,當地民眾再次上街,抗議它跟住宅區距離太近,像這樣聞病毒色變的日子,恐怕還得維持一段時間,因為香港醫學專家推估,武漢肺炎疫情將在4、5月達到最高峰,6、7月間,才會趨緩。

Read more
最新研究:武漢新型冠狀病毒存在糞便傳染

  中新網報導,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和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聯合研究發現,在新型肺炎病患的糞便和肛門拭子檢體裡,也發現 2019-nCoV(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陽性。 報導引述研究團隊指出,此前國家權威指南提出的飛沫傳播、接觸傳播的基礎上,新冠病毒還存在一定的「糞–口」傳播。 另據深圳市衛生健康委員會官方微博消息,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肝病研究所 1 日透露,研究發現在某些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確診患者糞便裡,檢測出新型冠狀病毒核酸陽性,顯示糞便極可能有活病毒存在。 新京報引述香港大學醫學院微生物系教授張其威表示,目前雖然還沒有檢測到活病毒,僅是核酸檢測呈陽性,但是「有活病毒的機率非常高」;因此,新型冠狀病毒也有可能透過糞便途徑傳播,或是糞便裡的病毒形成氣溶膠(固態懸浮粒子)再傳播。 張其威解釋說,當病毒進到腸道後可能還會增生,然後透過糞便排出。第一種傳染途徑是糞便沾到褲子的某個部位、被手碰觸到,手又再碰到鼻子或嘴巴,人就會被傳染病毒。 第二種是感染病患上完廁所沖馬桶時,因水的衝擊力較大,糞便裡的病毒可能揮發到空氣中;若廁所是封閉的、通風效果不好,加上有人正好在馬桶旁邊,就有可能透過呼吸被感染。 至於糞便傳染的機率,張其威表示,「不會超過一半」。糞便傳播的大部分是引起腸道炎的腸道病毒,呼吸道病毒大部分是透過飛沫與接觸傳播,糞便途徑所占的比例不會很大。

Read more
香港抗争者:不论多久 将和中共奉陪到底

  香港持续5个多月的反送中运动,北京和港府不但未能有效回应民意,更动用港警大肆打压抗议者,暴力不断升级,引发民怨,亲北京的建制派也因此在区选中惨败。随泛民大获全胜,可能进一步影响到香港特首选举。 香港区议会选举结束后,港人又恢复了抗争行动。60名当选的民主派议员,前往理工大学声援遭警方围困9天的抗议学生。在中环,香港主流民众继续举行“中环和你lunch”的活动,他们喊出“五大诉求、缺一不可”与“救援理大、支持学生”的口号。 大纪元采访了过去几个月来一直参与反送中运动的香港白领David Wu,他表示,这次区选其实是对共产党态度的一个公投,其结果就是香港人拒绝共产党的干预,拒绝共产党的人当选。他还说,不管是5个月、5年,还是50年,港人将和中共奉陪到底。 “区选是对共产党态度的一个公投” David说,这次区议会选举的投票率和投票人数,都到达香港有选举以来的最高峰。其实,这几乎就是一个不是公投的公投,几乎是对共产党态度的一个公投。 “现在我们可以看见,民主派是得到85%的议席,从452席中得到388席,全香港18区议会民主派获多数席位,甚至是有两个区是获得全部的席位。我们就可以看见香港非常明显的民意,尤其香港人拒绝共产党继续干预、拒绝共产党的人当选。” David认为,通过这次选举,民主派从以往的碎片化,彻底地团结起来,形成一个区选的联盟,民主派力量已经完成一个整合。 “抗争还没有结束,这只是中途的一个点” 25日早晨,特首林郑月娥表示,特区政府尊重这次选举,一定会虚心聆听市民的意见,并认真反思。 不过,中共外交部则继续重复所谓“止暴制乱”的陈词滥调。中共主要官媒对于选举结果基本避而不谈,《环球时报》则把焦点转移到所谓的“外国势力的介入”。 David表示,他们不会对这次选举结果感到自满,更不会放松,因为抗争还没有结束,这只是中途的一个点。 “我们非常理解抗争是没有完的,因为香港(人)和中共是对立的,香港人获得真正自由必须是中共倒台。我们理解到我们和中共的对抗,决战是还没有结束,甚至是刚刚开始,一个持久战的开始。” David表示,“下一步我们会继续,首先我们会继续营救在理工大学还剩下的几十名学生,就是我们的手足,我们不会放弃任何一位理工大学留守的学生。” 此外,“我们仍然是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我们一定会追究黑警的暴力追究到底,同样我们也要求林郑月娥要必须下台,释放所有被捕的异议人士,并改革香港目前的选举制度,达到一个真正的普选,这是我们真正需要的。” “不管是5个月,5年还是50年,将和中共奉陪到底” 在这次反送中抗争中,年轻人、学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尤其是香港大学甚至中学的学生浴血奋战,很多学生可谓一夜长大,他们是香港未来的主人公,如何看待香港社会这样一个现状? David说,这次的运动,可说是全民性质的奋战,除了年轻人以外,也不能忽略各种社会的栋梁,中流砥柱的中年人,甚至有很多银发族都出来抗争,但最主要,最强活动力和投入性最大的,依旧是年轻人。 “这个事凸显香港年轻一代,真正在经历过过去这几个月的抗争以后,对政治有了真正的理解,不再认为政治是距离我们日常生活是很遥远的一件事,我们更关心社会、关注香港未来。我们非常知道政治,特别是和中国共产党有关的政治,我们必须关注、必须强烈地参与。” David举例说,“在大学九月份开学之后,全香港的中学发出个联合声明,说我们要接力这次抗争,不管是5个月,5年还是50年,我们都和中共当局奉陪到底。这是凸显香港年轻的新一代,彻底真正地有了一个政治上的觉醒。” “可以看见中共想要进行洗脑香港年轻人,甚至中学生的动作已经失败,不用开展已经失败。因为反共和对于自由民主的一个种子和火焰,火种已经在我们年轻人的思维和价值观中,已经生根落下了。” 中共抹黑勇武派被区选结果打脸 对于长达五个月的反送中运动,中共从一开始不敢报导,到后来,单一地“抹黑”前线的勇武派为“暴徒”、“港独”,后来又升级为“颜色革命”、“恐怖主义”。然而区议会的选举结果,无疑让中共自己打脸。 David说,中共把年轻人说成是“港独”,其实是一种对内宣传的需要。因为大陆人普遍对于独立运动内心都比较反对,这个也和中共长期以来洗脑灌输是有关系的。 但这次港人的诉求很明确,仅仅是希望可以重新回到我们香港人应有的自由之中,这可以说大多数人(的诉求)。很多人其实是反对港独的。中共是想把港独和这次的反共运动联系在一起,纯粹是一种为了让中国人反对香港运动,防止入港串联,就是一种愚弄中国人的行为。 而对于中共把香港的抗议人抹黑为“暴徒”、“乱港”,David说,“我们其实非常清楚,现在有非常明显的证据,就是很多所谓的那些暴力活动、破坏活动,其实很多是中共的军警穿上黑衣蒙面以后做的。包括很多点火放火,破坏地铁站的一些行动,其实事后都发现,他们都是跟警察说一声,我们是自己人,警察就放任他们,这都已经有录像了。所以这种愚弄方法,至少在香港这个公开的社会环境中,是不会奏效的。” David说,这次的区会选举,可以说是一次公投,已经很明显了,完全打中共耳光,我们香港人是不可能被中共这种污名化的,这种泼脏水得到一个分化的作用。我们的要求很明确,我们就是不要中共,我们就是不要你的人,我们就是要下架中共。...

Read more
欧盟对部分中国进口钢是否逃避反倾销税展开调查

  欧盟委员会周二宣布对中国钢铁生产商展开调查,原因是有证据显示,中国钢铁生产商通过对出口产品进行轻微修改来躲避反倾销税。 欧盟于2018年2月对从中国进口的耐腐蚀钢产品征收17.2%至27.9%的反倾销税,以反制欧盟所说的中国不公平的低价格。 在周二开展的调查案件中,欧盟委员会表示,中国增加了对有稀油涂层或略增加碳、铝和钛的耐腐蚀钢的出口。因为出口产品略有不同,因此无需承担反倾销关税。 委员会指出,除了逃避2018年征收的反倾销税,中国生产商没有任何经济理由对产品进行改动。 在此前的反倾销调查中,欧盟认定,从中国进口的耐腐蚀钢产品以过低的价格进入欧盟。委员会调查发现,欧盟对耐腐蚀钢产品的需求在2013年至2016年9月增长了25%,达到930万吨。 同一时期,中国产品的进口价格下降幅度远远超过整个市场,进口量几乎翻了一番,使得其市场份额从10%增加到20%。

Read more
中国言论限制延伸到国外,微信删除美国用户帖子

  使用中国即时通讯软件微信(WeChat)的美国用户最近抱怨,中国网警严密监视他们在网上发表的有关香港事态的帖子,支持香港抗议者的言论会被删除,事主的微信帐号甚至会被关闭。 美国科技新闻网站The Verge星期二的报道援引一位信息安全分析员的话说,近日他在微信上传递香港区议会选情动态,写了一句“亲北京的候选人全部败选”后,其账号被立即关闭。显然,微信系统随时有人,或者中国网警正在网上,实时监视舆情,第一时间删除被禁话题,并且以封号等方式惩罚事主。 对使用微信的美国或者境外用户做出关闭账号惩罚,确实给许多海外华人带来不便,因为微信的使用在他们中十分普遍,微信早已成为他们与中国大陆家人和朋友的主要即时通讯工具,许多用户还使用微信支付、理财、约医生等。 针对上述用户反映,美国媒体《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试图询问微信的中国母公司腾讯,但是尚未得到答复。 The Verge报道说,已经有人开始请愿,要求国会制止中国腾讯对美国用户(其中主要是华人)进行新闻审查,随意删除他们的网上言论。这篇报道援引请愿者的话说,来美国是为了自由民主,然而,在使用微信的问题上,即使成了美国人,在美国生活,还是被中国监视,和过去一样没有言论自由。截至目前国会尚未回应这项请愿,不过,请愿发起人还在继续游说,希望推动以美国法律制约中国网警对美国境内用户的言论审查行动。 事实上,更多的在美华人用户早已开始在微信上不谈,或者少谈敏感政治话题,以免少给国内家人和朋友找麻烦。还有人则试图通过写反语、藏头诗、讽刺幽默等手段,在微信上表达对政治和社会的观点。 关于通过微信传播香港问题的真相,设在华盛顿的自由之家高级研究分析员萨拉·库克对The Verge说:“共产党自己面对的麻烦是,他们在本国人民中散布的不实信息非常离谱,然而,盖子一揭开,人们就会发现,香港的那些抗议者并非人人都是暴力恐怖分子。于是,宣传大厦就会动摇。”

Read more
中国间谍渗透澳洲议会?北京否认指控称“草木皆兵”

  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表示,新曝光的有关中国试图在该国议会中密谋安插间谍的指控“令人深感不安”,但他呼吁民众在调查期间“不要妄下结论”。 莫里森的表态源于澳大利亚媒体周日(11月24日)报道称,一个疑似中国间谍网络被指接触了一名华裔澳大利亚人,让他竞选议员。该男子最后被发现死亡,且死因不详。 这是自称是中国间谍的王立强“叛逃”事件引发争议之际,另一起针对中国间谍行为的指控。 中国外交部周一(11月25日)斥责该指控是谎言,但澳大利亚间谍机构在一份罕见的公开声明中证实,正在调查这些指控。 指控是什么? 周日,澳大利亚本地媒体九号电视网(Nine)的《60分钟》(60 Minutes)栏目报道称,疑似中国间谍网络曾与32岁的豪车经销商赵波(Bo ‘Nick’ Zhao,音译)取得联系。 据称,他们给了赵波100万澳元(约合68万美元),资助他竞选墨尔本的议员席位,赵波是执政的自由党成员。澳洲将于今年5月举行大选。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Image caption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周一就中国安插间谍议员指控回应媒体。 该报道称,赵波去年向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报告了此事。 今年3月,赵波被发现死于墨尔本一家酒店的客房里,死因至今成谜。 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总监迈克·伯吉斯(Mike Burgess)在一份声明中确认了此事:“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此前就已获悉今天报道的事件,并一直在积极调查。” 他表示,鉴于“长期以来的惯例”,他不想进一步评论,但他补充称:“外国敌对情报活动持续对整个国家和安全构成真正威胁。” 莫里森表示,他的政府誓将捍卫澳大利亚人的“自由和安全”,但他敦促人们在调查期间不要妄下结论。 图片版权GREG BAKERImage caption这是自称是中国间谍的王立强"叛逃"事件引发争议之际,另一起针对中国间谍行为的指控。 “澳大利亚面临更广泛的威胁,对这一点我们并非无知,”他周一对记者表示。 澳大利亚议会情报和安全委员会主席安德鲁·哈斯蒂(Andrew Hastie)在接受《60分钟》采访时表示,数月来,他一直对这一“非常、非常令人担忧”的指控有所了解。 “(这)就像间谍小说里的事情,”他说。...

Read more
中共指挥港府内幕曝光 传将撤中联办主任

  路透社独家报导,知情人士说,中共高层为了处理香港动荡局面,已在中国大陆距离香港边境建立一个危机指挥中心,并正在考虑撤换中联办主任王志民 。 此外,在香港反送中运动期间,中共副总理韩正和港澳办主任张晓明一直在深圳幕后操纵港府行事。 路透报导,香港抗议活动已经持续5个多月,近几个月来,中共高层领导人一直在深圳郊区一栋别墅中处理来自香港问题,绕过运作二十年的中联办。 通常,北京与香港之间的沟通是通过中共政府机构“中联办”。中联办设在香港一幢摩天大楼中,上面堆满了监控摄像头,四周环绕着钢制护拦,顶部是强化玻璃球。 两名知情人士对路透说,北京对中联办处理香港危机不满意,这表明北京方面正在考虑替换主任王志民的职务。王是中共驻香港的最高政治官员。 中联办因误判香港局势而在香港和中国大陆受到批评。一名中方官员说:“中联办一直在与香港中的富人和大陆精英有联系,使自己与港人隔绝。” “这需要改变。” 报导说,刚过去的香港区选结果显示,泛民阵营压倒性胜利,中联办可能面临更大压力。 中共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和中联办没有回复路透传真的置评请求。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办公室对此事拒绝置评。 紫荆别墅 据消息来源和中共官方媒体称,危机中心位于僻静的紫荆山庄,这是中联办拥有的财产,位于中港边境。在2014年“占中”抗议活动期间,中共高级官员就住在这里。 六名知情人士告诉路透社,大陆高层官员一直聚集在紫荆山庄,以制定战略并发布指示。消息人士说,在反送中运动5个月期间,北京当局一直在该处召集香港主要官员开会。 其中有两名参加会议的消息人士说透露,四面楚歌的林郑在中共最高领导人的批准下,于9月取消了引发抗议活动的有争议引渡法案。别墅也曾召集香港警察、商界领袖和当地亲北京政界人士开会。 两名中共官员和另一消息人士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每天都从紫荆别墅收到书面简报。 接受路透采访的大陆和香港官员在不愿透露姓名的情况下说话,理由是此事敏感。 一名与中共官员有密切联系的深圳商人称这座别墅为“前线指挥中心”,这名商人说,综合大楼内“挤满了人”。 中共外交人士表示,深圳这座别墅作为危机中心而建立,是通往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联系通道,这表明香港局势的严重性和敏感性。 “平行总部” 在中国于1997年从英国手中重新获得对香港控制权之后,利用紫荆山庄别墅管理危机,为北京建立了一个监督香港系统的补充渠道。 向中共国务院报告的中联办长期以来一直是传播北京影响力的平台。 香港政治学家兼评论员Sonny Lo说,香港的局势使北京当局越来越不舒服。他说,他们对安全和谨慎的渴望,是“他们选择深圳而不是香港作为应对香港危机的平行总部原因。” 三名知情人士说,中共高级官员最初试图在不对示威者要求让步与避免血腥镇压之间选择一个中间点,以防止流血镇压行动可能损害香港作为商业中心的地位。知情人士说,北京企图给人一种印象,即在6月9日有一百万人上街后,也没有介入香港。 然而在此之后不久,负责香港事务的中共最高领导人就采取了行动。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共副总理韩正授权林郑直接与他的办公室沟通,而不是通过中联办。 三名消息人士称,随后,中共公安部、国家安全部、中国网络空间管理局和其它部门的副部长级官员都曾到访紫荆别墅,这表明北京对香港局势的重视程度。监督香港的两名最资深中共领导人一直在使用紫荆山庄,并在幕后操纵。...

Read more
法国5G市场将不排除华为

  法国经济国务部长帕尼埃-鲁纳歇(Agnès Pannier-Runacher),星期一(11月25日)接受媒体采访 时表示,法国将不会跟从美国,将中国的华为排除在法国5G网络市场之外。她说,我们并不针对某个特定设备制造商,也没有设定“不得进入”条款,不过,核准进入法国5G市场将在个案审查基础上进行。 针对华为设备可能留有“后门”的忧虑,鲁纳歇表示,处理对设备的任何安全威胁,法国拥有对所有通讯设备制造商“严格审查的能力”。她还介绍说,目前在法国活跃的移动通讯设备制造商中,华为的市场份额为25%,其他几家包括:爱立信、三星,以及诺基亚等。 鲁纳歇作出上述表示前,法国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ARCEP)上星期已经开始拍卖5G频谱,迈出法国5G技术设施建设新步伐。此举意味着连续数月法国围绕5G频谱资源如何使用,以及是否引进华为技术等问题的辩论暂告一个段落。 另一方面,华为将在法国推出新产品的同时,传出华为曾在法国状告有人“诽谤”华为的新闻。原来,2019年3月,华为曾向法国执法当局递交诉状,指控法国的一名研究人员,一名广播记者,一名电信业专家,在一次电视节目中所发表的华为是“安全噩梦”的言论。 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2018年在加拿大被捕以来,华为一直在应对有关其与中国官方,尤其是与中国军方关系的质疑和指控。华为则一直坚称,企业生产的产品与中国政府无关,也从未接受政府或者军方指示。

Read more
Page 1 of 139 1 2 139

翻译

Popular Post

籲港府全面封關 醫管局工會3日發動罷工

  高票數通過罷工投票,香港醫管局工會幹部說起眼前困境,忍不住哽咽。 醫管局員工陣線主席余慧明:「我們罷工是政府逼出來的,政府要做的是,是要一早當機立斷宣布封關,把握時機阻止社區爆發,但政府一次又一次無視我們的訴求。」 令香港醫護人員憤怒的是,眼看香港已經出現本地感染案例,防疫困難擺在眼前,港府卻還是維持,只禁止湖北人入境的措施,至於是不是來自武漢,全靠旅客誠實申報,沒有查核機制。 香港大學教授袁國勇:「必須即刻考慮,全面將關口人流減至最低,換句話說我不管種族國籍各方面身份,全部你如果沒有必要原因,你不要進出關口。」 原訂2日跟港府舉行的談判,因為特首林政月娥拒絕出席而流產,醫管局工會,預計星期一展開兩階段罷工,第一階段,涉及三千名醫護人員,約佔香港第一線醫療人員的一成,如果當天晚上港府再不回應,就要發動一萬八千人罷工。 行政會議成員林正財:「可能我們不能單用勸喻形式,而是用更強力措施壓縮人流,也不排除立法的可能性。」 在工會壓力下,香港行政會議成員稍稍鬆口,但防疫壓力不只如此,一號晚間,聽說要在美孚山區設立隔離中心,當地民眾再次上街,抗議它跟住宅區距離太近,像這樣聞病毒色變的日子,恐怕還得維持一段時間,因為香港醫學專家推估,武漢肺炎疫情將在4、5月達到最高峰,6、7月間,才會趨緩。

Read more